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南海爭議仲裁】中美南海角力 握手比握拳好(文:馬超) (11:16)

就中菲之間南海島嶼的主權紛爭,菲律賓政府訴之國際法庭仲裁。中國政府在不同場合多次重申,中國對南海仲裁案持「不接受、不參與、不承認、不執行」的立場。然而,一邊是堅定的立場和態度,另一邊卻是緊鑼密鼓的進行仲裁。總部設在海牙的國際仲裁法庭6月29日發表聲明說,他們將於當地時間7月12日裁決菲律賓與中國在南海的紛爭問題。雖然菲律賓新政府多次對老政府在南海問題的處理上提出詬病,但是,這似乎並不能抹煞歷史留下來的棘手問題。更加揮之不去的,是南海問題映射出來的大國之間的博弈。這個博弈的主角就是中美。博弈管博弈,南海問題的解決最終還是要坐下來,中美都知道,握手終比握拳好。

其他文章:南海仲裁後的亞洲何去何從(文:歐陽五)

中美台前鬧得歡 幕後握手不傷和氣

南海問題的熱度不斷升溫,還不時傳來渲染中美擦槍走火的言論,如何解決南海問題牽動着世界的神經。筆者參加6月初在新加坡舉辦的香格里拉對話會上,親身感受到中美台前鬧得歡、幕後握手不傷和氣的事實。這場國際性的對話會,以往都是西方社會尤其是美國為主導,中國方面過去並沒有很重視,派出官員層級也低。第15屆對話會由中央軍事委員會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孫建國上將領隊出席,這是他第二次出席香會。中國崛起以及軍方重視,中國聲音在香格里拉對話會與美國共同起到主導作用。

去年香會,中國軍方代表孫建國試圖與美國國防部長見面,但卡特決定只派一個助理前來會面,孫建國也派助手相迎,結果美方取消了會面。今年形勢逆轉,美國非常主動地想要與中國溝通。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關係學院李明江副教授透露,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哈里斯在香格里拉峰會期間拜訪南洋理工大學時曾表示,他的手下正在與中國軍方聯繫,希望這次參加會議能有機會與孫建國當面交流,並表示如能會見,哈里斯願意推遲專機回國的起飛時間;如果不能見面,美軍會感到很失望。比起去年來,美國想要溝通對話的誠意和意願多了不少。此後,我在美國國防部官員那裏了解到,6月5日對話會的午餐會前後,孫建國最終與哈里斯進行了當面會談。李明江也證實,哈里斯推遲了起飛時間,「中美之間還是有合作空間的」。

回顧歷史是坐下來談的基礎

中美各自需要表達堅定立場,更希望能夠以最佳方式解決南海問題,也是南海相關諸國的眾望所歸。深入挖掘南海問題的前世對於如何解決來世的問題,至關重要。對中國來說,回顧歷史,這才是可以坐下來談的基礎,尊重歷史才能把握現實。

實際上,南海問題的熱度是近幾年才急劇升溫的。就連2002年開始舉辦的關注亞洲安全的香格里拉對話會,也是2012年才首次開始關注南海議題。2009年,美國提出「重返亞洲」、「亞太再平衡」戰略,這其中的玄機略見一斑。

南海問題,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在20世紀60年代以前,南海原本一片平靜,除南越當局對中國南沙群島提過「主權」要求外,沒有其他國家與中國在南沙的主權問題上有極大的爭議。但自1960年代後期,南海蘊藏的豐富海底石油與天然氣資源被發現後,周邊國家開始加速強佔南沙相關島礁,並聲稱其「擁有主權」。

其他文章:【南海爭議仲裁】南海仲裁案會怎麼判?(文:黎蝸藤)

從上世紀70年代,南越在法國的支持下發起對於西沙群島的爭奪,中越關係破裂,蘇聯海軍進駐金蘭灣。這期間,中國一直實行「韜光養晦」戰略。中國開始漸進的「有所作為」,始於1980年代中越之爭,中國一舉拿下永暑、華陽、赤瓜等6個島礁,而後於1995年拿下美濟礁。

美國可能已經習慣了,類似1999年炸南斯拉夫大使館之後中國保持沉默的「韜光養晦」,但還沒有習慣中國近幾年在南海填島的「有所作為」。中國在南海保衛國家領土和權益,其實在2001年4月以中美撞機王偉犧牲事件開始,已經有了悄悄漸進趨勢,化保衛領土於堅定的態度和行動。直到2012年,中國集中的「有所作為」,包括實際控制黃岩島,再到近兩年直接衝向越南的「南南沙群島」,特別是在美國一不留神時,中國迅速填成了幾個島嶼,其速度之快,都讓美國始料未及。這讓「重返亞洲」的美國感到亞洲並不平衡,美國也在摸索應對中國集中「有所作為」的策略。

利益問題 最好坐下來談分配

但是,美國正處在大選之際,經濟復蘇尚未理順,外部反恐壓力腹背受敵。在香會這個時間節點上,考慮到全域,美國並不希望把事情鬧得太大太僵。美國去年香會與中國高層老死不相往來,再到今年的主動與中國軍方溝通對話,這些都更加說明,美國也在想辦法,應對中國的新動作。李明江副教授指出,美國想讓中國加入這個安全網絡,就是希望中國覺得,參與和合作是更好的選擇。

南海問題的一切,還原到歷史,可以看出其中的玄機脈絡,都是刻意和精心的安排,而背後永恆的話題是國與國權益的制衡。近幾年的南海問題上,中美矛盾、衝突呈現上升趨勢,隔三差五就有軍艦軍機對峙的消息傳來。美國對越南武器禁運的解禁,菲律賓更是狐假虎威,頂着中國的反對提出仲裁。南海問題的本質,主要體現在主權、經濟和軍事3方面利益,而利益問題最好的解決方法是坐下來談分配。中美之間戰則兩害,兩個大國,握手終比握拳好!

作者是香港學者

(原文載於2016年7月11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英國脫歐】從英國脫歐看香港問題的普遍性與特殊性(文:袁彌昌)

其他文章:【英國脫歐】Brexit——純粹市場大震盪 還是普世價值崩盤?(文:萬里)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南海爭議仲裁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