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最大危險是習以為常(文:馬嶽) (08:37)

近年的民主化研究,開始確認全球的民主化已進入困境,所謂第三波的退潮(the third reverse wave)已出現。有關的提法在大約10年前開始,後來因為2009至2010年爆發了「阿拉伯之春」,樂觀情緒高漲而暫為緩和,但「阿拉伯之春」沒有真正令中東民主化,部分國家如埃及更出現倒退,令學界的判斷出現轉變。

其他文章:「港獨」問題:結果視乎過程多於因素(文:洪清田)

其他文章:接手‧合作(文:楊岳橋)

所謂第三波退潮,倒不是說有大量國家由民主變成專制,而是不少專制國家更加高壓(例如中國),不少半威權國家愈來愈牢固(像俄羅斯),民主素質(quality of democracy)的不同層面例如法治和公民自由等持續惡化,令人覺得距離自由民主的政體之路愈來愈遙遠。

最大危險是習以為常

不同學者認為半威權政權的最大陷阱,是在長期半紅不黑的狀况下,很多人出現「過渡疲勞」(transition fatigue),喪失動力持續爭取制度改革。另一問題是民眾對很多不合理安排習以為常,慢慢接受現狀視為常態。群眾對各種不公義事件或自由權利的侵害,初則憤怒,繼而習慣,然後冷漠和接受現狀,並將之合理化以自我解嘲,最後是對出來抗爭的人持一種鄙視嘲弄的態度。半威權體制由是可以永續,以至持續鞏固。

香港的有限選舉帶給人驚喜的地方,就在於像去年的區議會選舉或今年的立法會選舉,偶爾會有一種能量的爆發,顯示很多市民仍然存有希望,覺得自己的力量可以改變政治前景。我日前看電視新聞,俄羅斯國會選舉前訪問某選民,她說覺得投票沒用,因為政府似乎已經控制一切。事實上這選舉當然不是無關痛癢的,普京的政黨就在這次投票率不足五成的選舉中多贏了超過100席,拿得超過四分之三議席,因而可以隨意修憲了。

ABC之外的政治議程

這次立法會選舉迸發的公民能量,如何可以承載以推動社會改革進步呢?

今屆立法會選舉,主要議題其實只有一個:反對梁振英連任。投票支持反對派候選人的選民,希望增加制衡、反對和抗爭的力量。港獨議題雖然引人注目,但是由於不少候選人其實都沒有明確表明支持港獨,選舉論壇也未見有效的辯論,並沒有真正成為主要選舉議題。在ABC的大纛下,很多民生問題和政策討論都在這次選舉中靠邊站,而代表基層的力量(包括一眾基層民主派如民協、街工和工黨,和建制派的工聯會)都戰績低落。

但近數月的政治發展都顯示:梁振英似乎已經喪失所有的政治支持,而對近月來各種不利形勢和醜聞,差不多完全沒有還擊之力,也不見有政治力量出來支撐他以扭轉頹勢,甚至有傳言說他將連當候選人的資格也沒有。對公民社會和反對派而言,如果梁振英明年連任,當然只能走向全面的抗爭,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基本自由、社會自主與香港自治。如果梁振英競逐連任,短期目標也會是盡力以各種方法阻止其連任,包括在選委層面作各種的合縱連橫。

但如果梁振英根本連選也不能選呢?那麼反對派的短期和中期目標還剩下什麼?以即將來臨的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為例,反對派要發動人參選,短期內號召口號當然是ABC,但這群手握投票特權的非建制派選委,將來投票時,除了ABC外的投票標準是什麼呢?要選出一個什麼樣的特首,以什麼方針和政策綱領管治香港到2022呢?如果梁振英不會連任,3個月內,可能貫穿整個立法會選舉的議題就會完結。

其他文章:【橫洲風雲】「棕土優先」的前世今生(文:鄒崇銘

其他文章:【土地問題】土地問題是權益分配問題(文:鄭立)

新的危險與制度改革

這是一個新的危險。經歷過梁振英後,小圈子產生一個曾俊華或者曾鈺成,大家都已經額手稱慶,舒一大口氣。慢慢公眾會習以為常的喪失了改革體制的動力,只將希望寄託在一個沒有那麼糟糕的人身上。

這不是沒有發生過的。2005年董建華下台,曾蔭權上台後令社會動員短期內靜了下來,但2005至2012年曾蔭權當特首的7年,正是新自由主義最肆虐的時期。領匯上市、貧富懸殊加劇、中港加速融合,房價高升,累積很大的民怨至梁振英一朝。然後周而復始,民怨爆發,差勁的領導人下台,新的較受歡迎面孔捱它兩三年,然後管治危機再現,但體制沒有改變,甚至因為各種扭曲已經愈陷愈深,民眾可以接受的扭曲也會愈來愈多,社會其實已經比前倒退了。

新一代抗爭者進入議會,會有更多持續的有效抗爭,可以繼續暴露現體制的不公義不合理,令不民主的政體持續陷於危機中,但要推動根本的政經制度改革,需要有更深的思考和新的進路。我甚至覺得香港的政治現况已到了某個狀况:反對派已經不需要挑戰現體制的認受性,因為大家都知道它的認受性已經所剩無幾;不需要再暴露政府高層缺乏誠信,一個已經在破產狀態的人是不能再破產的;也不需要努力暴露政權的危機,因為政權會主動為自己製造危機。問題是:政權出現危機不代表我們可以改變制度,有新的制度取而代之。我們除了重複的暴露現體制「唔掂」外,究竟如何可以推動根本的制度改革?

下一階段的綱領

揭露橫洲事件後的官商鄉黑當然重要,但大家都應該知道這只是整個腐敗體制的冰山一角,大家都會知道現存的政經體制不改,同類的事件會持續出現,因為功能界別和選舉委員會的選舉辦法,本來就是造就大量官商政與其他既得利益集團互相勾結的制度基礎。

反對派和公民社會,是時候思考在下一階段如何結集力量,提出新的綱領和主張,可以在「倒梁」之後推動根本的制度改革。第一步可能是思考如何把2017年的特首選戰,變為指向消滅選舉委員會制度的戰爭。不要讓自己參選選委,變得熟能生巧,令公眾對這台戲習以為常,年復一年的看下去。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

(原文載於2016926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橫洲風雲】貨櫃碼頭種下的禍(文:李佩雯)

其他文章:時令讀物:勾結的故事——《管治新界:地權、父權與主權》(文:鄭政恆)

其他文章:高鐵破2萬公里然後呢?(文:野簷)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