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急症室收費倍增 非對症下藥(文:陳沛然) (09:53)

急症室收費有可能由100元激增至220元,增幅達120%!這是醫管局大會於12月15日所通過的建議,稍後會提交政府再諮詢公眾。

其他文章:AI難越人智慧 導致數碼鴻溝(文:黃錦輝)

醫管局主席梁智仁表示,此舉是為了拉近與私家門診收費的距離(私家門診平均收費約300元),減少非急症病人求診。我原則上同意定期檢討醫療收費,但必須有合理和透明的機制,亦不能背離公營醫療服務市民大眾的原則。同時,我反對「濫用急症室」的說法。政府以「維護病人權益」為名推出醫委會改革,惹起爭議,已令醫患關係受破壞;今番當局又把矛頭指向求診病人,把求診者置於公營醫療服務的對立面。而我堅信醫患同坐一條船。

令基層有病也不敢求診

何以非急症病人要求助急症室?先不說病人未必清楚何謂「急症」與「非急症」,社區組織協會指急症室病人有53%是65歲或以上的基層長者,這些長者不願意或因有幾萬元「棺材本」不合資格領取綜援,僅靠微薄的積蓄及生果金度日,過着赤貧生活。領綜援者還可豁免醫療費用,他們求診就要付出真金白銀(醫療券只是治標不治本)。因為負擔不起私家門診,而公立醫院平價門診名額十分有限,他們唯有求助急症室。換言之,急症室大幅加費並不會令他們轉求私家服務,而是令他們有病也不敢再求診!當局在建議大幅加費前,有否考慮過如何幫助這些貧窮長者,或負擔不起私家門診的「三無」低收入人士?

加費只可收一時之效

至於說那些負擔得起私家診所費用的非急症病人,為何要在急症室辛苦輪候數小時?當然,不能排除有如此「精打細算」的人,但他們是否非急症病人的多數?會否因為晚間和通宵的社區門診服務嚴重不足(也因而導致收費比日間為高),令他們求助急症室?

醫管局預計加費後可減少非急症求診者一成,但正如樓市的「加辣」措施,加費只可收一時之效。2002年12月至2003年2月,即急症室實施收費100元的首3個月,每日求診人數的確減少了11.3%。其後2003年3月中SARS爆發,醫院成了高危地區,2003/04年急症室病人比2002/03年更減少23%,但之後人數逐步增加,過去幾年每年求診人數與2002/03年已相距不遠。這次加費,預計效果亦差不多,長遠不能有效減少求助急症室人數,除非加幅與成本看齊,完全市場導向,那就保證可以「嚇跑」大部分病人,但已背離公營醫療的初衷,令負擔不起醫療費用的基層市民更求診無門。

其他文章:特首選戰的蝴蝶效應(文:陳智傑)

反映公營醫療承受巨大壓力

要改善服務不外增加人手和資源,但即使急症室大幅加費1.2倍,估計每年也只增加2億元收入,佔2014/15年度急症室開支約8%;即使把2億元全投進改善急症室服務,效用亦有限,更何况增加的收費並不會全部投放於急症室服務。急症室求診者特別多的日子是流感高峰期及長假期,若當局願意改善人手編制,於這些日子增聘兼職醫生及「超時補水」,開支有限,相信有助紓緩壓力。

而急症室服務不勝負荷,其實反映整個公營醫療服務承受巨大壓力,僅靠前線醫護人員的熱誠,盡力為市民提供服務。但政府不但沒有正視前線醫護超負荷的工作量,沒有增加醫療開支之餘,更不按通脹調整開支,今個財政年度反而縮減醫療預算(比上年度少1200萬元),令公營服務更捉襟見肘。

政府醫管局不能逃避責任

而隨着人口老化,基層長者不斷增加,推廣和落實社區保健以減輕公營醫療的負擔固然重要,但政府適當增加撥款、醫管局合理分配資源以改善公營服務仍是不能逃避的責任。在人手和資源匱乏下,無論醫護人員如何充滿熱誠,也難滿足需求。長此下去,香港過去引以為傲的高水平公營醫療服務亦恐不保,而與一些發展中地區看齊,有錢人才能享有及時和先進的醫療服務,一般市民只能望門興嘆。這是一個號稱亞洲「先進」和「富裕」城市的恥辱!

作者是立法會議員(醫學界)

(原文載於20161219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美容行業急需全面規管(文:袁海文)

其他文章:10點成功的美國新聞營運經驗(文:蘇鑰機)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