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小學雞媽媽:與外傭同枱吃飯的修行(文:蘇美智) (11:45)

看陳如珍的文章「『我不是你的家人』:香港菲律賓籍家務傭工吃飯的學問」,邊讀邊想:就是啊!謝謝如珍不嫌繁瑣地書寫出來。

相關文章:森底話:知錯能改(文:森美)

選美舞台看見真我

台灣來的如珍現在是中大人類學系講師,她在「芭樂人類學」網頁上介紹自己「也是一種移工」,喜歡從性別角色入手,看中國民工和香港的菲律賓籍移工的人生夢想。我和她曾在現實中遇過一回。去年與綠腳丫在遮打道辦工作坊,邀請十數個家庭用紙皮箱砌屋仔,分享外傭故事——工作的、生活的、家鄉的。忙亂間一位笑容可親的短髮女士跑來,說剛好路過,也關心這議題。短短一會,留下古道熱腸的印象。

後來我才知道,她不只關心議題,還實實在在跟很多外傭結成好友,參與她們的生活,當中令她尤感興趣的場景是選美活動。「有些人認為選美的比基尼,晚宴服是一套套虛假的外衣,讓參與的菲傭們一時忘記了自己低下的身分。但是我看來正是因為社會在他們身上強加了自己的想像,把他們看成一個又一個無差別的賓妹,以至於只有穿上選美的舞台服裝時,他們的真我才被看見。至少我看見了。」後來她還獲邀成為評判,在灰姑娘的奇幻舞台上貢獻自己的審美觀。

躲到廚房吃 享一刻自由

如珍是外傭僱主,而且有僱主的煩惱——無論她跟外傭相處得多好,對方總是不肯碰家中的食物(她提供膳食費),「有時候我有點哀怨﹕她竟然剝奪我,做一個好僱主的機會啊!也是這小怨念讓我反思﹕為什麼一個正常工作的人吃得好不好,會變成她僱主頭上的光環呢?」

說到外傭和僱主家庭和睦相處,人們常常在腦中冒出這個畫面:一家人似的同枱吃飯。但原來,對外傭來說卻未必。如珍把這疑惑拿去問其他菲傭好友,結果不止一人坦言,自己更喜歡獨自躲到廚房吃,她們說——「至少有那麼一點時間,我可以照我自己想的做……」

「你知道,不管你的僱主對你多好。你應該要維持着適當的禮貌和距離。就好像小心的維護着兩人之間一面看不見的牆。沒有這面牆不好的……」

「再說他們並不是真的家人……」

維持一面牆這說法隱隱透着智慧,雖然難免唏噓。

「我不是你的家人」

同一屋簷下的僱傭關係,比很多人想像的複雜。同枱吃飯好,不同枱吃也好,修行都不簡單。如珍的領悟是﹕唯有先真心接受了「我不是你的家人」,才有可能建立相對平等的關係。

說到底,「像一家人那樣相處」只能是緣分,不必是目標,更毋須成為彼此的壓力。在這以前,我們有更重要的工作:成為公平的僱主和僱員,以同理心相待。

註:芭樂人類學是以台灣青壯人類學家為主的共筆部落格,從人類學觀點探索日常生活、文化况味、社會張力、與世界百態。至於為什麼叫芭樂?

這裏找答案﹕guavanthropology.tw

作者簡介:家有兩隻「小學雞」,心願是在人人愁着臉當爸媽的年代,努力做好相信孩子的樂媽媽。作品包括《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壹家傻蛋》、《我們的同志孩子》、《死在香港——流眼淚》(合著)

相關文章:辣媽CEO:新不如舊(文:張慧敏)

相關文章:論盡教育:防止自殺守門人(文:王師奶)

文﹕蘇美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