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香港與內地融合進程的反思(文:鄭宏泰、尹寶珊) (09:30)

香港回歸中國,理應悉力消除過去因各豎屏障而產生的隔閡,加強彼此交流,藉此提升協同效應。「一國兩制」的構思,是希望在融合和強化兩地人民關係的同時,維持一定區分,用鄧小平的話是保持「10億同2000萬(台灣)和550萬(香港)的關係」(註1),讓香港繼續發揮獨特優勢。但是,隨着日子推移,我們似乎忽略了融合進程有其資源局限的內部邏輯:當資源仍未充分運用時,增加融合可產生更多邊際效益;但當資源已充分利用後,進一步融合則會超出其承擔能力,產生更多邊際成本,帶來更多矛盾與問題。當前兩地融合碰到不少棘手問題,原因之一是融合超出了香港這個彈丸之地所能承擔的最適水平(optimal level)。

其他文章:中共真在推行「窮台策」嗎?(文:林原)

有關香港與內地融合的效益和成本計算,社會和學術界的討論甚多,大部分從經貿角度出發,所以常有「回歸後本地生產總值倍增」、「財政儲備豐厚」等說法。兩地融合無疑為香港帶來可觀的經貿利益,但社會與政治效益又如何呢?後者雖不易反映在統計數據上,但卻容易牽動人心,惟坊間的實徵分析不多。

融合過頭 影響港人對一國兩制觀感

根據我們的研究,在香港與內地融合的進程中,明顯出現了經貿利益易見、社會與政治效益難算的問題。其次,某些代價在彈丸大小的香港產生了巨大衝擊,在幅員及人口龐大的內地則並不起眼,導致兩地民眾對融合的效益和程度各有不同看法,繼而產生張力,觸發矛盾。「自由行」政策的落實和深化,可作為邊際效益轉變的例證;而港人的身分認同和對中央政府的信任,則可作為檢視社會與政治效益增減的指標。

在回顧「自由行」政策實施10年的時候,我們指出該政策改變了新中國成立以還香港與內地交往的基本格局:由原來只有港人才能自由往來兩地的單向,轉為內地居民亦可自由往來兩地的雙向格局(註2)。這樣的歷史性轉變,在融合初期因資源尚未全面運用,故能釋放巨大協同效益,令經貿、政治及社會的邊際效益同步上揚,邊際成本則處於相對較低的水平。但是,港府似未察覺兩地不斷加強融合,已引發社會資源漸趨飽和、邊際效益下滑,邊際成本則拾級而上的現實問題。

更甚的是,港府和部分業界在融合進程中,養成了「靠阿爺」的依賴心態——面對嚴重危機時,均向中央政府要求優惠政策而變得不思進取。其一突出例子,是2008年「金融海嘯」驟起,香港金融與經濟遭受衝擊時,並非奮發自強以提升競爭力,而是要求中央政府進一步放寬「自由行」政策,所以有了2009年深圳居民「一簽多行」政策。惟入境旅客急增,卻令兩地融合出現了「過頭」現象,即超過了最適水平。結果是邊際成本急升、邊際效益遽降,並影響了港人對「一國兩制」的觀感。

如撇除不缺客觀統計的經貿效益,港人身分認同是檢測社會與政治效益轉變的有效指標,因為若「中國人」身分認同上升,可反映「人心回歸」,對國家抱更強的歸屬感;相反,若轉向認同本土,僅自覺是「香港人」,抗拒「中國人」身分,甚至是留戀殖民統治,則出現「人心未回歸」問題。所以我們不妨以此作為分析切入點。

扼要地說,回歸後,香港與內地加強融合,市民的「中國人」身分認同穩中漸升。2003年推出「自由行」政策後,雖然旅客升幅加快,但市民的「中國人」身分認同仍保持升勢,並在2008年達到高點。惟其後則情况逆轉,出現「中國人」身分認同掉頭回落、「香港人」身分認同持續上升的情况,年輕人的變化尤其明顯(圖1、圖2)。

