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誓詞風波】判前釋法 代價沉重(文:朱浩霆) (09:33)

立法會議員游蕙禎及梁頌恆(簡稱「游梁」)的宣誓風波,不止進入了本地司法程序,近日更盛傳人大常委將主動在法院裁決前釋法,主要就《基本法》第104條有關宣誓要求及效忠問題作詳細解釋,從而使游梁喪失議席。

其他文章:【誓詞風波】唔識法,點釋法?香港為何淪落如此?(文:呂秉權)

其他文章:【誓詞風波】法治與基本法(文:李浩然)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行使國家的立法權,基本上就是一個政治機關。現行以人大常委會作出釋法的機制,根本是以政治機關處理法律事務,釋法決定自然充滿政治考量。中央需要三思釋法的考量是純粹堵塞港獨分子進入建制,還是不惜一切把游梁踢出立法會。如果是前者,中央只需於判決後解釋基本法第26條,為香港居民的選舉權及被選舉權加入一些合理前設,甚或解釋第1條,對自決及獨立定調。同時政府可向立法會提交修訂《宣誓及聲明條例》的草案,加強宣誓的規範。這種做法既達到堵塞港獨進入建制的目的,亦不會有直接干預司法之嫌。雖不能左右法院對「游梁案」的裁決,卻保護了一國兩制,避免國際社會對香港法治的信心危機。

然而,倘釋法目的包括取消游梁的議員資格,硬要在法院判決前釋法,使法院按照其政治決定判案,不但顯示出中央對香港的法院及其上訴及終審制度的不信任,並間接干預了法院審訊內部事務的司法獨立權,對一國兩制本身及國際社會對一國兩制的信任皆造成深遠影響。

堵港獨 釋法不是唯一途徑

如果單純為堵截港獨思想坐大而在不涉司法程序下作出釋法,相信會得到大部分香港市民支持。然而,要深思的是堵截港獨是否只有釋法一途?回顧曾蔭權年代,最多只是有人舉起龍獅旗幟而已,談不上什麼港獨勢力。聲稱推行「港人優先」政策的梁振英上任快近5年,港獨迅速成為熱門議題。如果下一任行政長官能與各方有良好溝通及平衡利益、改善行政立法關係,並有政治魄力重啟政改,相信可緩解現時的政治困局。只要重奪民心,港獨自然不成氣候。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

(原文載於2016114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特首跑馬仔】起跑線不斷後推特首又豈能有好開局?(文﹕蔡子強)

其他文章:【特首跑馬仔】誰是「ABC」中的「A」?(文:馮煒光)

其他文章:香港新聞網站流量排名知多少(文:蘇鑰機、李月蓮)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誓詞風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