文摘

大學國際化的迷思(文:黃玉山) (09:10)

立法會政府帳目委員會早前發表報告,有關教育部分的其中一項意見,指本港大學在國際化的過程中取錄了過多內地學生。這個議題,值得探討。

其他文章:【特首選戰後】真偽中間思路與思維(文:任建峰)

大學發展其中一重要因素是學生素質。如果學生的來源廣闊,大學能集天下之優才而教之,則大學的發展、聲譽、學術水平、研究成果,以及對世界作出的貢獻都會不斷提升。以美國波士頓的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為例,假若它們的生源只是來自波士頓,或甚至來自整個麻省的600多萬人口,則不可能有足夠的世界級優秀人才讓哈佛和麻省理工成為世界頂尖大學。他們的生源,不單涵括整個美國,而是涵蓋全世界數以億計的學生人口。全球頂尖的人才爭先要入讀這兩所大學,使它們成為世界頂尖。如細看這兩所大學最有貢獻的學者和學生,大部分亦並非來自波士頓。

同樣道理,上海和北京的頂尖大學如復旦大學和北大、清華,它們的生源是來自全國各省市的優秀學生,而非單單是上海和北京。光是北京、上海兩個城市的生源不足以提供兩地幾所頂尖大學的優質學生。

大學發展要靠優秀學生

香港亦然。1990年代初我參與香港科技大學的創校,當時我們最擔心的不是資金,不是實驗室設備,亦非師資,因為硬件可以購置,甚至師資亦可以用具吸引力的條件招聘世界級的教授;唯獨如何吸引世界級的優秀學生來報讀,是我們真正的擔心。大學的發展,要靠優秀的學生。香港的優秀大學想爭取成為世界級的研究型大學,但如果生源只局限於每年幾萬的本港高中畢業生,如何讓大學發展成為世界級?

本港大學差不多20年前才開始取錄非本地學生,當時取錄的名額亦只是每校每年數十名,目的是希望外來學生能夠與本地學生發生思想上的碰撞,提升校園跨文化的氛圍。中國古有名言「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就是說透過與來自不同地方、不同文化和不同視野的人才互相交流,以豐富學生的學習經歷、擴闊學生的視野、提升學生的思想境界。

本地大學當然首先要為本港學生提供專上教育的機會,但如果一所大學的使命只是單單為本地學生提供教育,則學生的水平、校園的氛圍、大學的境界永遠只會停留於本土,難以晉身國際。目前香港院校約有20%外來學生,這個比例是恰當的。大學的學術影響是面向全球,優秀大學的研究是為貢獻全人類。要成為世界級大學,必須有世界級學生,生源必須廣闊。如果以香港為中心畫一個大圓圈以擴闊生源,這個生源圈內最大的優秀人才提供地,很自然是中國內地。香港要擴大和優化我們大學的生源,內地的優秀學生自然是我們的目標。

當然,歐美也有很多精彩優秀的學生,我們亦希望能夠吸引他們。但是經過10多年來的努力推廣,本港大學尚未能增強對歐美優秀學生的吸引力。這也實屬正常,回顧過去100多年的教育發展史,無可否認學術重心是在西方,故此一直以來全世界學生「負笈海外」的軌迹,就是東半球的學生前往西方留學,很少有西半球的學生東來取經。例如要深造物理、工程和經濟等科目,主要是前往歐美大學;前來東方大學的,只是想修讀中國文化和中國語言等科目的少數學生。故此本港大學未能吸引歐美學生是有一定原因。看來要吸引西方學生大量東來,還需要一段時間。由於未能吸引歐美學生,又不想見到非本地生以內地學生為主,便唯有吸引東南亞學生,這方面的生源實在過於單薄,而且這個方向也值得商榷。

故此本地大學在擴大優才生源的過程中,國內生佔大比重,實屬正常,亦是地理和人才分佈的必然。這等於波士頓頂尖大學從紐約、美中及美西地區收生一樣,我們不應帶有不必要的政治眼光。况且內地生源龐大,資優學生數目眾多,不單是本港大學希望取錄他們,歐美的一流大學亦不斷吸納中國的優才生。如果誤判內地生在本港大學的數目比重過高,進而要減少錄取內地優才,這絕對不利大學的發展,亦不利本港的發展,因為此舉只會驅趕優秀,而非吸引優秀,進而削弱本港大學的競爭力及對世界的貢獻。

我們亦不應有錯誤觀念,以為取錄內地生只是提供本港資源幫助他們。近10多年來本港大學的國際排名表現出色,除了大學的聲譽良好之外,就是我們的研究成果出色。能夠取得國際級的科研成果,除了優秀的教授之外,亦要靠優秀的研究生。本港大學不少在國際學術期刊發表的研究報告,都是靠一群出色的研究生日以繼夜在實驗室埋頭苦幹的結果。我們的優秀研究生很多是來自內地,沒有他們的努力及貢獻,本港大學的國際排名亦不會這樣高。

大灣區要積極規劃(文:王慧麟)

國際化真諦:要讓學生有世界胸襟

香港的大學國際化的真諦,並不是要將我們校園和學生「聯合國化」,而是要讓我們的大學生主體,即香港本地學生有國際視野、有世界胸襟、有跨文化能力,去理解、學習和欣賞其他國家和民族的精彩,並擴闊自己的知識面。這樣的學習才是21世紀大學教育的豐富內涵。

本港大學已相當國際化

香港院校國際化的目的在於讓我們吸納其他國家、民族和體制的長處,學習他們先進的知識、尖端的科技、創新的方法、完善的管理方式。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這為之國際化。以這些因素作為衡量的準則,會發現本港的大學其實已經相當國際化,可以說是全球最國際化的大學體系之一。我們教授發表的論文全是刊登於國際學術刊物;我們的研究課題很多是和國際間的研究趨勢接軌;我們的教授很多來自海外;教學及工作語言也用英語;大學的教科書大部分是外國的。我們的學術體制、行政體制、管理體制甚至大學研究經費的管理及撥款機制,都是源於西方。我們教資會的主要成員和決策層,大部分來自海外。放眼全球,有哪些地方的大學會較香港更國際化?美國大學只是「美國化」,英國只是「英國化」,其實香港已經是高度國際化。我們較需要強調的是如何去增強學生的國際視野和國際胸襟。其實,有不少人認為香港院校缺乏一份應有的中華文化底蘊及特色。從長遠來說,我們的優秀大學要立足於世界,這種特質是不能欠缺的。不過這點不是本文要談的,以後有機會再論。

優秀內地生是本港寶貴資產

大學是培養優秀人才的地方。我最近在科技園出席一項本港及內地的大學生金融程式設計比賽。參加的國內大學包括清華、北大、復旦等頂尖大學;香港大部分大學都有派隊參加。本港學生代表在台上作賽,他們英語流暢、內容堅實、一身優秀。但細看這些本港大學代表的名字,大多是漢語拼音,相信他們都是來自內地的香港學生。優秀的學生會脫穎而出,並且激發更多的優秀,有助大學的提升。回想我在加拿大當博士生的時候,拿取學術優異獎的本科生多是來自香港、台灣及東南亞的華裔學生。當時有些加拿大人是有意見的,但是事實證明任何地方的大學能夠吸引優秀的外地生,都有利於大學的發展、有利於當地的長遠發展。優秀的內地生是本港大學寶貴的資產,也是本港社會寶貴的資產。

作者是香港公開大學校長

[黃玉山]

(原文載於2017413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當「家長」變成社會問題(文:趙永佳)

其他文章:唯有讀書高(文:楊岳橋)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