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大嘥鬼(文:楊岳橋) (10:03)

從前有一隻大嘥鬼,他明明只吃得下兩餸一湯,卻因為餐廳九點後半價而叫了滿枱珍饈百味;明明對生蠔興趣缺缺,卻為了吃自助餐回本而搶了兩三輪;明明雪櫃經已插針不下,但正價公價街坊價六八九折嘛!買!

其他文章:為何香港人希望有議員衝撞議會(文:鄭立

其他文章:歷史科不應成國教工具(文:張秀賢)

大嘥鬼,是政府爾來最成功的宣傳角色。他的成功之處,或許在於我們心裏多多少少都住了一隻。殊不知,政府才是嘥得最大的鬼,堪稱大嘥鬼王。

別說千億百億的那些無謂工程了,單是傑志足球中心事件,已是一條簡單不過的數學題:中心由馬會和傑志斥資八千四百萬興建,去年九月啟用,租約為期兩年。若果政府真的在約滿後收地起樓,即中心每年花費四千二百萬元!當年聲勢浩大、拯救香港足球於水火的「鳳凰計劃」,每年預算也不過二千萬。

收地計劃一出,民怨沸騰,特首回應說在找到另一地皮安置足球中心前會繼續以短租方式租予傑志。很明顯,他以為自己在玩《SimCity》,城市中的樓宇、交通基建、康樂設施都可以說搬便搬,不用理會搬遷成本和居民感受,更遑論詳細規劃。况且,傑志也不是傻的,要不是得到某種承諾,一家小小的香港球會,會願意投放二千多萬去玩兩年嗎?即使傑志傻,馬會也不會中計吧?馬會可是捐助了六千多萬啊!都是市民的血汗錢!

這事件引伸出在發展過程中,如何選擇誰應被犧牲的不公義問題。同樣為康樂用地,傑志中心只能用短期租約形式存在,而香港有很多租予私人使用的康樂場地、會所,不單租金低廉,租約期滿時政府往往輕易批出十五二十年的續租安排,令這些只讓少數人使用的康樂場地千秋萬世。大家最熟悉的例子莫過於粉嶺高爾夫球場,要是政府真的要「盲搶地」來建屋,何不「覓地重置」它?那裏佔地達一百七十公頃,傑志中心嗎?一點五公頃而已。

當然,政府根本不敢動它分毫,背後涉及的人物、利益,都叫政府怕得發抖;向傑志開刀,沸騰的不過是民怨罷了。民怨,政府視如浮雲。就如橫洲發展犧牲非原居民利益、收回綠地起樓而不敢動利益龐大的棕地,說得動聽點是「先易後難」,真相是往往只做「易」的那部分。

還有數天,新會期便展開,希望民主派未來四年能竭盡所能,合力鎮住這隻大嘥鬼。

(原文載於2016109日《明報》副刊。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窮得只剩下房屋(文:袁海文)

其他文章:【兩岸關係】解讀蔡英文在《華爾街日報》專訪中的信息(文:邵宗海)

其他文章:「行先」着數多——「行人優先」的城市願景(文:陳智遠)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