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賽車與城市(文:馬家輝) (09:36)

早就應該在香港舉辦賽車活動了。香港雖然路窄,但事在人為,此番的Formula E比賽已足以證明此事可行,先前不搞,只因主事者欠缺魄力和目光短淺,也就是「多做多錯,少做少錯,唔做唔錯」的最佳範例。一旦起了個頭,便知道一切問題純屬技術挑戰,只要願意花點心思和肯承擔風險,像香港這樣的一個國際都會,不應該沒有賽車引擎的呼嘯叫囂。

其他文章:電話騙案又來了(文:陳惜姿)

在高樓大廈之間舉辦賽車,充分展現了一個城市的強大勇氣和意志。危險?是的,正因有撞塌大樓以及車毁人亡的風險,比賽始緊張刺激,亦始讓人充滿期待,期待親眼目睹車手如何把生命作賭注,把城市作賭桌,卯足全勁像雌豹雄獅般在草原上狂奔疾走。在呼嘯聲裡,城市忽然變成叢林,讓城市人有機會釋放在日日夜夜的繁忙生活裡被壓抑下來的原始獸性。不受任何時間規範,拚命追求速度的解放和高峰,彷彿停下來便是死亡,而尊嚴之喪失,比死亡更為不堪。

這時候或坐或站的圍觀者,以至坐在家裡電視面前的觀眾,亦變成叢林的一分子,各據一方,分享群獸縱橫的迷亂場面。如果你去過非洲草原,便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感受。

天猶黑沉而你已張開眼睛,踏出帳篷,在油燈閃映下喝過燙熱的咖啡,然後坐上吉普車,往一片黑暗駛去。廣闊的黑暗裡是無邊無際的草原,勁風刮臉,除了隆隆引擎和自己的呼吸,你聽不到任何聲音。但突然,遠處升起第一道光線,由淡而深,由薄而濃,太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現身眼前,你將發現,原來車外四周皆是或馴或暴的獸類,牠們跟你一樣,靜靜地在原始之地守候黎明。牠們把狂嘯的聲音全部留給光線,有光,牠們才有生命力。

其他文章:大嘥鬼(文:楊岳橋)

所以賽車的高潮位其實不僅在衝線,而更在守候起步。性感的高跟鞋美女在群車面前搖旗示意後,所有人,車手與觀眾,屏息以待,等待槍聲響起。槍聲便是黎明,所有人,觀眾與車手,無不把最激烈的熱情留給這莊嚴的剎那。賽事正式開始,車隊呼嘯衝前,觀眾狂熱吶喊,每幢高樓都是一棵巨樹,石屎路化身草原,人與車,都是獸。

短短的兩天熱鬧過後,城市恢復日常的忙碌,然而引擎巨響彷彿仍然留在空氣裡,走過的人皆仍感受到微微震動。賽車替城市增添了長久的刺激氣味,如辣椒,撒在街頭巷尾的暗角與明處。千萬別停,一年一度,沒有賽車的城市,太寂寞了吧?

(原文載於2016109日《明報》副刊。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神秘鈔票 改寫香港銀行史(文:黃熙麗)

其他文章:歷史科不應成國教工具(文:張秀賢)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