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迷你倉奪命火】一百二十秒(文:馬家輝) (10:06)

迷你倉火劫之於消防員,除了有人殉職,更在於有人殉職了而煙火仍未被救熄,濃煙繼續瀰漫,火源仍然成謎,上百計的消防員沒有別的辦法,唯有硬着頭皮,兩人一組,輪番頂上,沒有人希望成為下一個殉職者,卻沒有人肯定自己不會成為下一個殉職者。一起返工,畢竟無人保證可以一起放工。消防專業本來就是以命相搏的行當,不為加油掌聲,非為英雄美譽,而是,只為本分。

其他文章:街知巷聞:梅窩神話,本來自成一國(文:陳嘉文)

當消防員進入火場時,留在家裡的親人,在想什麼?

網上流傳幾段聲帶,據說來自消防員,男兒漢,聲音都顫抖了,或為憤怒,或為惶恐,但更多的情緒應是無助吧,消防員再勇敢和專業以及訓練有素,面對一場彷彿無法撲熄而且有隊員接二連三地倒下的火劫,難免亦會張惶失措,如蒙着眼睛走在荒夜樹林,只能相信必有出路,卻茫然不知道出路到底何在,這時候再多的專業技能都只能用來打底,真正能夠讓自己不被煙火吞沒,恐怕是無色無嗅的運氣,希望有幸運之神在旁眷顧,自己不會倒下,同僚亦不會倒下。活着離開現場畢竟亦是一項最基本的專業指引。

聲帶流傳時,火仍在燒,煙仍在冒,消防隊員仍在救火,消防隊員的親人仍在家裡,聽聲帶裡的顫抖聲音說,每回進入火場,僅能撐持兩分鐘,短短的一百二十秒,熱氣已讓人沒法抵受,必須撤離,換由其他隊員上陣。就這樣,兩分鐘之後另有兩分鐘,一次又一次的一百二十秒,串起了一組又一組的勇敢隊員,真的是傳說中的「前仆後繼」,除非上司有命令,否則不准停下,消防員與火劫之間的關係,不是你滅便是我倒,一刀切,沒有其他。

所以聽進消防員家屬的耳朵裡,聲帶裡提及的一百二十秒便成極漫長的精神煎熬,既不知道何時輪到自己的父親或丈夫進入那兩分鐘險地,更擔心那兩分鐘的險地會否出現差池。彷彿有一支笛子在吹鳴,壯健的消防員統統變成孩子,乖乖地,無選擇地,輪流走進險地實踐專業任務。笛音偶爾停下之際,便是有人倒下,然後笛音復鳴,孩子們接力再上。

一百二十秒。當面對無名火劫,一百二十秒其實需要非常強大的運氣在背後撐持。有人熬過來了。然而,有人欠缺這種運氣,就熬不過那短短的一百二十杪。兩分鐘成為永恆的告別式,火劫餘哀,是難以癒合的傷口。

(原文載於2016626日《明報》副刊。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迷你倉奪命火】果欄:什麼英雄什麼專家(文:阿果)

其他文章:【迷你倉奪命火】星期日現場:危險的是人不是迷你倉(文:黃熙麗)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迷你倉奪命火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