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特首選舉】曾俊華先生,請你原諒我(文:楊非立) (15:15)

首先,我應恭喜曾俊華。他的競選表現確實很出色。在策略上佔盡優勢,贏盡掌聲。

其他文章:【特首選舉】劇本已寫到林鄭當選後……(文:呂秉權)

我和他同是喇沙仔,我亦有幸曾為他撰寫英文辭詞。人情上我應站在他那一邊為他在這場人生最大的競賽中打氣。但請原諒我,我實在辦不到。作為校友,我想他贏。但作為市民,我不想香港輸。在大是大非的面前我只好跟著我的良知走。

原因很簡單。他當了九年半的財爺,有沒有撫心自問:自己到底為香港做了哪一件好事?在他任內,夥拍曾特首,停止賣地,停建居屋及公屋,使樓價瘋狂飆升,小市民苦不堪言。他給香港帶來劏房,納米樓及本港史上最高的堅尼指數。他一方面大唱香港稅基狹窄,但卻不敢動超級富豪一根毛,包括遺產稅在內。他把納稅人的錢花在退稅給持有多個長期空置單位及多幅閒置地皮的炒家。但租客卻未得分文好處。讓他們愈住愈細,愈住愈貴。但把香港今天的撕裂怪罪于政治爭拗上。其實正如英國當今女首相明言:一切社會分裂源於社會及經濟的不公平。換言之,今日香港四分五裂,曾生要負很大部份的責任。難怪年輕人離心反叛,因為他們見不到希望。上樓恐怕是遙不可及的癡夢。也難怪內地在港畢業的大學生寧選擇返回深圳,也不願留在這個極度貧富懸殊的炒家樂園。

年復一年,曾的財政預算毫無新意,小恩小惠毫無願景。打著什麼堂而皇哉的「小政府,大市場」口號,實行追隨著他頹廢的高官心態,「少做少錯,不做不錯」。香港坐擁近一萬億的儲備,他不夠膽大力改善民生及經濟轉型,一河之隔的深圳每年投放4.5%的GDP予R&D,而香港這個全球最富裕的城市卻無視這方面的迫切需要,僅從手指縫中施捨0.73%,即深圳的六分之一。難怪有國家領導人揚言深圳會在兩年間超越香港。而這顆昔日的東方之珠,今已大為失色,不思進取,只吃老本,任由地產市道畸形發展,使小商戶頻頻被貴租迫遷,無法展現香港中小企業傳統的創業拼搏精神,幾乎每三年續租的時候都要被迫停業。他們的苦況,他知道嗎?落區做騷為什麼不去聆聽這班苦主的聲音?

曾對中產的苦況同樣視而不見,還輕佻去把中產定義為那些「看法國電影,喝尚品咖啡」的人,以生活方式把他們的境況紳士化。這是父母官應有的態度嗎?

其他文章:信仰,就是在沉默中仍能聽見——寫在特首選舉投票前(文:蔡子強)

而今他華麗轉身,透過乖巧的社交媒體及公關伎倆,為自己塑造一個仁政親民的形象,同時利用泛民的幼稚及預設的政治立場:「凡北京支持的,我們都反對」。CY走了,他們便得另找他的替身,把造成香港今日撕裂的困局推到林鄭月娥身上,而自己卻推得一乾二淨。這樣做公平嗎?

在這十年中,他為香港做過哪一件光彩的事?至少,林太在SARS期間與劉李麗娟等籌組SARS孤兒基金。她為的不是博取媒體的掌聲,而是為了拯救孤苦可憐的孩子。

有人說,林太做事霸道。也許吧。但從她毅然將小型故宮博物館引進香港,足見她做事有政治勇氣。在她退位之前為香港做實事,而不是「議而不決」,「無限期諮詢又諮詢」,使西九在二十年後仍是爛地一片。

懂得玩弄公關,並不表示懂得有效管治。選前高民望不等於管治高能力。君不見台灣蔡英文高票當選,在上臺後民望迅速插水。競選時是美麗的詩篇,上臺後是一篇不合格的散文。如果當選特首,曾俊華必是蔡英文2.0無疑。但他和蔡英文有一點大不相同的地方:蔡是官場處女,曾卻是在官場上打滾了三十多年的老型男。她沒有政績,而曾卻劣跡斑斑。給香港埋下了計時炸彈。

香港市民可能厭倦撕裂,渴望新局面的出現。但以他的戴罪之身,怎可能成為團結香港的救世主?我對這次所謂的民意支持大為失望。都是不經思考的羊群心理。一下子罪魁變成民間英雄,真荒天下之大謬。泛民一手將曾俊華誤銷為捍衛香港核心價值的鬥士。

上週有人在蘋果日報撰文說香港需要曾俊華這個喇沙仔。恕我不敢苟同。喇沙仔的特色是善於殺出困局,大膽創意,解決問題。曾不是典型的喇沙仔。他的僅有創意是花了九百萬元找人設計一條沒爪的不倫不類的飛龍作為香港的旅遊標誌,及不切實際、非本土、昂貴的,令人啼笑皆非的美食車。他真的有扭轉乾坤之氣魄嗎?我奉勸曾最好還是看他的法國電影及喝他的尚品咖啡好了。把管治香港這種粗重功夫交給真正「打得」的有心人。

(編按:特首選舉候選人還有3號胡國興)

作者為高教界人士

(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特首選舉】操控與翻盤的思考和可能(文:劉銳紹)

其他文章:【特首選舉】大局已定 回看泛民佈局操盤(文:張志剛)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特首選舉 曾俊華 林鄭月娥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