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迷你倉奪命火】沒有犧牲可以被光榮掩蓋(文:李伯匡) (10:30)

1937年,蔣介石終於下定決心抗日。全國水深火熱之際,他仍在《廬山聲明》中寫道:「犧牲未到最後關頭,決不輕言犧牲。」相反,在淘大工業村火災受控之前,主流輿論就形容這次是「消防員為社會付出的典範」,認為犧牲是一種光榮。

其他文章:【優質的士】優質的士司機(文:黃明樂)

有人說聲援總是好的,大概是對聲援者本身好。每次進入災場範圍,前線人員繃緊的神經就隔絕各種滋擾,不為鼓勵或圍觀所動,這就是專業的態度。火場形勢瞬息萬變,前線人員更相信自己的判斷,本來就不受熱心過度的「專家」所影響。

群眾的狂熱催生了悲劇

所以坊間的鼓譟,頂多動搖災場以外的管理層,而上級的上級隔得更遠,就更為偏聽。辦公室裏,災禍化為數字,方便計算成本效益。當火場投入愈多,上級就愈急切於成果:「已經失去兩名手足,這場仗就更加要贏!」為了給群眾和傳媒交代,無形的壓力就由上而下滲進了前線。

當然,很多壓力源於想像和誤解。輿論卻像冷縮熱脹的石頭,撐大團隊之間的裂縫。例如鼓風機、內訌、樓宇倒塌危險等消息,未有確切求證,就蔓延整片大地。當第二名同胞犧牲,群眾的狂熱更催生盲目的仇恨和崇尚,仇恨在場的圍觀者,崇尚犧牲和團結,渴望證明香港有愛。

於是我們終於吐出「英雄」、「光榮」這些字眼,建構了一套無懼犧牲的所謂「消防員價值」。我們何曾反問:為什麼要犧牲?為什麼要打這場仗?前線人員犧牲時,誇誇其談的人在什麼地方?

莫用他人光榮來粉飾太平

可悲的是,戰敗比戰勝更需要英雄,以轉移公眾的視線。當水車F410也被神格化,就知道「尊敬」是什麼一回事。一場無平民受困的火警,反而折損兩名資深的消防員,無疑是大敗。社會在傷悼之前,反而選擇狂喜,藝人紛紛用光榮加冕,粉飾太平。

是的,面對災害和霸權,我們總是感到無能為力,希望麻醉自己。於是有人送水,有人圍觀,或是對着面書這個迴音壁,大喊聲援,渴望在洪流裏挽留自己的位置。但在大火撲滅之後,有人仍然滿腔熱情,還要辦一場集體慶典,去紀念自己的參與,就太傷害涉事的同事和家屬了。

必須改善前線人員待遇

接下來我們要面對現實,徹查火災成因,檢討倉務安全,更要促使政府重視民生,不要搞「大白象」工程。改善待遇、增加人手、引入消防機械人,都需要政府增撥資源。

類似困境在醫護人員身上,是人手、培訓和休息時間不足,仍要削減開支。2003年SARS肆虐,特區的庸官束手無策,對疏散隔離和疾病防控都經驗不足,逼出了很多英雄(犧牲者)。黎棟國說要加強工廈消防抽檢,加重員工的負擔,也沒有看清問題的本質。

建制派近日以「致敬」為名,大力「感動香港」,把白事當成喜事來辦。有關活動之共通點,就是設定簡單的道德任務,讓自己徹底和火災的負面印象訣別,不再追究責任。在今年的七一遊行,或是9月的立法會選舉,我們將看見:人民有沒有選擇遺忘。

創造一個毋須英雄的社會

消防員犧牲是否光榮這問題,重點是為了什麼而犧牲。昂貴的租金、蚊型的劏房,讓廢置工廈變得炙手可熱,到底是誰造的孽?只要一日有地產霸權存在,人間就處處是火場。

真正的光榮,是教官從戰場活下來,把幸福帶給家人。我希望下一代重視的是這種光榮。香港人有能力創造一個毋須英雄的社會,平凡人有平凡人的戰場。一個沒有雷鋒的社會才是幸福的,因為沒有犧牲可以被光榮掩蓋。

(原文載於2016629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迷你倉奪命火】一百二十秒(文:馬家輝)

其他文章:【迷你倉奪命火】張曉明和諧風吹向火場變「關公災難」(文:潘小濤)

其他文章:【迷你倉奪命火】果欄:什麼英雄什麼專家(文:阿果)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迷你倉奪命火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