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社交媒體、情緒政治和情感智慧(文:李立峯) (09:51)

社會加速,思潮流動也快,學者和評論員吹捧數碼和社交媒體如何帶來新的社會運動模式、推動政治轉變,只是幾年前的事。但過去一兩年,有關社交媒體政治傳播的討論,主調已經變成社交媒體如何吞噬建基於真相、事實和理據的公共討論。「迴音廊」(echo chamber)、「資訊霧霾」(data smog)、「後真相」(post-truth)等,是當下的流行詞。

其他文章:生活達人﹕香港,一直是「世界的香港」(文﹕黃熙麗)

在芸芸反思和批判論述之中,一個說法是網絡傳播太過由情緒主導。這說法能引起大眾共鳴,說明它有一定的現實基礎。但若要進一步闡釋,我們應該怎樣理解情緒在公共討論中的作用和影響?理性和情緒一定對立嗎?所謂網絡傳播由情緒主導,是什麼樣的情緒在主導?產生的是什麼問題?

智慧實有情感基礎

在日常話語中,我們通常有意無意地把情緒和理智對立起來。我們有時會勸別人不要那麼情緒化、要冷靜下來思考,好像理性思考的前提就是要排除情緒。但過去20年,一些政治心理學者已經批判了「情緒vs.理性」的對立,其中一些學者發展出一套「情感智慧」理論(affective intelligence)。這理論的重點,是「沒有情緒」並非最有利理性思考的條件;理性思考是在某種情緒下才最有可能出現。

要解釋這一點,要先簡單講講,對這個理論而言,什麼叫「理性思考」。心理學研究指出,人們的思維和判斷,很多時依附慣性,以及傾向維護自己的世界觀。所以,當人們見到跟自己的既有態度脗合的資訊時,就傾向當成真確,並立即根據該資訊對事物作出判定。當人們見到跟自己的既有態度不脗合的資訊時,會用各種辦法抹煞資訊的重要性或可信度。做到這點並不困難:回到美國大選時,你跟一個特朗普支持者說特朗普謊話連篇,他可以立刻反駁「希拉里不也是一樣嗎?」

慣性思維和以自我保護為目標的資訊處理,使人們不去認真思考眼前資訊的意義。相對之下,「理性思考」就是把成見放置一旁,重新審視自己過往的意見及其背後的假設,認真地和系統地去處理資訊,對事物嘗試得出一個「正確」的理解,而不止是嘗試得出一個能支持自己既有態度的結論。

那麼,這種理性思考和情緒的關係是什麼?很多實證研究已經發現,人在快樂和憤怒的時候最不會進行理性思考,在憂慮的時候則最可能進行理性思考。所以,所謂「情感智慧」,指的是智慧其實有情感基礎,過分冷靜是不行的。

以上只是對情感智慧理論一個簡化的論述,相關研究還有很多問題和細節,其中不少尚待解決。例如恐懼對理性思考的影響,以筆者的了解,好像文獻中還沒有一個較統一的說法。

其他文章:跑馬仔——港式選舉新聞又來了(文:阿果)

社交媒體可強化憤怒情緒傳播

不過,說到這裏,我們已可以借用情感智慧理論中的觀點,討論社交媒體的情緒傳播問題。我們可以說,當下社交媒體傳播的問題,與其說是情緒主導,不如說是憤怒主導。

當然,憤怒主導,背後有很多因素,有些跟社交媒體本身沒有關係。最根本的,可能今天社會上令人憤怒的東西實在太多。一個對中國有強烈感情的人,聽到梁頌恆和游蕙禎的那句「支那」,又或者一個民主派的支持者,面對人大藉釋法來修法,是很難不憤怒的。不談政治,地產商推出新樓盤,128呎的微型單位,還要說「皇帝都只是睡一張牀」,也令人憤怒。憤怒是自然反應,有時甚至是應然的反應:面對着不公義和極不合理的事情,不憤怒可能代表冷血多於冷靜。

不過,撇除在個別事件上憤怒是否合理反應,我們面對的狀况是,社會上怒氣重,蓋過了單純的憂慮。社交媒體不是憤怒情緒的始作俑者,但它卻可以強化及擴大憤怒情緒的傳播,令情緒變得與事情的嚴重性不符比例。這部分是因帶着怒氣的內容容易使人在網上作出「按讚」、「按嬲」、留言或分享等回應;用時下流行的術語,就是能夠爭取更多「engagement」。在社交媒體的「算式」(algorithm)中,內容能引發多少回應,直接主宰內容的傳播會有多廣泛,結果就是憤怒情緒強烈的內容有更多人看到。在過程中,大家又可以「一人加一句」,使附帶的情感愈滾愈大。要在網絡空間中生存的媒體,自然也明白這點,所以也面對着專業理念和網絡現實之間的兩難,單是做不做「標題黨」這個問題,就已經夠令人頭痛。

另外,社交媒體的傳播速度超快,不止新聞循環(news cycle)在加速,評論循環也在加速。今時今日,不少網媒會特別強調「突發觀點」(breaking views),即不以突發新聞資訊來跟其他媒體比併,而是嘗試成為最快提供評論的媒體。而由於這些「突發觀點」文章緊貼最新消息發放,往往能獲取很大的點擊。固然,若能對事件做出快而準而又有水平的評論,對公共討論絕對是一件好事,但只怕很多即時評論,其實是在連事實都還不是搞得很清楚時所作出的情緒反應而已。

不妨主動整理使用社交媒體方式

誠然,面對着這種影響全球的大趨勢,並沒有什麼好的和簡單的解決方法。但可以說的是,作為個體,不妨主動一點整理自己使用社交媒體的方式。我們控制不了社交媒體的算式,但算式的輸入(input)——看什麼東西、什麼東西不點擊進去、分享抑或不分享,甚至要求「hide post」等,還是取決於人們自己的使用方式。除了使用社交媒體外,我們有多願意在有質素的媒體網站上多瀏覽,我們有多願意花點時間看長篇的文章、書籍或製作認真的紀錄片呢?

作為傳播學者,對科技決定論有點抗拒,網絡和社交媒體沒有必然的效果,人們如何使用媒體,始終是人們能否保持和培養情感智慧的關鍵。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原文載於20161229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從來都無「真相政治」 何來「後真相政治」?(文:阮穎嫻)

其他文章:訂定「吹哨者」揭密法 保障公眾利益(文:郭永健、譚駿賢)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