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電話騙案又來了(文:陳惜姿) (10:21)

電話騙案又成為城中話題,今次金額竟然有九百萬港元之鉅。太平山下多羊牯,而羊牯又如此富有,騙徒豈不愛煞我們?

每次看到電話騙案的新聞,都會問一句:這些人沒看新聞嗎?一樣的橋段,一樣的劇本,不過是由內地公安局變成香港入境處,純如羔羊的香港人便乖乖就範,甘願奉上銀行存款,還問朋友借錢來進貢。

其他文章:窮得只剩下房屋(文:袁海文)

其他文章:選舉分析應盡可能集體和個體數據並重(文:陳振寧)

傳媒大字標題,警務處也發過短訊給全港市民,應該每個人都知道這重要信息吧,可是,隔不多久又會再發生一次,叫人納悶。

有人說,受騙的人或是做了見不得光的事,被人斥責兩句便嚇得魂不附體。我不了解受騙者的背景,無從得知他們被騙時的心情。作為旁觀者,只覺難以理解。

這種故事,不少傳媒都做過專題。電子傳媒最有利,有聲有畫完全展示騙徒行騙過程。我正編訂《獨家新聞解碼二》,邀請了無綫《新聞透視》和商台的記者撰文,他們都曾揭發電話騙案的行騙手法。

記者首先安裝一個能錄音的手機App,守株待兔,等待騙徒來電。騙徒也會致電電台新聞部,那本身便有錄音裝置,正好。

電話裏的騙徒,大都聲大夾惡,以氣勢壓住羊牯。對方有豐富劇本和充足對白,會飾演不同角色。為令羊牯入信,會提供公安局的電話,你若上網一查,那確是某地區的公安局電話,這些準備工夫,對方早已做好。

一次成功的電話騙案,通話時間有時要幾個小時。對方會要你提供多項個人資料,又不斷重複「案情」。疲勞轟炸,打擊羊牯意志。商台的記者,去年七月和騙徒糾纏了八小時,化成一個出色報道。記者一直裝成無知少女,令騙徒說出不少sound bite,十分精彩。

(原文載於2016109日《明報》副刊。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為何香港人希望有議員衝撞議會(文:鄭立)

其他文章:歷史科不應成國教工具(文:張秀賢)

其他文章:「行先」着數多——「行人優先」的城市願景(文:陳智遠)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