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七一遊行】為何本土派要在七一遊行擺街站? — 小額捐款的意義(文:文若鋒) (14:45)

2016年七一遊行已告結束,就是次遊行,筆者認為有兩點是要注意的。第一是林榮基先生在遊行前表示,因為感受到威脅,而被迫缺席遊行,敢問香港政府一句,現在基本法還有沒有保障香港人的遊行集會自由呢?第二是本文討論的重點所在:本土派在七一遊行設街站。

其他文章:【電視劇】噤聲.平反.瑯琊榜(文:木兆)

本土派素來鄙視泛民「行禮如儀」的抗爭模式,七一遊行對政權不騷不癢、毫無威脅、更對推動民主沒有半點功用,為何本土派還要參加?再者,今年遊行的主題依然是梁特,老實說,差不多近年的遊行都有提到梁特下台,但至今梁特任期已屆尾聲,不但拉不到梁特下台,反而更盛傳梁特有連任之意,所以七一遊行在本土派眼中絕對是行禮如儀,沒有半點參加的意欲才對。

七一遊行的主題,雖然已經變得百花齊放,遊行路線沿途都有不同團體組織的街站,而且民陣都表示不介意不同組織在七一遊行發表不同意見。但七一遊行歷年來都由泛民主導,本土派在七一擺街站難免有與泛在站在同一陣線的味道。再者,本土派過去亦會在六四當日另外舉辦集會,與泛民分家,為何不另外舉辦本土派的七一遊行呢?

筆者認為要解釋本土派在七一遊行擺街站的話,可以從兩個角度出發。第一是向公眾解釋組織理念,第二是吸納捐款。

筆者認為向公眾解釋組織理念可以是現身遊行的原因之一,但絕不是主因。畢竟熱普城(熱血公民、普羅政治學苑及城邦派)及青年新政等政黨在香港已有一定知名度,其政治理念及定位亦已廣為人知,加上上述政黨近日都有在各區設街站進行宣傳,相信知名度已大幅增加。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有沒有需要在泛民主辦的活動設街站進行宣傳呢?

既已宣傳不是主因就剩下吸納捐款了。就政治捐款而言,除了分析捐款的多少之外,小額捐款的多寡亦十分重要。小額捐款愈多代表愈多普通市民支持該個政黨,比起一筆過的大額捐款有意義得多,而且如果一個市民會捐款支持一個政黨的話,就有很大的機會投票給該黨,畢竟投票是免費的。再者,一次大額捐款再多也只代表一票,而小額捐款的次數愈多就代表愈多票。七一遊行是吸納小額捐款的一大機會,亦可從中得知自己政黨的支持度。

還有兩個月就是立法會選舉,是屆選舉不論各區都有泛民本土名單參選,選舉形勢十分險峻。本土派的基本盤有多少,在年初的新東普選已經可以得出一個約數,但是要令多個本土派人士當選的話,就需要吸納更多選票。建制派選民基本上是沒有可能一下子轉投本土派的,極其量也只會轉投傳統泛民,所以本土派的目標就只有傳統泛民的選票。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所以是次本土派只有忍辱負重,深入泛民主辦的活動,設街站,再從收到的捐款之中估算自己現在可以吸納到多少傳統泛民的選票。

本土派在七一遊行時得到的捐款數字與他們的目標差距將直接與選舉時的政綱掛鉤,如果他們認為捐款數字偏低,但希望得到更多選票的話,方法就只有將自己的政治取態向泛民靠攏。

(原文載於評台網站。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脫歐說歐盟】僅是宏偉的幻象(文:馬家輝)

其他文章:【銅鑼灣書店事件】禁書案香港一定要內地問責(文:呂秉權)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七一遊行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