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迷你倉奪命火】世紀.離經誌:香港公共行政如何着火(文:林非) (10:06)

九龍灣時昌迷你倉大火,奪去兩位年輕英勇的消防員性命,而大火延燒幾日,整個特區政府面對這場事故,卻竟似是無人駕駛一般,直至23日才恍似如夢初醒一樣,「跨部門會議」去「應變」。一個正常運作的政府,即使如這類大火延燒多日,但只要根據既定的應對程序,相關的政府部門各安其位,只需在各署級政府機關層面處理即妥善,政府最高層只需統一消息發布和監察即可。然而這次大火,暴露出原有的機制悉數失效,而政府高層也缺乏公共行政的基本常識,令現在只有消防和警察兩個專業部門真正恪守崗位。

其他文章:跑乎?線乎?「起跑線」的深思(文:栩晉)

一般而言,一場大火,消防處當然是專心處理災場,專職救火,警察則在外圍支援,封鎖現場,疏導交通,而民政事務署處理附近民居的支援工作。這是處理地區災難事故的基本模式,即使事故範圍和事態擴大,這個基本模式仍然不變。按特區政府保安局的緊急應變系統(資料在網頁也找得到),裏面清楚說明,民政事務總署的角色是:「民政事務專員將會在社會福利署、房屋署及其他部門的合作下,統籌地區層面的救災工作,並在地區層面代表中央政府發言。該署屬下各民政事務專員負責統籌所屬地區的緊急救災工作,並把本區情况向總部報告。」

奴才式公共行政

當大火延燒日久,又這麼接近民居,旁邊的護老院早已疏散了院友離開,其餘幾棟大廈的住客均表示濃煙嗆鼻難聞,關窗也無法隔絕,而且起火地點是工廠大廈,儲藏物品各式各樣,很可能燒出的是有毒濃煙,而23日晚民政事務總署長只表示「煙霧少了」,並只開放觀塘區兩個社區中心予居民暫避。這簡直是公共行政的災難。在濃煙籠罩之下,附近居民要的不是幾個小時的暫避,而很可能要暫住數天,民政事務總署原本就因應可能襲港的疫情(這是拜SARS的悲痛教訓所賜的)而預備好不同的營地隨時作隔離。從公共行政的角度看,假如擔心強制撤離和疏散會造成恐慌,那最低限度可以先預定巴士(反正23日日間也有消息指政府已預訂了巴士)免費接載自認為有需要的附近居民去營區暫避,讓附近居民可以多一點支援。連這小小的行動也不做,民政事務總署一方面輕視事件,將事件定性為「地區民政專員」的事,另一方面為表「高度重視」,但署長在鏡頭前則說的儘是不着邊際的廢話。香港政務官所謂自傲的自信,還有什麼理據可言?罔顧當區居民的安危,身為署長連小小的責任承擔也不敢作,甚至無視既定的規章程序,如此庸官正是敗壞香港公共行政專業的罪魁。

整個特區政府在事件中表露無遺的,是無能、卸責的可恥態度,彷彿將所有責任推到消防處和屋宇署上,然後其他部門就裝聾扮啞。消防處本着專業和良心,在處理火場上已是盡了全力,而火場的惡劣情况,也令屋宇署很難從專業層面全面評估塌樓的危機。然而在公共行政上,技術上的數字和資料,只能作為下判斷的參考,為當區居民福祉、健康和安全着想,我看不出民政事務總署為何不將演練多時的隔離營政策靈活運用和調配到災場一帶。假如災場真的不幸倒塌,工廈其餘地方的危險品一次過爆炸燃燒、釋出有毒氣體,到時的巨災有誰想看到?而即使最後事態受控沒有塌樓也好,安排居民自願撤離,又有什麼害處可言呢?

這完全是可以撇脫政治,以公共行政的專業角度去剖釋和管理的事情,然而在今日的特區政府高官治下,整個政府竟有如無人駕駛一樣癱瘓,而特區政府高層官員,既不熟悉公共行政決策,更絕非管理災場的專業人員,所謂「跨部門會議」只是一尊用來樹威的花瓶,處處強調的只是強加的、非專業的長官意志,最後的局面竟然是雷聲大雨點小,彷彿將責任全部交由消防處和屋宇署處理便了,這樣的行政崩壞,將英國殖民政府建立的良好傳統破壞殆盡。

請香港人想想,面對本地一宗大火災,特區政府竟然也遲緩無覺,置當區居民於不顧,試想一下在香港附近環伺在側的多座「中國核電廠」,配合中國式管理和特區奴才式公共行政,一旦有核事故,香港人會什麼時候知道消息?香港人會否能及時應對以至撤離?這是公共行政的災難,更怕是香港末日的喪鐘!

(標題為世紀版編輯所擬)

作者簡介:博客《離經誌》作者,中樂愛好者,往往離經,卻永不叛道。

(原文載於2016627日《明報》世紀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迷你倉奪命火】星期日現場:危險的是人不是迷你倉(文:黃熙麗)

其他文章:【迷你倉奪命火】周日話題:消防員的使命感是如何煉成的?(文:梁仲禮)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迷你倉奪命火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