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當梁振英稱呼你為「朋友」(文﹕蔡子強) (10:17)

在殿堂級電影《教父》一片中,有如此經典一幕:片末男主角阿爾柏仙奴答允妹妹當其兒子的教父,於是在教堂內行禮。

教堂內,在莊嚴的儀式中,神父一一問他:願意相信創造天地萬物的天父嗎、願意信奉教會嗎、願意棄絕撒旦嗎、願意受洗嗎……他一一回答願意。

其他文章:滅了港獨自決 2047大限仍在(文:孔誥烽)

《教父》片中的門裏門外

但在虔誠、祥和的背後,鏡頭一轉,教堂外,同一時間,他的手下卻四處行兇,把其仇家一一血洗,就連其妹夫,亦即是他正抱着的嬰兒之親生父親,他也沒有動半點惻隱之心、稍稍留手,反而斬草除根。

最後禮成,教堂內,神父祝福他平安,願天父與他同在;但教堂外,卻血流成河、屍橫遍野。於是,教堂內的一臉慈祥,與教堂外的心狠手辣,頓成一強烈對比,亦突顯出這個奸雄的偽善。

但其實,表面上一臉慈祥,但背後卻心狠手辣、講一套做一套,又豈止《教父》裏的男主角阿爾柏仙奴?今天的香港,不也一樣正在上演嗎?

表面慈祥 背後狠辣

上周二,梁振英早上出席行政會議前,向記者表示自己重視行政立法關係,到了出席立法會酒會時,再一次重申政府重視行政立法關係。

上周三,北京表示向民主派人士發還回鄉證,梁振英見記者,說自己上任後,「盡了最大的努力」促成「泛民朋友」,到內地與中央官員討論、交流,又指這是自己一貫以來做法。據《明報》統計,在發言中,他四度以「泛民朋友」來稱呼民主派。

但如果有人被梁振英這些看似友善的言論所麻醉的話,那就愚不可及。

上周五,政府向法院申請司法覆核4名立法會議員的宣誓,要求禠奪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姚松炎這4名民主派議員的議員資格。

梁振英就是如此,一面表示友好,口頭賣乖,把泛民稱作「朋友」,但一轉頭,卻對「朋友」手起刀落。

梁游打開缺口讓梁振英手愈伸愈長

原先,有市民或會天真的以為,釋法和政府申請司法覆核,只是出手教訓那些辱華的港獨派;但如今大家終於發現,一旦打開缺口,梁振英的手原來是會愈伸愈長,變成為打壓整個民主派的工具。

原本,9月立法會選舉之後,議會中民主派與建制派在直選議席中的對比,是19對16;當青年新政的梁頌恆及游蕙禎被禠奪議席後,已經變成17對16;如果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3名議員當中,再有兩名在司法覆核中敗訴,那麼建制派便可反壓民主派而過半,民主派在分組點票中的否決權將失守。若然在補選舉行之前的「空窗期」,建制派施以突襲,要修改議事規則,例如杜絕各種議會拉布手段的話,民主派也只能徒呼奈何。

其他文章:卡斯特羅神話(文:張翠容)

或失分組點票中的否決權

更甚的是,如果梁國雄及劉小麗同時被禠奪議席,再加上較早之前的梁頌恆及游蕙禎,4個議席空缺同時進行補選,在新界東、九龍西同時補選兩席的情况下,那麼再非以往補選都是變相單議席單票制的那一套,反而成了雙議席單票制,民主派再難像在以往補選般佔優,很大機會兩區每區失掉一個議席,由建制派撿得,議會中民主派與建制派在直選議席中的對比,便變成17對18,那麼民主派便不單是在補選之前的「空窗期」失掉分組點票中的否決權,而是整整一屆4年任期,影響深遠。

或許有人會說,如果我們對司法制度有信心的話,我們應相信法院的裁決,會還4名議員一個公道;但大家也要記得,這些訴訟,律師費用十分昂貴,政府用的是公帑,但4人卻是真金白銀要自己付出,因此就算4人勝訴,在金錢和心力上也將被政府折騰得元氣大傷。

這就是梁振英對待「朋友」之道,也是北京向民主派人士發還回鄉證、「暖風」苗頭初起時,梁振英的一盆冷水照頭淋。就算北京有更大的誠意、伸出更多的橄欖枝,也屬徒然。

這就是梁振英,永不休戰。

梁振英久違了的和顏悅色

近日,大家看到梁振英展示久違了的和顏悅色,甚至笑意盈盈,對記者和媒體亦客氣了很多。這實在似曾相識,究竟是在幾時見過?對了,那就是5年之前,對上的一次特首選舉。

還記得,當年梁振英一改多年的「鐵青臉」,與記者談笑風生,有問必答,博得大批資歷淺、沒有經驗的年輕記者好感。但一朝當選,卻立即變臉,再加上醜聞纏身,於是很快結束了與記者的蜜月期。我最記得一個經典鏡頭,就是一群記者守候他很久,想追問他一些問題,不料他卻視若無睹、聽若不聞,直行直過,結果一個記者忿忿不平的高喊:「是不是做了特首,便不用回答記者問題了?」

所以,說穿了,和顏悅色、笑意盈盈,也只不過是一種選舉狀態和姿態而已。

給人騙第一次,那是悲劇;但如果給人騙第二次,那就是一個鬧劇了。年輕時候讀了很多馬克思,其中一樣最記得的,就是一句意思相近的說話。

蔡子強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原文載於2016128日《明報》筆陣。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表揚薑蓉 北京要什麼?(文:林靄雲)

其他文章:連番開弓DQ的背後思維(文:劉銳紹)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梁振英 議員DQ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