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我們需要「一帶一路交流基金」(文:趙永佳、陳慧盈) (08:47)

「大選」過後,新一屆立法會當然有不少新政策要審議,但上屆議而未決的議案也不少,「一帶一路獎學金」就是其一。

「一帶一路獎學金」爭議始末

本年初當局透露,會設立獎學金,以吸引「一帶一路」沿線地區的學生來港升學。6月,教育局正式向立法會提交討論文件,落實調整該獎學金為雙向,香港學生亦可申請往沿線地區升學。政策提出後,立法會不少議員反對當局在7月休會前申請撥款,認為這筆撥款對民生無迫切需要,而議會內外亦未見支持撥款的共識。最終政府決定將撥款申請延至由新一屆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審議,爭論暫時告一段落。

其他文章:【教育政策】職業專才教育長路漫漫?(文:趙永佳、張浚樂)

其他文章:重新認識ViuTV——商業電視的醜惡與自由(文:阿果)

不少反對獎學金的意見,其實都圍繞「一帶一路」的背景,原因大概有兩點:第一點是本地學生到「一帶一路」地區求學的興趣不大;第二點則認為就算要本港年輕人向外發展,也應該考慮較先進國家,而非「一帶一路」沿線的發展中地區。這兩點都不無道理。事實上,就算是有獎學金,也不見得會有很多同學申請往「帶路」地區修讀學位課程。此外,港生就算要外闖,也可能只會考慮其他先進國家(如英、美、加、澳)或鄰近地區(台、日等)。

港人對「一帶一路」的印象,可能太受古代陸上絲路中亞、西亞諸國所影響,覺得是有點「不毛」之地。其實,「帶路」地區,也包括了海上絲路的東南亞和南亞國家,是現今經濟發展最快的地區。我們平常熟悉的新興市場,「一帶一路」亦包攬了不少。

台灣正向「一帶一路」前進

正當我們還在踟躕不前之際,近日台灣卻興起了向海上絲路的東南亞走出去的熱潮。根據《天下雜誌》報道,當下台灣大專院校不但大力推動學生「南進」交流與實習,更搶設東南亞研究及當地語言的課程。政府也編列巨額預算,增設計劃,如教育部的「學海築夢」計劃與經濟部的「貿易小尖兵」計劃添磚加瓦。接受雜誌訪問的管理人員、實習生、學生和教師皆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相信東南亞國家的發展機會比台灣大,因此就向外闖,並在當地有旅行、讀書、實習經驗,發現比台灣更國際化及更多機會,因而留下來。

「一帶一路」是全球化新焦點

和台灣相反,本地大專院校生,就不太熱中往東南亞交流,更不要說其他新興市場。本地本科生一般偏好去亞洲以外的地方交流;在2014/15學年,香港大學約有2000人次及中文大學有251名學生到亞洲交流,然而他們前往的地方大多是內地、日本、韓國和台灣。本地院校在東南亞地區的交流伙伴,也寥寥可數,集中新加坡、泰國和馬來西亞。如港大全部279個海外交流伙伴中,偏重歐美,東南亞的院校只佔不足3%。顯然,新興市場並不是同學交流的主要對象。

獲取「在地」經驗,對年輕人走出去,其實極為重要。報載本港有年輕人,在獲得一個非政府組織的贊助下,各自到不同國家建立人脈並參與當地的社會發展,在文化上覺得獲益良多,也更願意再到當地發展;如有一名大學同學,停學一年游走東南亞地區,築起自己的人脈,更與當地人合組跨國顧問公司,為不同地區的中小企配對相關服務。無論台、港個案都顯示,如果能夠放下原有的枷鎖,走進東南亞,發展機會不比留在香港或台灣差,但前提是要讓他們有機會到當地以較長時間認識、感受當地情况。台灣的經驗也告訴我們,英語能力才是往東南亞工作或交流的成功因素,台灣年輕人「南進」碰到的最大難題,就是「菜英文」。這點,當然也是我們還有的優勢。

台灣人的「南進」熱情,啟發我們考慮放下「『一帶一路』是『中國的東西』」這種有色眼鏡,轉而集中思考怎樣才對我們的年輕人有利。現在是全球化的世代,而全球化的焦點,正是由發展中地區向已發展地區靠攏,轉移到發展中地區之間的「南南合作」,中國的「一帶一路」願景,其實只是順勢而為。就算沒有「一帶一路」,認識新興市場,也是當下裝備年輕人發展的重大工程。

其他文章:新聞與攝影(文:張圭陽)

其他文章:失傳的廣東話(文:陳惜姿)

設交流基金資助大專生交流活動

如果我們認為年輕人要嘗試走出去,是否也應該考慮如何令他們認識目前經濟增長的熱點,如「一帶一路」中的東南亞和南亞地區?雖然我們也覺得「一帶一路獎學金」政策具體細節可議之處甚多,不過,卻認同要推動本地年輕人多認識「一帶一路」地區,並考慮長遠到當地發展。要政府願意掏腰包並不容易,本文目的是希望能列舉一切客觀的理由來爭取資源,以鼓勵香港青年往外闖。因此,我們有兩點建議:

第一,將獎學金結合現有資助計劃,擴大為「一帶一路交流基金」,資助學生到「帶路」地區進行研修交流活動,而非局限於修讀學位課程。

第二,「一帶一路交流基金」的資助對象,由只限接受經入息審查資助的大專生,擴大至所有大專生。

在「一帶一路」修讀學位課程,需時太長,對本港學生沒有吸引力。不過,現有的交流資助計劃,主要集中短期交流,也沒太大效果。其實比較有效的應是一個學期,或整年的蹲點式交流,而不是一兩星期的「遊學團」。當然能「到此一遊、一開眼界」也重要,但要讓年輕人真正認識一個地方,沒有幾個月的時間,和在校園、社區中生活的經驗,相信並不可能。這方面各大專院校其實已經有相當成熟和完備的架構來推動和支援長期交流。只要成立「一帶一路交流基金」,通過各院校資助學生參加,和當地學府合作、組織和認可學術交流,那麼,港生能到新興市場「探險」一下的機會,當大大提高。

其次,現行交流資助計劃只限俗稱「grant/loan」的大專資助計劃受助人申請,也未必符合實際的需要。曾經申請過「grant/loan」的同學都會知道,是否能申請得到,未必和家境有必然關係。事實上,如要自費參加,家境好的年輕人或家長更會傾向到先進地區交流;如非有充分資助,要改變同學們的「偏好」相當困難。

政府如希望能成功建立「一帶一路交流基金」,必須進一步完善計劃,對不同形式的項目都提供資助,務求提高本地大專學生的參與興趣。這樣的話,將來香港年輕人,就可以和台生一樣,多到高增長地區細味當地風土人情,認識發展機遇後,才認真考慮將來是否能到當地闖一番事業。當然基金也應該保留現有的功能,容讓社團甚至中學舉辦短期活動,讓大專生之外的年輕人也能一開眼界。基金亦要雙向運作,讓新興市場國家大學生,來港交流認識香港,對增加兩地互動和商機,也是有百利而無害。

作者趙永佳是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聯席所長、社會學系教授,陳慧盈是香港中文大學全球中國研究計劃研究助理

(原文載於20161031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社會公義與新中間政治的建立(文:袁彌昌)

其他文章:內地房地產泡沫有多高?(文:野簷)

他文章:【中美關係】中美和平共處世界人民得益(文:葉國華)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一帶一路 教育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