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香港整體的助人指數反思:為何被低估?(文:程綺瑾、張天蔚、葉兆輝) (08:33)

2014年年中,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發布了首次「香港助人指數」調查研究結果,當時發現本港居民熱中慈善捐款,78.8%的人都曾捐過款,但做義工的比例不高。兩年之後,本中心再次就此做出全港調研,隨機訪問了3016名本港居民,發現本地居民對助人行為的總體參與率由61.4%增長至80.4%。尤其是義工服務(包括由學校或公司組織的,或者慈善機構組織的)的參與率升幅最大,由39.1%升至88.5%。尤其值得注意的是,65歲或以上的長者參與義工服務的比率由2014年的19.2%上升至75.8%。

資歷從嚴 手續從寬——對IT界選民登記制度檢討之建議(文:賀穎傑)

如此大幅度的增加或許令人驚訝。有趣的是, 當我們請受訪者分別對自己有多樂於助人以及香港人整體有多樂於助人給出分數時,兩次的調研結果都顯示受訪者普遍低估香港整體的助人水平。以7分為最高分,在2014年,受訪者對自己的助人水平評估為平均3.09分,而對香港整體的助人水平給出的是平均3.01分。2016年,類似的情况再次發生:受訪者給自己的打分為平均5.51分,明顯高於給香港整體的打分4.01分。另外,我們的調研還發現,本地居民的社會信任度在兩年間沒有明顯變化。

「媒體現實」與「社會現實」

為何大家各自都在助人,卻並未感受到香港整體的助人氛圍增加?國外的研究通常發現助人行為與社會信任之間顯著相關,為何本港的情况不同?問題的答案或許與大家日常接觸到的媒體信息有關。我們曾邀請35名來自不同背景的本港居民參與聚焦小組訪談,參與者普遍表示,平時無論看新聞或社交媒體信息,較多看到的是各種關於犯罪、違規、糾紛、爭拗等負面新聞,令人感覺社會問題多多、世風日下。

他們的反饋顯示公眾普遍對「媒體現實」與「社會現實」之間欠缺區分。傳媒在報道新聞時,因為容量所限及議程設置的需要,需作出篩選。通常,傳媒樂於扮演社會的「看門狗」(watchdog)角色,更多去曝光問題,提醒公眾注意。傳媒有採編自由,也有責任曝光關乎公共利益的各種問題;但傳媒工作者及教育工作者也可以提供更多資訊,提醒公眾明白,還有很多好人好事未獲傳媒報道,而未獲報道的不等於不存在。

在社交媒體上,每一名用戶都可以是一個「自媒體」,可以主動分享介紹自己親歷或留意到的好人好事,去糾正傳媒報道的偏差。但遺憾的是,聚焦小組的受訪者表示,即使在社交媒體上,也常見到人們在「博出位」,愈是令人氣憤或擔憂的內容愈容易受到「瘋傳」,好人好事反而容易被人質疑是「做騷」。如此卻是應了一句俗語: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其他文章:當「家長」變成社會問題(文:趙永佳)

傳媒可更多報道好人好事

由最近的特首選舉可以見到,由民間到政界都普遍認同香港社會需要修補裂縫、重建信任。這不僅僅是政治需要,更關乎每個香港市民感受到的幸福安康。無數的市民已經由自己做起,更多地助人,但他們未能及時感受到社會普遍的改進,實為遺憾。基於公共利益的需要和尊重事實的標準,傳媒可以更多地報道好人好事,讓「媒體現實」更均衡,而非過度呈現負面新聞。每一名市民也可以在生活中和社交媒體上更多地分享幫人或者被幫助的經歷或信息,為好事「點讚」。其實香港本地每一天都有很多好人好事不斷發生和出現,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希望建立一個平台,使到施助者(giver)和受助者(receiver)更好地聯絡起來,創造資源共享。大家都多走一步,為有需要的人士提供適切和及時的幫助,使到香港整體市民感受到的幸福安康不斷提升。

(鳴謝:本調研由周大福慈善基金資助;研究的設計與執行均保持學術獨立)

作者程綺瑾是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研究助理教授,

張天蔚是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項目主任,葉兆輝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講座教授

[程綺瑾 張天蔚 葉兆輝]

(原文載於2017412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香港數碼聲音廣播政策大倒退(文:梁啟業)

「端傳媒」不是不夠低俗 而是敗在商業模式(文:陳帆川)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