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學習孫中山般維護國家統一?(文:蔡子強) (10:34)

老實向讀者交代,聖誕假這段期間我離港外遊,無法因應香港最新政治形勢寫時評。剛巧也有一篇文章寫起了很久,卻因為有更迫切的題目如特首選舉要評論和先寫,於是這篇文章也只能扣而不發。如今正好藉着這個空檔讓它重見天日。

其他文章:【特首選舉】「公務員黨」的路線之爭(文:陳景祥)

習近平談孫中山

11月11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出席紀念孫中山先生誕辰150周年紀念大會時,發表講話,聲言中國共產黨是孫革命事業「最堅定的支持者、最忠誠的合作者、最忠實的繼承者」。習又稱「孫中山先生始終堅定維護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旗幟鮮明反對一切分裂國家、分裂民族的言論和行為」,要我們「學習孫中山先生熱愛祖國、獻身祖國的崇高風範」。

習近平總結出反對國家分裂的「六個任何」,稱「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黨、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塊中國領土從中國分裂出去」。

作為國家主席,習近平鼓勵國民愛國、反對一切分裂國家行為,這當然順理成章;但問題是,拿孫中山來作為例子,說他「始終堅定維護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旗幟鮮明反對一切分裂國家、分裂民族的言論和行為」,那就牽涉到一個史實問題,不能不加以商榷。

孫中山在維護國家統一上可爭議性甚多

今天,見諸各種政治宣傳上,孫中山無疑愛國形象突出、道德情操高尚,被歌頌成為聖人一般的人物。但史實上,他又是否真的沒有瑕疵和可爭議性呢?

其實,近年史家已經對此提出頗多質疑,說得最多的自然是他與日本的關係。他為了要換得日本人支持尤其是出錢資助革命黨,不惜答允功成後成立的新政府,將確保日本在中國的利益。

例如他與日本在1915年2月簽訂《中日盟約》,比起袁世凱於同年5月與日本簽訂那臭名昭彰的《二十一條》,甚至早了3個月;而且內容上亦不遑多讓,在軍事採購、政府人事任用、礦山鐵路沿岸航路等課題上,向日本拱手讓上中國的自主權。

又例如,日本在《二十一條》中提出,要把當時操中國重工業命脈、佔清廷鋼鐵生產量九成、在亞洲亦是首屈一指的漢冶萍公司,改為日中合營,當時被中國人怒罵這是要變相吞併中國鋼鐵業。但其實原來早於1912年2月2日,孫中山與左右手黃興,已與日本的森恪,即是那個著名着手分裂中國的日本極右政治人物,簽署協議,同意日中合營。森恪向上司益田孝匯報此事的信件之中譯本,收錄在天津人民出版社於1998年出版、俞辛焞所著的《黃興在日活動秘錄》一書內。

以上說的,也只是牽涉到出賣國家利益;而後面要講的,則更嚴重到是牽涉分裂國家那個層次,也就是習近平要講的問題。

其他文章:故宮新宮(文:馬家輝)

曾經企圖搞「廣獨」

1900年,八國聯軍,兵臨城下,清廷半壁江山風雨飄搖。在這人心惶惶的時刻,孫中山便曾試圖去說服和謀求與時任兩廣總督的李鴻章合作,讓當時的「東南互保」進一步發展成為一個南方共和國,兩廣脫離朝廷獨立,在南京或漢口另立新都。

1900年6月、7月間,他在離開日本啟程返國、密謀此事時,便曾多次說過他的企圖,例如:

「我們的最終目的,是要與華南人民商議,分割中華帝國的一部分,新建一個共和國。為此計劃要匯集眾多同志,並隨時待機。」(見〈離橫濱前的談話〉,1900年6月上旬,收錄於《孫中山全集.第一卷》)

「我們認為,要為人民提供更好的領導者。我相信一部分民眾肯定會起來,那是不可避免的。我們打算推翻北京政府。我們要在華南建立一個獨立政府。我們的行動不會引起大亂;而沒有這個行動,中國將無法改造。」(見〈與斯韋頓漢等的談話〉,1900年7月10日,同樣收錄於《孫中山全集.第一卷》)

7月中,孫中山甚至為此乘船來到香港海域上,並想透過當時港督卜力(Henry Blake)居中協調,與李鴻章見面,但最終因為種種原因,而沒有成事。

不單止是游說兩廣獨立,孫中山還牽涉到更加讓人尷尬和難堪的,那就是以東北來與日本作政治交易的圖謀。

也曾想過出賣東北

不單止是《二十一條》中打東北主意,就連孫中山自己亦曾經向日本人表示,日本如能援助中國革命,可讓予滿蒙。在上海人民出版社於1990年出版的《孫中山集外集》一書中的第167頁,便有收錄他與森恪的對談紀錄,〈與森恪的談話〉(1912年2月3日),當中便有記述他以下幾段話:「余等即擬將滿洲委之於日本,以此希求日本援助中國革命」;「日本政府如確能火速提供資金援助,余或黃興中之一人可赴日本會見桂公,就滿洲問題與革命政府之前途,共商大計」。

看了以上那些,大家便不難明白,孫中山也非聖人一個,私生活已經不談,就算在政治上,他也有很多瑕疵和可爭議性。

當然,大家或能諒解,孫中山是一個革命家,而革命,卻是一個非常時期,其間「目標」壓倒「手段」,為達「目標」,可以「不擇手段」,一切不符道德、有乖倫理、血腥暴力等平常不被接受的手段,革命時期都會統統用上。我們要評價孫中山,也得記住這個背景,所以也不宜對他太過苛刻,要能諒解。

諒解還諒解 史實歸史實

但無論如何,諒解還諒解,史實歸史實,孫中山當年一度支持過——用今天語言說——分裂中國的行為,包括「廣獨」(不是「港獨」)、以東北來與日本作政治交易,都不是可以當作沒有發生過的。

看到這裏,大家便不難體會到,若以孫中山來作為例子,要大家學習他那樣維護國家統一、反對分裂國家行為時,是多麼讓人尷尬。

蔡子強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原文載於20161229日《明報》筆陣。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歷史的時機 時機的歷史(文:楊岳橋)

其他文章:跑馬仔——港式選舉新聞又來了(文:阿果)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