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英國脫歐】世紀.Brexit:誰怕歐盟?(文:傅楠) (10:20)

(世紀版編按:傅楠,原名Nick Frisch,紐約出生的美國人,曾為本版以中文撰寫「漢語練習」專欄。現為耶魯大學東亞系博士生兼耶魯法學院常駐研究員。傅楠在成長時期,曾在德法邊境來回往復,與歐洲結下不解緣。上周英國公投,脫歐派勝出,震撼全球,影響深遠。剛抵巴黎的傅楠,為香港讀者撰文,談談自己對歐洲的情感,以及脫歐於歐美的意義何在。)

我上飛機之時,媒體報道主要是說英國公投最可能要決定留在歐洲。今早到巴黎機場,世界已經改變了。此轉變是讓我回憶第一次歐盟歷史的教訓。

其他文章:世紀.消防員的故事:痛失同袍的悲痛(文:廖子良)

我五歲之時,跟父母一起搬去德國待了一年。我們住的小農村是在德法之間的一條河的德國邊境。因方便的理由,去超市買東西,經常開車過橋去法國。我的父母經常跟我講:「幾十年前,我們小的時候,能否過這條就是河死生之分:因為你的猶太血緣,有過一段歷史期間,你如果身在這條河我們住的那邊,必定要死;如果身在河的有超市的對面,就能活着。」父母沒有跟我講歐洲二十世紀的滿血歷史等此類細節;這都是以後在書裏面學會的。但是這個基本原則,關閉邊境跟公開市場的區別,我一直沒有忘記。

歐盟不僅是抽象概念;骨子裏能感覺到公開協約與邊際管制的區別。歐洲此土地兩次全面毁壞自己的體系以後,終究找一個非武力的管理歐洲不同國家利益的方式不只是一個奇蹟,也是全人類要珍惜的經濟、政治模式。

價值觀的鴻溝

這幾年來,歐盟每一次碰到困難,我都想過:表面上可能看起來不太理想,但是,跟前兩三輩子歐洲人以暴力解決衝突的暴力方式比較起來,連成一個缺乏高效的歐盟即可。歐盟的建業基礎本來是反映二戰的本土民族主義的後果;跟一、二戰時代的歐洲是個inverse reflection,是「以史為鑑」的具體實現。我一直有信心,歐洲人會認為雖然鏡子有缺點,但還能看得清楚歷史的反映。比利時等此類歐盟機是很容易嘲笑的:當然有無數西裝革履的官僚從早到晚談雞毛蒜皮:香蕉大小的規律,other examples of silly EU regulations TKTK(to come to come)。

這也signals United Kingdom最後的的消退。蘇格蘭、北愛爾蘭都是支持留在歐盟。蘇格蘭此後很可能再次舉行獨立公投,而這次跟下一次的結果不會一樣。按照歐盟規定,北愛爾蘭地區跟愛爾蘭共和國目前擁有的公開邊界很可能要縮緊。此後,北愛爾蘭離開英國跟愛爾蘭統一的可能也要提高。此兩個地區若跟小英格蘭的價值觀有此類鴻溝,他們的居民可能會拒絕英國的身分,而去擁抱歐洲的身分。

以後還可以不帶護照過橋嗎?

歐洲大陸對英國的態度也會冷下來;如果拒絕歐洲的身分,巴黎跟柏林為何要繼續考慮英國的利益?英國在歐盟之內最大的優勢是威脅歐盟的完整性;此優勢已經失掉了,蘇格蘭等邊緣也可能要失掉了, 只留下來倫敦,英格蘭國,跟威爾斯、倫敦投票者是支持留在歐盟,倫敦周圍的英格蘭國與威爾斯是支持脫歐。倫敦跟周圍的利益衝突何能化解?一個是國際金融中心、國際菁英雲集的地區,另一個是愈來愈落後的地區。

歐洲身分的分裂可能是剛剛開始而已。看英國的脫歐公投以後,今天在巴黎電視上看歐洲各個右派政黨呼籲舉行自己的「脫毆」公投。

我跟父母住德國當時,柏林圍牆正在崩潰中,「歐洲」的擴大看起來是歷史趨勢,自然而然的現象。二戰的教訓真能如此快忘記?若有一天我有孩子帶他們去歐洲,能否隨便開車,不帶護照過橋,經邊境買東西?還是,我們會在關口等着拿護照,等着之時,我跟他們講一個故事:「幾十年前,我小的時候,過邊境是很容易,能為了買東西做晚飯而已隨便開車過橋過邊境……」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巴黎筆記:歐盟之意涵)

作者簡介:耶魯大學東亞系博士生兼耶魯法學院常駐研究員

(原文載於2016628日《明報》世紀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迷你倉奪命火】果欄:什麼英雄什麼專家(文:阿果)

其他文章:【英國脫歐】英國將往何處去?(文:鄭司律)

其他文章:【英國脫歐】世紀.Brexit:或許到最後沒有完美句號(文:劉嘉鴻)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