關鍵在港人享有融合效益出現逆轉

若將這現象放到兩地融合進程的轉變看,不難找到關鍵所在:港人享有的融合效益出現了重大逆轉。簡單來說,是由於資源尚未飽和、社經機會急待開發,所以增加訪港旅客帶來了可觀的邊際效益。到漸趨飽和水平時,各種邊際效益增長放緩,邊際成本則持續增長,近乎等同於邊際效益。然後在無節制下增加訪港旅客,令邊際效益從高峰回落、持續弱化,邊際成本卻不斷上升,各種社會及政治問題乃陸續爆發。以港人對中央政府的信任為例,調查結果顯示,在1998至2009年間,信任度均值(2分為中點)一直輾轉上升;惟自2009年推出深圳居民「一簽多行」政策後則急速下滑,年輕人的態度逆轉尤其明顯(圖3)。顯示加強融合反帶來負面的社會及政治衝擊,情况與身分認同的重大轉變——即「香港人」身分認同攀升、「中國人」身分認同下滑——並沒二致。

其他文章:【傘運兩周年】兩年後的今日,我不能忘記(文:任建峰)

港府未能掌握問題產生的社會衝擊

我們應如何理解這種轉變呢?最直接的解釋當然是因香港乃彈丸之地,當其資源已被充分利用後,進一步融合自然會產生邊際效益下滑、邊際成本上升的問題,後者尤其挑起了港人對內地居民乘融合之機到香港「爭資源」的疑慮和恐懼,甚至激化疑共、恐共和反共情緒,令問題變得複雜。最佳例子莫如「雙非嬰兒」問題的演變:由於《基本法》並不限制非香港永久居民父母所生子女在香港的居留權,2001年「莊豐源案」法庭確定「雙非子女」可獲香港居留權的法理依據後,內地孕婦乘「自由行」之便到港生育、子女可取得「香港人」身分的浪潮因而大盛,此舉被形容為內地孕婦到港「搶牀位」,令香港公私營醫療體系承受巨大壓力,引起本地孕婦及計劃生育的年輕人擔憂和不滿。

港府不但未能掌握此問題所產生的社會衝擊,沒有作出適切應對,反而繼續要求擴大「自由行」政策,令到港旅客持續急升,並令「搶牀位」問題,演變成「搶奶粉」、「搶學位」,甚至是擔憂日後出現「搶福利」、「搶職位」、「本土文化消失」等更嚴重的社會問題。至於旅客可在即日自由多次來回香港,更衍生了備受關注的水貨客問題,令鄰近邊境地區的交通及民生大受影響,進而激發兩地融合的矛盾,導致各種「狗」與「蝗蟲」的網絡對罵、連串以年輕人為骨幹的「光復」行動,令融合「過了頭」所衍生的問題不斷惡化。港人對兩地融合遂產生抗拒之心,既不利兩地關係,又給「一國兩制」實踐帶來巨大挑戰。

追求融合 應着重質素

總結而言,「一國兩制」無疑是具創見的歷史性制度安排,惟如何處理那個「10億」和「550萬」的關係,則是重大考驗。在這制度下,加強兩地融合乃情理所在,惟我們不能無節制地令「550萬」淹沒於「10億」大潮之中,因為這樣只會令「兩制」變為「一制」。所以我們在追求兩地融合時,不能單從數量入手(如旅客人次),而應着重質素(如能產生更大、更平衡的經貿和社會效益),畢竟香港只屬彈丸之地,社會承載力很容易便達到極限。

註1:鄧小平,2004年,《鄧小平論「一國兩制」》,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頁39

註2:鄭宏泰、尹寶珊,2014年,《「自由行」十年回顧:探討香港與內地的融合進程與嬗變》,香港: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

作者鄭宏泰是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助理所長,

尹寶珊是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研究主任

(原文載於2016930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從「張林之爭」到「深改千日」(文:歐陽五)

其他文章:「中國人」與「香港人」的對話(文:彭泓基)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