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誰在跑金融?(文:王慧麟) (08:14)

立法會選後不久,政客們又開始聚焦特首「跑馬仔」遊戲。特首選舉茲事體大,一直被北京嚴厲操控,市民大眾的輿論力量有限。所以,現在爭論的什麼UGL事件、「盲搶地」、科技競爭力等議題,很多都是政客們向北京「做騷」,期待可以得到北京領導層積極回應。但是,有一些確實是牽涉到核心競爭力的東西,仍是置若罔聞。

例如,金融。

其他文章:【立會換屆】梁君彥陳健波「食檸檬」本土派拒見面表明硬撼(文:李先知)

其他文章:賽車與城市(文:馬家輝)

有些涉核心競爭力的東西 仍置若罔聞

筆者不是什麼期貨或末日大師,道出的是生活日常。早前去了一個國際學校的展覽,被現場場面嚇倒,因為「水泄不通」,已不能確切形容當日情况,而是插針難入、呼吸困難。筆者在人山人海之中,擠進了一個講座。大家可能以為,出席的多是港產中產「怪獸家長」,其實不然;台下發問的有幾名是外國來港工作的人士,有的大鬧搵學校難,幾乎要舉家搬走云云。

外資來港開銀行戶口此「老大難」的問題,近幾年不見改善。外資中小企來港開戶口,暫時只有公司秘書地址的,大銀行已經不可能,小型銀行部分可以,但外資中小企就是怕小型銀行的國際金融服務未必到位。雖然有云,獅子銀行開不到,大可以去美帝銀行,又可以選其他中資或小型銀行,不會開不到戶口。但是,外資來港做生意不就是因為香港自稱是「國際金融中心」嗎?如果搞開戶口要花幾天走勻中環金鐘灣仔,上天落地找分行,打電話熱線又幫不了忙,這是趕客還是迎客呢?筆者見上屆立法會議員已經為此對住金管局炮火連天,然而,原地踏步。

社會對房屋供應鬧哄哄,卻不見討論香港甲級寫字樓供應緊張的問題。舊同學早幾年榮升外資大行的高級合伙人,早前公司寫字樓由中環搬至金鐘接近灣仔一帶。他們訴苦的不是租金(羊毛可以出自羊身上),而是他們需要兩層寫字樓,在中環甲級寫字樓一直找不到,唯有搬到金鐘。當然,傾生意還是有點不便,始終還有時候要搭港鐵往中環,但對他們而言,這已經是,不是辦法中的辦法。翻查新聞資料,上月有地產分析報告指,香港甲級寫字樓的租金,繼續領先全球,不知是可喜還是隱憂。

香港需要的 或是一個能搞好經濟之團隊

現在政府處於選舉期,無論在朝在野,都會就民生議題拳來腳往,爭取普羅市民支持。不過,香港經濟的其中一個支柱是金融產業。近日英鎊急跌,跌穿十算,香港有錢家長負擔可以減輕,因為他們子女的留學費用的負擔,可以暫時紓緩。但未來英國退出歐盟帶來的經濟震盪,不止是貨幣貶值,而是金融體系的穩定,還有美帝大選結果、聯儲局加息的衝擊等。香港需要的,可能是一個可以繼續穩定外資、維持金融安全、能夠搞好經濟之管治團隊,而非一個整天忙着發律師信、與政敵泥漿摔角、天天打港獨的政府。

(原文載於20161011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傘運兩周年】新紮師兄:重臨舊地(文:余在思)

其他文章:等待.追尋.親密的遙遠——吳煦斌小說集《牛》再版(文:鄧小樺)

其他文章:小心輕放(文:區家麟)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