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英國脫歐】世紀.Brexit:或許到最後沒有完美句號(文:劉嘉鴻) (10:12)

英國脫歐公投,以不足百分之四、大約一百三十萬票左右之差通過,震驚全世界。最後的大型民調都指,留歐會以些微票數險勝。選舉當日,賭博網站開出的賠率是留歐1.1倍,脫歐最高則是10倍。我在倫敦在對冲基金工作的朋友說,投票之前一天所有交易員都認為會留歐,完全沒有為脫歐做準備。結果,英鎊一日間兌美元大跌百份之十,銀行股跌過五腳朝天,全世界股票市場全面下瀉。然後未來英國首相前倫敦市長約翰遜高呼,這是英國的「獨立日」!

其他文章:【銅鑼灣書店事件】一九八四(文:梁家傑)

很少單一的政治投票事件,會有這樣的威力。不少英國人到今天,仍然還不相信這真的發生了。英國獨立黨的法拉吉,似乎興奮過度,立即對脫歐派聲稱英國對歐盟每周三億五千萬英鎊的淨付出(已被不少專家指為完全沒有根據的數字)可以全數轉移至英國公營醫療系統的承諾拋諸腦後,說是一個錯誤政策,反口之快,比立法會選舉後兩天便說從不支持╳╳力量的政棍還要無恥。脫歐派的保守黨員,見公投勝利便好話說盡,指英國不會這麼快正式脫歐,還有時間慢慢與歐盟商量細節,企圖穩住局面。可惜,歐盟理事會主席圖斯克立即發話要英國儘快與歐盟商討脫歐安排,希望英國早走早着。法國、荷蘭和意大利的極右疑歐派聲勢大振,高調要求各自的國家要像英國一樣舉行脫歐公投,歐洲政治全面動盪。至於英國國內,蘇格蘭民族黨強硬地指要發動第二次獨立公投,因為蘇格蘭各郡都大比數投票留歐,絕不容許英格蘭人決定他們的前途。更詭異的是,北愛新芬黨領袖撲出來說由於北愛和留在歐盟的愛爾蘭現在的邊境是開放的,英國脫歐後邊境便不得不關閉,所以北愛要公投決定是否維持開放邊境,並應進一步決定愛爾蘭是否應該統一。簡直是All hell breaks loose!

大倫敦的聯署行動

更趣怪的是,同樣以六比四之差投票留歐的大倫敦,有市民發動聯署,指倫敦這個國際大都會、歐洲的金融中心,不能亦不應跟隨英國脫歐,應該獨立成為一個歐盟內的city state,並設立移民計分制,讓英格蘭的國民申請移民倫敦事。讀者或許會覺得,這個是搞笑的聯署,但執筆之時已有超過五萬人聯署。如果超過十萬人聯署,英國國會便要進行辯論。到時,又會再次激起,留歐及脫歐的辯論。但最瘋狂的是,選後不到兩天,已有一百萬人聯署,要求從新舉行公投!公投後如此激烈的反彈,如此不服輸,實在很難想像這是重視程序不會輸打贏要的英國人會做的事。這次公投對英國的影響之深遠,實在難以想像。相信連最最最犬儒英國人,也只可以苦笑地說句What a mess indeed, 連Interesting都說不出。

這次公投所造成的英國空前的撕裂,最大責任,一定是卡梅倫。我看見香港不少人讚揚他公投後辭去首相一職,是敢於承擔敗選責任的決定,實在對香港現在的狀况感到可憐復可悲。香港的官員怎能和民主社會的政治人物比較呢?卡梅倫辭職,在民主社會,只是基本要求,毫不值得推崇。但這個紈絝子弟,貴族後裔,當上保守黨主席後,雖然一口亮麗的英文,外型得體,但從來都是smart ass一名。他靠着保守黨輪了多次選舉後,以年輕進步形象突出,並成功利用工黨衰老的機會當選首相。然而他一直不直面保守黨,甚至英國的深層次矛盾問題,試圖以辯論及道理領導英國的走向,卻學了民粹的招數,利用公投的所謂民意授權卸責。蘇格蘭獨立問題雖然表面在蘇獨公投敗選壓下,但怎料在大選中蘇格蘭民族黨再次大勝,其實蘇獨的民意從來沒有解決。為了壓下保守黨內部疑歐派的民意,他再次訴諸公投,以為英國人的保守性格懼怕改變的性格會再次令脫歐派從此滅聲。怎料玩出個大頭佛,在全球右轉,排外反移民的大勢下,輸了這次英國數十年甚至一百年最重要的公投,令聯合王國面臨空前的分裂危機。卡梅倫勢必成為英國的歷史罪人。

