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元朗兩墟興衰記:憶墟集思衣食(文:麥敬灝) (17:34)

六七十年代,政府興建新市鎮,市鎮各有中心,此等市中心所在地,皆非憑空而來,其處在大興土木前,多為墟集。

孔子在《繫傳》以墟集喻周易噬嗑卦,「噬嗑」即嚼與吞之意,今人所食之物多從墟集買來,商業交易亦生於此,《繫傳》云:「日中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貨,交易而退,各得其所,蓋取諸噬嗑。」「日中為市」之意,即南方人謂之趕墟,北方人則曰趕集,西北人稱趕屯。墟之意為何?屈翁山《廣東新語》謂墟(虛)乃「市之所在,有人則滿,無人則虛,滿時少,虛時多,故曰虛也」,又曰墟即廛,「市中空地,地之虛處」。若無墟集交易,人間即無文明可言。

其他文章:萬分之一?計錯數啦!(文:陳景祥)

新界眾墟集之中,以元朗墟為最大者。據聞元朗本名圓蓢,因此地曾有圓形小丘,「蓢」字來自「蓢箕」一辭,其義為紅樹叢。故此地以前有小圓丘與紅樹林。圓朗墟一名,早見於明末縣志,此墟本在大橋,清朝遷海令使此墟變廢墟,昔日大橋圓朗墟之所在地為何處,今已難考。

錦田鄧文蔚先生於康熙乙丑年(西元一六八五年)考得進士做官,當時遷海令雖已撤除,但遷海期間民間屋宇田地盡毀,眾人遷回家鄉後,生活艱苦。鄧文蔚為助農人謀生,成立光裕堂以建元朗墟,於墟旁建西圍(今西邊圍)與南圍(今南邊圍)兩村。或因元朗墟乃錦田鄧族官辦,財雄勢大,故建成後,日漸繁華熱鬧,墟內大王廟碑記云:「往來行旅,莫不挾所求而來,愜所求而去,豈非儼然一大都會哉!」墟集所在地,位於元朗涌岸邊,故元朗十八鄉或錦田八鄉農田產物,及天水圍流浮山珠江口一帶漁民之海鮮,皆運至此地售賣。據聞曾有西洋商人及南洋商人遠道而來,以洋貨作交易。元朗墟有八方來客,墟內遂有客棧與茶樓,各式商店與今日集市商場無異。

二十世紀初,元朗及錦田人口漸增,元朗墟來客漸多,按常理推斷,墟集應隨之而擴建,但據聞當時元朗墟經營不善,例如常有惡霸壯漢身穿黑衣,隨意伸腳踩某農人貨物,說一聲「兩文」,就將所有貨物據為己有。亦有聽聞當時地主偏袒同鄉經營者,故只向外鄉租戶加租。種種不公事,使元朗士紳決意成立公司,另建新墟,此公司即合益公司,而元朗新墟則於一九一五年成立。列位新墟建立者之中,以伍醒遲先生最廣為人知。伍先生原名伍其昌,生於南邊圍,其父於元朗舊墟經營生意,才華出類拔萃,早在十六歲(一八七五年)做秀才。一八九九年,英國租借新界後,大埔、林村、錦田八鄉、元朗十八鄉、屏山一眾村民組成聯軍與英軍打仗,此戰史稱新界六日戰爭,伍其昌為十八鄉領軍之一。戰後,其名載於政府某份抵抗軍領袖黑名單內,同年遭英國政府控告為某謀殺案之同謀,初判死刑,後得眾鄉紳求情而改判終身監禁,直至一九一二年,梅含理爵士上任港督,伍其昌方可獲釋。伍先生走出冤獄後,改名醒遲,重任元朗士紳,既為新墟建立者之一員,亦曾與鄉紳募款以重修大樹下天后廟及擴建博愛醫院。

新墟落成後,自三十年代起日見興旺,農人在新墟各自搭亭擺賣,有穀亭,又有雞亭鴨亭豬仔亭。後來雞農見新墟客販太多,南移雞亭至新墟旁曠地上擺賣,此地後稱雞地,足見當年新墟生意甚旺。亦有油廠在新墟賣豆油,飼料肥料及農藥農具商販亦多。有商舖經營米機,為種禾農人輾穀米。

當年新界農產豐富,聞名全港。元朗有絲苗(例如金利隆牌),流浮山有生蠔,天水圍有烏頭,青山有魴鯏(撻沙魚一種)。鶴藪白菜,打鼓嶺雷公鑿苦瓜,川龍西洋菜,亦廣為人知。此等農物,在當年新墟多數買得到。新界出產之穀類,有花腰仔、石穀、早禾、油粘、絲苗、大糯、細糯之分,而元朗絲苗則以齊眉米最出名,此種米身細長,其質韌中帶柔,據說當時此佳米遠至美國有售。今人多慣於超級市場買袋裝進口米,食泰國米澳洲米越南米,只知牌子之別,遑論煮粥煮飯各有新舊米最佳混合比例云云矣!

