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香港傳媒公信力又見新低(文:蘇鑰機) (09:50)

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定期追蹤香港新聞傳媒的公信力,有關調查自1997年起至今已進行了7次。在新科技環境下,社會情况急劇變化,近年傳媒業又發生不少事故,公信力的走向值得關注。我們發現公信力評分每况愈下,2010年我們撰文報道結果的標題是「傳媒公信力整體下跌」,2013年則為「公信力見新低」,今年的標題是「公信力又見新低」。

其他文章:【立會選舉】泛民斥弄巧成拙 「雷動苦主大聯盟」勢出現(文﹕李先知)

公信力評分每况愈下

最新的調查在8月15至25日進行,利用電話進行隨機抽樣調查,訪問了907名18歲或以上的市民,請他們分別對29個新聞傳媒機構作出評分,另有一條問題詢問整體新聞界的公信力(見表)。這次調查和歷次的方法及所採用的問題都一樣,結果可作縱向比較。最主要的發現是,在7次調查中這次的傳媒公信力的分數最低,錄得最高的評分是在2009年,及後在2010、2013及2016年均下降。

電子傳媒方面,整體的平均分數雖然上升,但只是因為之前兩個分數最低的電視台結業;其實6個電子傳媒的平均分數和3年前相比,基本上沒有太大變化。香港電台一直穩守第一位,分數和排名都是在所有新聞傳媒中最高的,但它今次的評分也下降了。now新聞台的分數和排名均上升,而有線電視的分數也上升了。無綫電視的分數和排名均較上次為低,而且是持續數次均下跌。

收費報紙方面,排名的格局和上次差不多,但其平均公信力分數是歷次最低,幾乎所有收費報紙的分數均下降。值得注意的是,《蘋果日報》在分數和排名卻逆流而上,大家可進一步探究因由。頭3位的收費報紙依次是《南華早報》、《經濟日報》和《明報》,它們的分數相當接近,考慮到抽樣誤差的存在,三者分數的差距未達統計學上的顯著程度,嚴格來說未能肯定地分出高低。大家不要過分解讀分數的差距,這在比較其他機構之間的分數時也應注意。

免費報紙今次的排名和上次調查相若,其平均分數比收費報紙及網上報紙為高。免費報紙的平均分數上升,相信是因為上次分數最低的兩份免費報紙已經倒閉,而現存的5份免費報紙的分數和上次差不多。雖然《英文虎報》的分數下降了,但它不單在免費報紙中排名最高,而且比其他所有收費及網上報紙的分數都要高。原因可能是它屬英文財經報紙,其性質較為討好,加上它近年發展平穩,沒有發生什麼負面事件。除了《英文虎報》之外,其他4份免費報紙的分數頗為相近。

有人可能會問,為何一份不是最多人看的英文免費報紙,會有最高的公信力評分?除了上述的因素外,對於市民來說,公信力主要是一個整體的印象,累積了他們對報紙的感覺和評價,市民不一定經常閱讀所評分的報紙,或對它們有深入了解。在調查時被訪者如果真的不了解某些新聞機構,可以選擇不評價它們。市民對傳媒的熟悉程度,反映在附表中每個機構的回應率。

其他文章:「死讀書」=「讀死書」?(文:趙永佳)

今次調查加入了一些網上媒體(或稱「純網報」),我們根據Alexa的網上流量統計,選擇了7家較多人看的。它們的公信力評分都偏低,平均分數是各種傳媒中最低的。立場新聞和香港獨立媒體分佔頭兩位,它們的歷史也較長,其餘的網媒評分很接近。

社交媒體作為消息來源的公信力頗低,和一些純網報相若,大概是彼此的性質接近。市民對社交媒體的熟悉程度很高,甚至比電子傳媒的平均熟悉比例更高,其回應百分比接近九成,和香港電台的差不多。

解決傳媒本身和社會問題 才可見到曙光

過往公信力偏低的主要原因,相信是和傳媒的道德操守有關,個別報章走煽情路線,令市民不滿及不信任。近年問題不在於煽情,原因之一是新聞自由問題和自我審查,這也反映於香港記者協會每年所做的新聞自由指數,近年的分數也在持續下跌。

另一個原因相信和報業的營運困難有關。報紙銷量和廣告收入均下降,業內不夠資源去做更佳的報道。新聞傳媒之間的競爭激烈,社交媒體和新的新聞平台湧現,現時大家都要鬥快鬥新,又要開源節流,困難之大可以想見。所以從數字上可見,電子傳媒和免費報紙的情况相對穩定,但收費報紙就面對很多挑戰。純網報的前景並不明朗,關鍵是其財政營運的可持續性。

傳媒公信力和新聞的質素及記者的表現較為相關,但和新聞機構的知名度或受眾數量並不完全掛鈎。用各個機構的回應率作比較,我們發現最多人認識或收看的新聞消息來源,其公信力評分通常不是最高的。

近10年傳媒公信力整體評分明顯向下,尤其是收費報紙的情况更差。傳媒公信力不單反映新聞業的情况,它也是一個重要社會指標。傳媒和所處的社會互為表裏,香港情况欠佳,傳媒也不會好。傳媒公信力下跌,可能也反映社會其他方面都有問題,市民不信任政府、議會和政治人物,大家愈來愈缺乏互信。從調查結果的走勢看,公信力現時可能不是最差,恐怕將來還會更差。公信力低迷是個警號,要令它回升就先得找出原因,解決傳媒本身和社會整體的一些問題之後,才可望見到曙光。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學生事務)

(原文載於2016年9月8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奧運接棒儀式的流行文化思考(文:王潔瑩)

其他文章:本地中小商戶能否抵抗紅色資本衝擊?(文:張彧暋)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