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永恆的光與影(文:塵翎) (11:09)

何藩的照片作品有一種魔力,教人看得入迷,愈看愈無法把眼睛移開,渴望走進照片中的世界。

其他文章:無話應說(文:健吾)

黑白照片先天就是nostalgic的,黑與白之間,是無盡的灰。一瞬就和現世拉開距離,色彩沉澱下來,只剩下光的影子。何藩很懂得構圖,用簡潔明淨的線條,切割相紙,分配人物和動作的躁動。按下快門的一刻,他把所有喧囂凝住、隔開、過濾,昇華而成靜美的畫面。

那個世界的人,也許在趕路,也許在努力工作,也許在歡鬧,也許獨自在沉思,在忙着或閒着,但總是靜靜的神采飛揚,彷彿日子是有滋有味的。每個人都是有精神的個體,連影子也能飛舞。

浮世靈光,如露亦如電。攝影師看得到的永恆,不是通過眼睛看到的景象,而是內心的悸動。心就是鏡頭。這是真正的攝影藝術,本質所在,幾乎和技術無關。

比照現在網上社交平台氾濫如海的美圖樂園,萬千影像即使是同樣的構圖,其實只是一再重複的複製、模仿,形式和氛圍有着相近的輪廓,但缺乏了靈魂。觀者也只能交出表層的情緒反應,匆匆按讚或加剔,無法駐足停留。

在時間長廊的另一端,何藩用心傳遞出來的影像,還有情。它們召喚出觀者內心封塵的情感,或記憶(若有),生出以為曾經擁有如今不再的歎謂與感傷,同時卻得到超越時空的安慰——普通生活之美。

實在要感謝何藩記下這些影像,其藝術的普世性毋庸置疑,放置在世界攝影藝術版圖依然閃亮,而因其取材的地域性,此城故事遂添加了充滿詩意的註釋,為本土美學立下標竿。

(原文載於2016626《明報》副刊。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10年後還能穿同一件衣服的女人(文:江迅)

其他文章:本土主義能否擺脫仇恨?(文:陳智傑)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