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寫在選舉後——給胡官的信(文:黃任匡) (09:35)

胡國興先生:

這兩天,心裏鬱悶得很。

鬱悶不是因為「含淚」投票——雖然無奈,但當時我們確信自己的決定對香港民主進程最為有利。所以,即使只是選擇「lesser evil」,只要以民主為目的的選擇,對我來講就不算「含淚」了。

其他文章:【特首選舉後】選票與民望說明了什麼?(文:劉銳紹)

由始至終胡官政綱都是首選

鬱悶不是擔心認受了「薯片」(曾俊華),民主政團就會失去反抗建制的話語權——我關心的不是民主政團,而是民主。政團嘛,一雞死一雞鳴。而且,「投了票給他,以後就不能再罵他」的說法本來就不合邏輯。半數美國人投了票給特朗普,難道他們以後全部都沒資格監察和批評總統的施政嗎?既投了票,無論投票取向如何,我們都更有權利和義務去監察下任特首。

鬱悶不是因為「777」當選了——已成定局就要準備開始作戰,才沒有那個餘暇呢。

鬱悶,只是我們最後沒能投票給你,實在對不起胡官你。

由始至終,胡官你的政綱其實都是我們的首選。無論關於逐步擴大提委會的選民基礎,還是22條立法等等,都是我們推崇備至的可行方向。這些倡議的意義在於,它們不止是空泛的口號式政綱,而是切切實實的可行路線。提供了既符合《基本法》要求,又能回應港人訴求,更很大機會為中央接受的政改方向。這些方向,為大家帶來了和平、穩定變革的希望。

如果在公平公義的選舉當中,胡官你當是不二之選。可惜,在這個荒謬的小圈子裏面,我們不得不兵行險着、放手一搏,投票予理念明顯遜色但有合理勝算的候選人。不過明顯地,我們最終還是失敗了。

對不起,胡官。

當初,為了實際操作需要,我們平白弄了個「民主政綱先決計劃」出來,讓一個本來就勝算渺茫的七旬老人去參與一場刀光劍影的選戰,其間不斷被人誣衊,簡直可說是虐老了。

其他文章:新當選特首面對的管治挑戰(文:馮可強)

為大家帶來對真普選的想像空間

他們說,本來就是你自己選擇參與這場選戰,應該「食得鹹魚抵得渴」。但看着你在七台聯播特首選舉論壇的那天,帶病上陣一臉倦容,居然累得把林鄭喚作「鄭太」,實在心有戚戚焉。

雖然如此,你仍然昂首挺胸,非常努力和認真去打這場選戰。在紛擾污濁的政治漩渦裏,你簡單而直接的作戰方式,誠為一股清流。你不但活潑了整個選舉的討論氣氛,更重要的是,你為大家帶來了對真普選的想像空間,從而對其他候選人實在有力地施壓,讓他們更積極地去回應民主的訴求,繼而調整自己的政綱。

感謝你,胡官。

不過,選票不是用來道謝或者道歉的。無論過去的星期日如何投票,也改不了我們對你有所虧欠的這個事實。甚至涼薄點說,投票給你最多算是擺個姿態,自私地讓我們自己心裏好過一點而已。

報答胡官的最佳方法

上一屆的689票,尚且有當時的所謂民望作為小圈子選舉的遮羞布;今屆手握777高票當選的,卻是民望負淨值之輩。制度之惡,莫過於此。

所以晚輩認為,特首選舉既已塵埃落定,報答胡官的最佳方法就是:我們在未來貫徹你的理想。既然現在出現的是最壞的選舉結果,民主派的同路人就當放下分歧、重新整合,不必再標籤對方為「原則派」或者「策略派」,槍口向外,堅持爭取8.31以外的普選方案,竭盡全力徹底改變小圈子制度的不公。毋忘初衷。

這才不至於辜負了胡官你為香港作出的犧牲。

辛苦了,胡官。

願民主早臨。

晚輩 黃任匡

作者是杏林覺醒發言人

(編者按:文內小題為編者所加)

(原文載於2017329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曾俊華想修補撕裂 卻撕裂了傘運力量(文:陳帆川)

其他文章:特首選舉的最大受害者(文:潘小濤)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特首選舉 胡國興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