其他文章:【立會選舉評論】容海恩和何君堯的得票模式剖析(文:蔡子強、陳雋文)

俗話有謂「斷人衣食,猶如殺人父母」,但今城市人之衣食來源,由重重本地及海外商人經手,若有衣食暗中遭斷,「殺人父母」者為誰?難知矣,但在超級市場肯定尋不得。坊間常流傳蔡瀾先生一番話,謂今香港人彷彿不懂分辨何謂粗糧何謂精食,處處皆有食店以味精辣油酥炸粉漿騙舌,逼人速付錢,強吞糧。飲水思源,食者亦應思米飯菜肉之本源,以前香港人若欲觀其所食之本,乘車往新界農村一覽,即可略見,決不會以為超級市場是「衣食父母」,以為米麵菜果雞鴨鵝皆由貨架所生。近年香港人偏好往臺灣或日本鄉郊旅遊,或同為探看其飲食之本而已。

一九八四年,政府建元朗新市鎮,拆新墟五街市廛,令新墟所在處化作市中心一部分,建滿住宅樓宇。今元朗市東部新墟痕跡,只見於街名及數間老字號商店。例如谷亭街之名源自昔日擺賣穀米之亭,水車館街之名則來自新墟之救火車。東堤街與西堤街之名來自昔日元朗涌兩岸海堤,以前兩堤皆為上落貨之處。泰祥街之名來自昔日泰祥油廠,而泰豐街之名來自泰豐灰窰。雞地之雞則化作鳳,此處街名皆以「鳳」字作始,如酒樓菜名般,雞不必統統稱雞。合財街之名,來自昔日新墟五街其中一名,但其位置已改。至於合益路一名之來源,則不必多贅。新墟興旺,舊墟冷清,屋宇皆改建成民居,當年客棧與押舖至今猶在,街景不改,故有旅遊家戲稱舊墟為「滿清一條街」。

新界各處農墟,於七八十年代漸見式微,往後三十年,城市人雖因時運高而發富,卻漸漸四體不勤,五穀不分,買米糧肉菜只知牌子而不知其源,煮食烹調術一竅不通,民間飲食常識智慧統統遺忘,食物良劣,遂莫能辨。從此,有人甘願早午晚三餐飯菜皆由商人主宰,任其餵食。良食劣食,從此皆不得其所。怪不得今人談飲食,往往有「食鯪魚骨炒飯」之慨焉。

作者部落格:https://simonmak1212.wordpress.com/tag/%e6%8e%8c%e6%95%85/

(此文乃掌故系列之一。初時拙文刊登於信報副刊,至本年七月,專欄因改版終止,往後文章改於網絡媒體網站發表。此系列其餘文章,載於部落格內。)

參考書目:

邱東著《新界風物與民情》,香港:三聯,一九九二年出版。

屈大均著《廣東新語》,北京:中華書局,一九八五年出版。

夏思義(Patrick H. Hase)著《被遺忘的六日戰爭:一八九九年新界鄉民與英軍之戰》,林立偉譯,香港:中華書局,二零一四年出版。

南懷瑾著《易經繫傳別講》,臺北:老古文化,一九九一年出版。

陳雲著《農心匠意:香港城鄉風俗憶舊》,香港:花千樹,第二版,二零零九年出版。

陳雲著《劫後餘生:香港風俗錄存》,香港:花千樹,二零一四年出版。

鄧達智、鄧桂珠著《元朗食事好時光》,香港:萬里,二零一四年出版。

蕭國健著《探本索微:香港早期歷史論集》,香港:中華書局,二零一五年出版。

蕭國健著《居有其所:香港傳統建築與風俗》,香港:三聯,二零一四年出版。

饒玖才著《香港的地名與地方歷史(下)》,香港:天地圖書,二零一二年出版。

(原文載於評台網站。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橫洲風雲】元朗模式(文:王慧麟)

其他文章:最大危險是習以為常(文:馬嶽)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香港歷史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