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香港終究會出一個夏霖(文:陳帆川) (09:26)

內地維權律師夏霖被判監12年,引不起關注。對於香港人來說,不過是又一個聞所未聞的悲劇人物,遭受政治審判,妻離子散。這種神州故事,大家已經麻木。除非有一天,主角變成香港人。

其他文章:「港獨」問題:結果視乎過程多於因素(文:洪清田)

夏霖是內地著名律師,曾經代理轟動全國的崔英杰案和鄧玉嬌案。前者是一名小販,刺死了執法中的城管人員;後者是一名賓館服務員,刺死了企圖犯姦的淫官。他倆都是官逼民反裏的典型弱者,於是夏霖挺身而出。

自居技術派 行事低調

據內地資深傳媒人江雪的描述,夏霖並非踏入社會即拋頭顱灑熱血。他跟許多中產一樣,耽溺於安逸生活,直至偶讀一篇警世鴻文,當頭棒喝,方覺墮落太甚,毅然走上公義大道。然而,他跟其他屢藉媒體力量壯大聲威、被歸類為「死磕派」的律師,一直保持距離,也相對低調,並以「技術派」自居,部分辯辭被奉為經典。

不過,自去年的7‧10維權律師大抓捕開始,昔日在鏡頭前為疑犯申冤的「死磕派」律師,逐一成為疑犯。及至名氣極盛的浦志強也鋃鐺入獄,曾代理不少人權案件的夏霖,無論自居什麼派,也難獨善其身。對付異見者,當局一視同仁,莫論溫和派勇武派,即使手段鬆緊有時,尺度卻始終如一。

媒體早整肅 律師失掩護

一度耀眼的維權律師團,頃刻間兵敗如山倒,也沒在民間激起翻天巨浪。維權律師要在專制禁區長袖善舞,必得媒體護航。然而,中央對敢言媒體早有整肅,擦邊球絕迹。新聞人自身難保,遑論跟律師們相互掩護。

其他文章:【中國評論】江胡文選 五大不同(文:孫嘉業)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和公安部頒布新規,自我賦予權力,辦案時有權索取微信、私人電郵、即時通訊等數據,作為呈堂證供。當監控由微博等公開領域,蔓延至私密通話,白色恐怖令人毛骨悚然。遺憾是反抗聲音幾乎絕滅,老百姓對「依法治國」照單全收。

香港大陸化 尚欠司法崩壞

《華爾街日報》上周專題報道香港「大陸化」,多角度闡釋北京如何將香港倒模成中國另一個城市。回歸以來,行政、立法、司法、傳媒,僅司法力保不失,其餘皆禮崩樂壞。看今屆立法會選舉,選管會變篩選會,政治中立蕩然無存,中聯辦幕後操盤也不再掩飾。至於媒體也毋庸多談,紅色資本全面進場,新聞立場光怪陸離。

香港大陸化,由林榮基上電視認罪,到朱凱廸抗拆遭恐嚇,彰彰明甚。隨着中港融合加快,優良司法系統既是香港睥睨北方的條件,同時也是落實大陸化的莫大阻力,故終將被極權者推向深淵。所謂的維權律師,會在香港司法崩壞時出現,拋頭露面不過想挽回一點公道。豈料任憑技術到家,法律已變成權力遊戲,訟辯盡頭是烈士陵園。以前覺得危言聳聽,現在看看,或者是時間問題。

作者是記者

(原文載於2016927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烏坎事件5周年(文:呂秉權)

其他文章:【立選之後】新東選舉模式:泛民主派的行為革新(文:忻浚賢)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維權 維權律師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