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縮水情人夢》 我很縮水但我很溫柔(文:皮亞) (10:31)

單看故事構思,就令人想食住花生等睇戲:一個女人愛上比自己矮小一大截的男人。

在現實也不容易出現,更何况,要找個明明是高大英俊的男影帝來演?

法國愛情片《縮水情人夢》從這裏開始。

其他文章:《情迷聲色時光》歲月留影(文:家明)

其他文章:為何香港人希望有議員衝撞議會(文:鄭立)

男人,有幾事,被提起,會幾尷尬,一是肚腩,一是頭髮,最後一樣是身高。年紀大了,最難減的就是肚腩。無論吃的東西有幾少,做的運動有幾多,錢包長期瘦,肚腩長期有。對年長的男人來說,肚腩之內彷彿有個永遠也不會生下來的孩子,站起來時,還可以縮肚,扮身材好,一旦坐下來,就無法再縮,立即現形。男演員要增肥演戲,才是真正為藝術犧牲。所以,看基斯頓比爾特登食到成個大肚腩來演《騙海豪情》,甚至在鏡頭前多番讓人看見發脹了的身形,當然了,明明是貨真價實的增胖,不是電腦後期添加或人工化妝,自然要讓肚腩盡量出鏡,免得白費心機。但他最後沒有拿到奧斯卡男配角獎,多少又替他有點不值。

其次就是頭髮,男演員為演好一個角色,而把自己弄個「禿鷹」造型,是值得尊敬的。頭髮這東西,有的時候又每個月都要去剪,沒有的時候又心郁郁要去植,叫人又愛又恨,更無奈的當然是把左邊髮鬢留長撥向右邊,無奈在一旦遇上大風,就手忙腳亂。所以,男人到了一定年紀,要增肥演出可以,要消瘦演出可以,要剃頭演出就……但怪雞的尊尼狄普偏向虎山行。他在《極黑勢力》的黑幫大佬造型,就一絕了,絕到要把自己的俊樣,來個終極摧毁:把額頭空間擴大,髮線推後,變成「禿鷹老大」。老實說,造型幾樣衰,但為了藝術,又犧牲一下啦。

高大型男扮演縮水人

最後是身高。男人生得像姚明那麼高,行入車廂要垂頭屈身,麻煩,生得像哈比人那麼矮小,握不到車廂懸吊的扶手,跌親。以前曾志偉專演矮仔喜劇,後來找到接班人王祖藍,做埋男主角靠矮小行走江湖,叫《矮仔多情》。有趣的是他亦真的人生如戲,娶了比他高出不少的李亞男做妻子,名副其實矮仔多情。不過,假如想拍矮仔電影,但又想找古天樂個樣來演,可以怎樣呢?法國愛情片《縮水情人夢》(Up for Love)就要做一個類似不可能的任務。

《縮水情人夢》的設計,男人不只矮,更是微小,身高不足五呎,像個小學生。男人不是有病,又不是粗粗實實的侏儒,而是天生微小,像被魔法變成了縮水人類,來自小人國的大人。

我不知道這樣的構思,在觀眾的認知和邏輯來說,是否可行,是否可信,但影片的確拍了出來。而更不可思議的是男主角根本不是王祖藍,也不是矮小一族,是名正言順的高大型男,憑《星光夢裡人》得到奧斯卡影帝的尚杜加丹。

角色還未出場,聲線先出場。女主角收到一個來電,電話的另一方傳來陌生但禮貌周周的男聲,說執到她的電話。沒錯,故事由女主角遺失電話開始,執到的人,好心地,致電她。男聲不單有禮,而且聲線沉厚,帶着磁性。二人相約外出,要物歸原主,女主角又問得巧妙:我怎樣才認到你?男聲着她放心,保證他是全場最易被認出來的一個。結果見面時,女主角看見一個什麼樣子的人,可以想像到了。

為何偏偏選中她?

電影中的情緣,常常由不可能開始,《縮水情人夢》不單在處理女高男矮的問題,男主角不只是矮,而是真的很微小。電腦特技效果令男主角身形回到小學生一樣,但奇詭的是樣子維持是一條中坑,細路身,中坑樣,究竟是什麼玩法呢?在戲中跟身材豐滿,相貌成熟但穿上班制服女律師談戀愛,設定實在有點瘋狂,《縮水情人夢》最終會變成一部cult片嗎?亦未可料。

影片是愛情喜劇,難題放在女主角身上,不是男主角身上,她應否接受矮男的追求?其實影片也有點逼人表態,引導觀眾聯想到:不接受,就是歧視,接受,就是偉大。這種二分法,也許亦是愛情片的慣性設計:個男人咁好,又是建築師,你不是嫌他矮吧!女人頓時快要滑倒在尖酸薄涼的冰面上,跌個四腳朝天。

觀眾亦可以想,既然矮男又風趣幽默又是個咁好男人,為什麼到了一把年紀還是單身?是不是他也有問題呢?這個反駁在現實生活是有道理的,但在電影故事中,就有點「講故唔好駁故」,所有在愛情片中兩情相悅的人,假設都是單身的,而單身的理由不是因為他們有問題,而是單身是不用解釋的。

我反而聯想到:為什麼偏要喜歡一個比自己高大幾倍的女人呢?那是一種什麼樣的男性心理呢?在高大、美麗、事業有成的女人面前,男性會感到更有安全感,還是更有恐懼感?

受史匹堡影響

法國導演勞倫泰拉德,自稱飲荷李活奶水長大,受史提芬史匹堡電影影響,《縮水情人夢》的縮小,令我想起湯漢斯於1988年主演的電影《飛越未來》(Big)。故事充滿超現實想像,講一個細路在許願樹前許下願望,隔天就願望成真,變成了一個三十五歲牛高馬大的男人,他要返工學習做大人。兩個故事沒有什麼明顯關聯,但好像又有點什麼樣的聯繫,細路終日想變大人,做了大人之後,又幻想可以做回細路,找個像母親一樣的女人,好好被護蔭。好矛盾。無論如何,《縮水情人夢》的縮小狂想,對今日女性而言,可能也有另一種心理投射:如果可以嫁個風趣幽默的小男人就好了。

文:皮亞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2016109日《明報》星期日生活。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歷史科不應成國教工具(文:張秀賢)

其他文章:【特首跑馬仔】露底(文:林沛理)

其他文章:【泰扣押遣返】在香港抗爭監獄卻遍佈世界(文:曾志豪)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電影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