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香港回歸19年 三得三失須反思(文:屠海鳴) (09:21)

香港回歸已經19年了。想起九七回歸前,許多投資者對香港的前景並不看好,其中不少人攜資離港,在當時成為一種「時髦」。然而,19年過去了,香港並沒有像有些預言家描繪的那樣成為「人間地獄」,「東方之珠」依然光彩照人。香港GDP從1997年的1.37萬億港元增長到2015年的2.39萬億港元,人均產值居全球第七位,財政儲備達8461億港元,失業率長期維持在3.3%至3.4%低水平,香港連續22年被評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可以說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取得了巨大成功。

其他文章:回歸19年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傾斜(文:馬超)

回望來路,怎樣使香港在未來的路上走得更好?在看到一國兩制的實踐取得成功的同時,也應看到19年來遇到的困難和問題,並剖析其深刻原因。筆者認為,香港回歸19年有「三得三失」,值得總結和反思。

背靠大樹好乘涼 三大優勢令港受益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曾對香港的區位條件極為羨慕,他概括香港的優勢:背靠大樹好乘涼。李光耀可謂眼光獨到、一語中的。香港回歸之後,背靠中國內地,面向世界市場,既保持了市場活力,又有了堅強後盾,創造了三大優勢令香港長期受益。

其一,抗風險能力提升。回歸至今,香港經歷了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2003年的SARS、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機。每一次緊要關頭,中央政府都及時伸出援手,鼎力相助,成為香港的堅強後盾。以亞洲金融風暴為例,那是一場以金錢、意志和智慧為武器的你死我活的金融大戰,前後經歷了3次激烈戰役,泰國、馬來西亞、印尼、韓國、菲律賓先後遭到金融大鱷的洗劫,致使經濟倒退了10年。當這場風暴颳到香港時,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鎔基斬釘截鐵地說:「中央將不惜一切代價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其情感之真摯、態度之堅決、動作之快捷,至今讓人難忘。由於有中央在背後力撐,香港最終擊退了金融大鱷的進攻,守住了港人的錢包,保住了金融中心的地位。

其二,發展空間放大。與內地相比,香港堪稱彈丸之地。香港的許多重大基礎設施建設項目不得不填海造地,耗資巨大,歷時長久。回歸19年來,隨着國力的增強,以及粵港澳經濟聯繫愈來愈緊密,中央通盤謀劃粵港澳協同發展,推動三地優勢互補,合作共贏。粵港澳大橋建設,讓粵港兩地更為便利;深港高鐵建設,將使中國內地、香港和東南亞連成一線;深圳前海自貿區設立,助力香港建設人民幣離岸中心。這些做法無疑放大了香港的發展空間,擴大香港經濟的迴旋餘地,使經濟發展的韌性增強,利及長遠。

其三,發展機遇增多。回歸以來,中央挺港政策多多,為香港提供了發展機遇。比如,2003年6月,中央政府與特區政府簽署了《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主要內容是:兩地實現貨物貿易零關稅,擴大服務貿易市場准入,實行貿易投資便利化。破除了兩地經貿往來的制度障礙,加速了資本、貨物、人員等要素的流動。2003年至今的10多年間,是中國經濟規模快速擴大的時期,香港從CEPA中得到的實惠不少。當下,中國倡導的「一帶一路」建設又是一個巨大機遇。中央政府支持香港主動對接「一帶一路」,打造綜合服務平台;瞄準金融,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和「一帶一路」投資平台建設;聚焦人文交流,促進「一帶一路」民心相通;深化與內地的合作,共同開發「一帶一路」市場。中央支持的這4個方向,其實就是香港的四大機遇。香港若能抓住機遇,一定能收穫紅利。隨着中國國力的增強,相信今後提供給香港的機遇只多不少。

迴避矛盾埋隱患 三大失誤令港受困

近兩年來,香港的泛政治化愈來愈嚴重,社會對立情緒蔓延,「港獨」勢力浮起。出現這一些問題的根源在哪裏?回顧19年走過的路,不得不承認香港有三大失誤。

其一,行政主導不彰。按照《基本法》的規定,在中央政府直轄之下,香港實行以行政長官為核心的行政主導,行政與立法既相互制衡又互相配合,司法獨立的政治體制,也可以簡明扼要地概括為「以行政長官為核心的行政主導體制」。但是,香港一些人卻習慣於將其解讀為「三權分立」。在實際運行中,特區政府的施政之策時時受到立法會的掣肘,立法會拉布、流會不斷,以致貽誤時機,最終施政不力的責任卻要由特區政府全部承擔。這也就造成了香港的政治怪象:有限政府要承擔無限責任,一些議員只壞事不成事,最終使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的議題變成了政黨爭鬥的籌碼。

其二,基本法教育缺失。基本法在香港具有憲制地位,但在香港的中小學教育中,基本法和國情教育被放在了「簡單了解一下」的地位。今天的大學生是回歸以後成長起來的,從他們的身上可以看到基本法教育缺失帶來的嚴重後果。一些人國家觀念淡薄,沒有弄清「一國」和「兩制」的關係,以為實行了「兩制」,就可不要「一個中國」的原則,以為香港和中央是平起平坐的關係,以為香港的民主自由可以不顧及國家的主權、發展和安全利益。一些人缺少對中華民族的認知,所謂「香港民族」的無稽之談竟然得到了一些青年學生的附和。這些錯誤的觀念,是激進本土派以及「港獨」勢力極端思想產生的根源。

其三,23條立法擱置。香港基本法第23條指出:「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2002年至2004年之間,23條立法問題在香港社會引起了激烈反彈。隨後,此事被無限期擱置。一國兩制是一個新事物,在一國兩制的制度框架下,涉及到國家安全的法律如何制訂?香港社會各界應該積極探討,並與中央溝通,找到一條出路,但不能無限期擱置。總是迴避矛盾,只會使問題愈積愈多,化解難度愈來愈大。現今「港獨」勢力浮出水面,而且肆無忌憚,就是23條立法擱置的後遺症,值得好好反思!

今天,在香港回歸19年之際,深刻回顧和總結「三得三失」,也就是在不忘初心、保持耐心、堅定信心。

作者是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副會長、香港僑界社團聯會永遠名譽會長

(原文載於2016629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國際新聞】應該避免無知與偏見(文:歐陽五)

其他文章:【迷你倉奪命火】一百二十秒(文:馬家輝)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