另一個要被狠批的人,是工黨黨魁科爾彬。這個極左翼分子,在這次公投拉票活動中,表面反對脫歐,其實對歐盟諸多批評,完全是打着紅旗反紅旗。科爾彬的進路,是認為歐盟是自由主義的組織,是他想像中的社會主義英國的阻力,所以脫歐反而更好。這種脫離民情的想法,結果是他不願與其他留歐派一起拉票。這次開出來的票數,在多個工黨控制的重地,都是脫歐大勝,證實工黨這個應該是親歐的政黨完全失敗。難怪工黨黨內要科爾彬立即為公投結果負責下台。

曾恐嚇蘇格蘭人的英國政府

蘇格蘭要求第二次公投,實在天經地義。大家還記得當日蘇獨公投,英國政府是如何恐嚇蘇格蘭人他們獨立後要重新加入歐盟,是如何困難,如何不可能嗎?現在英國全國強行把蘇格蘭拉出歐洲,他們要求留下,你如何反對?北愛爾蘭問題更是困難。愛爾蘭當日追隨英國沒有加入神根公約,是因為愛爾蘭和北愛有邊境,如果愛爾蘭獨自加入神根公約,便要和北愛建立邊境檢查,這有損愛爾蘭人的民族感情,於是選擇留在英國的common travel area。好了,現在英國脫離歐盟,那看來必定要建立邊境檢查了,這如何解決?唯一合理做法,便是北愛重新加入愛爾蘭的懷抱。尤其是北愛這次公投支持留歐,英國國會如何反對呢?當然,教派的衝突無法完全解決,但這罐本來己經埋葬了的蟲,要重新打開,英國人真的想承受嗎?

其他文章:英國脫歐危機與歐盟改革(文:瑋康)

倫敦問題更大。倫敦佔英國的GDP一個非常重要的比重,其中金融業的發達,特別是作為歐洲金融的中心,是八十年代尾倫敦開放金融業管制後,巴黎和法蘭克福被遠遠拋離。多間大銀行,已經表明脫歐後,會把不少部門調往巴黎、法蘭克福和蘇黎世,保守黨如何應付呢?有人說行大陸法的地方難以成為金融業中心,但有聽過都柏林嗎?愛爾蘭是行普通法的,也是說英語的。很多基金公司已打算把總部調往都柏林了。

移民問題無處不在

這次公投,不認不認還需認,移民的問題佔了絕大部分的原因。事實上,公投後不少選擇脫歐的人接受訪問,都說害怕歐洲人繼續來英搶奪福利及工作,並隱含着對穆斯林的種種歧視。不幸地敘利亞難民問題,加深了這種恐懼,終於出了這個結果。但不幸地,以為脫歐可以阻止歐洲人來英,卻是一相情願了。即使脫歐,英國可以放歐洲共同市場嗎?但若要像娜威和瑞士般不入歐盟但參與共同市場,還是要容許freedom of labour的。如果這個關節眼問題原來解決不了,那脫歐是為了什麼呢?

當然,更大口氣地說英國終於可以找回自己。日不落帝國,難道不倚靠歐洲便不能生存嗎?當然不是。英國這個人類文明獨步天下的民族,自有他的生存之道。但世界畢竟不同了。六七千萬人口的國家,在這個崇尚自由的地球中,要繼續長居第一線,要憑藉的東西,實在太多。美國會承諾照顧這個小弟弟嗎?奧巴馬面有難色。

但最重要的是,這次英國人的選擇,是一個inward looking的選擇。是不自由的選擇。是恐懼戰勝理性的選擇。英國人無論如何厲害,在歷史上只要不是向外、不擁抱自由,也逃不過衰落的命運。我常常說英國人最最深層真正成功的原因,是她的理性主義、她對實證主義的堅持。沒有這點,英國人也只不過是Homo sapiens sapiens。這次公投,令我們知道,非理性是超越民族的。全世界要為此深深思考,因為四個月後,我們隨時全球要面對更大的災難。大家戒慎恐懼吧。

作者簡介:人民力量前主席,曾任國際知名退休金顧問公司聯席董事,為多間大型國際商業及公營機構提供退休金計劃和投資顧問服務,對世界各地退休制度有深入認識。

(原文載於2016627日《明報》世紀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英國脫歐】周日話題:脫歐是自由的勝利?(文:劉況)

其他文章:【英國脫歐公投】Bremain或是Brexit可能不是問題(文:陳偉信)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