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泰扣押遣返】黃之鋒事件 泰首相何解要親解畫?(文:潘小濤) (08:39)

黃之鋒應有「泰國哈佛」之稱的朱拉隆功大學學生邀請,到當地出席交流活動及發表演講,但入境泰國時遭扣留12小時及遣返香港。泰國首相巴育在事件曝光後第一時間接受傳媒訪問,強調這是應中國要求採取的行動。堂堂泰國首相,為什麼竟要為拒絕一個香港年輕社運人士入境,親自走出來解畫呢?

其他文章:【泰扣押遣返】在香港抗爭監獄卻遍佈世界(文:曾志豪)

其他文章:【傘運兩周年】新紮師兄:重臨舊地(文:余在思)

當時巴育說,「中國官員要求帶他(黃之鋒)回去,這是中國官員的事,(泰國)不要介入太多」,「他們都是中國人,不論是香港或中國大陸」。其後泰國當局改口,《曼谷郵報》報道,泰國政府發言人否認收到(其他國家)指示而遣返黃之鋒,指黃之鋒活躍於針對其他國家政府(即中國)的社運,若泰國有這些活動,最終會影響與其他國家關係。

相對而言,巴育的說法應更可信及較接近事實,畢竟他是第一時間的回應,又是政府首腦,掌握充足的資訊。相反,當他表明這是中國當局向泰方施壓的結果後,批評之聲驟起,不僅針對北京,也將矛頭指向泰國當局:作為主權國,竟完全屈服於北京壓力,替北京對付其「黑名單」國民,不是奇恥大辱嗎?在此情况下,泰國當局當然要改口,先誣衊黃之鋒用假名,後說他對泰國構成安全威脅。

泰國是個旅遊國家,入境政策一向寬鬆,對任何人入境也表歡迎,因此拒絕入境是極不尋常的。更不尋常的是要首相第一時間出來解釋,原因不外乎這些:(1)泰國當局受到中方巨大壓力;(2)施壓的層級極高;(3)中方的要求很不合理,例如要求將黃之鋒交給中方處理或遣送到中國;(4)泰國當局面對國內反對派及輿論的巨大壓力。

但巴育的軍政府需要理會國內的輿論嗎?顯然,中方壓力才是黃之鋒事件的主因。事實上,泰軍政府上台後,在對付中國政府「實聽拉的名單」的異見人士,已有多次合作的紀錄,包括去年遣送近百名逃到泰國的維族人及5名異見人士(包括已獲聯合國確認為難民的姜野飛與董廣平)回國,並默許中方人員綁架銅鑼灣書店大股東桂民海回中國;不願充當中國國家安全部門線人而逃到泰國的南都網前編輯李新,也被送回中國。這些合作換來更多的中國遊客和資金。

不過,中方為了黃之鋒而向泰國施以如此巨大的壓力,是否太抬舉他呢?難道認為他是毛澤東、孫中山式的人物,要趕盡殺絕?

(原文載於20161011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小心輕放(文:區家麟)

其他文章:社會實驗×一小步:無障礙不似預期輪椅行一天 唔想再出街(文:梁仲禮)

其他文章:什麼人訪問什麼人﹕黃裕財黃浩銘——父:你要做星子:我要做樹(文:劉平)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泰扣押遣返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