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英國脫歐】周日話題:脫歐是自由的勝利?(文:劉況) (09:39)

英國公投結果表明,支持脫歐票數超過一半。雖然英國獨立黨曾拒絕法國極右派國民陣線主席瑪琳.勒龐(Marine Le Pen)訪英支持脫歐運動,但勒龐得知公投結果後立即歡呼,稱公投結果象徵「自由的勝利」。為什麼法國以至歐洲各國極右支持脫歐?更重要的問題是,脫歐可否帶來更自由的世界?我們有必要擺脫不少媒體塑造的脫歐形象,例如脫歐對全球經濟和港人投資的影響、歐洲對英國人不清晰和不重要等,轉而考慮英國跟歐洲在政治和文化上互動的關係,才能更好地理解脫歐對歐洲的政治計劃造成的挑戰。

其他文章:無話應說(文:健吾)

英國獨立黨坐大

英國公投中脫歐派取得勝利,同時意味着保守黨和工黨的對手更右翼的英國獨立黨(UKIP)取得勝利。英國獨立黨一直主張退出歐盟,認為歐盟令移民湧入英國,影響英國工人的就業機會,並認為歐盟駕馭英國主權,違反民主的精神。他們因而向民眾宣傳,留歐是富人的意願,對一般打工仔毫無益處,因為移民湧入會令英國的最低工資變成最高工資。他們早前就為了宣傳脫歐而製造了一張海報,當中看似都是從中東而來的難民,並附上說明文字為「歐盟辜負了我們」,批評歐盟令英國失卻邊境控制權(事實上英國仍然有邊境控制權),而且暗指中東移民不受歡迎,有種族歧視之嫌。他們着力批評歐盟不民主,在各方面削弱英國主權,小至共同貿易協定,大至國防軍事,均認為跟歐盟各成員國融合有害無益,甚至聲言歐洲共同防衛只會危害英國的國家安全。因此,只有離開歐盟才能令英國變得更強大。英國獨立黨的言論當然不能代表所有支持脫歐的人,但是他們近年得到愈來愈多的選民支持。在2014年的歐洲議會選舉,英國獨立黨得票為27.5%,比2009年的16.6%大幅增加,超過工黨和保守黨成為最大黨派,地位猶如法國的極右黨派國民陣線。脫歐派獲勝,有利於右翼主張取得更多的民意支持,更加質疑歐盟對移民、歐債和防衛議題上的取態。

促使歐洲極右仿效

脫歐派勝出,恐怕會引起歐盟成員國的右翼疑歐派仿效,爭取用公投方式來鼓動民意,跟執政黨角力。從英國獨立黨的言論可見,他們成功地把大眾和統治精英(英國國內和歐盟)對立起來,認為統治精英是對民主的威脅,只有離開歐盟才能令英國重拾主權,恢復民主體制。因此,英國獨立黨主席法拉奇(Nigel Farage)稱這場勝利屬於「真正的人民」、「普通人」和「體面的人」,他批評支持留歐的人為「開明的精英」(liberal elite),但實則上是「不開明的」(illiberal)。 他甚至認為加入歐盟,只會令其他國家的國族主義者都有利可圖,英國要獻上更多財富,而窮國就得到更多好處。換言之,他們視歐盟為少數精英操控的組織,把英國主權還給人民才是民主的體現。這是典型的民粹策略,號召大眾團結反對執政黨,大眾厭惡的移民、生活水平無改善、就業困難、惡化的公共服務、恐佈主義危機等,全都化約為執政黨和歐盟管治精英一意孤行所造成的局面,最終要由大眾來「埋單」。這種把社會和經濟問題單方面歸咎於管治集團和外來者,漠視歐盟同時為英國帶來的經濟利益、多元文化視野和跨國聯合的政治空間,跟歐洲極右派的言論策略同出一轍。這解釋了為什麼脫歐派勝出後,法國國民陣線主席瑪琳.勒龐立即表示響應英國脫歐派,推動法國公投脫歐。同時,意大利極右政黨北方聯盟(Lega Nord)領袖馬廸奧.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和荷蘭極右政黨自由黨(PVV)主席基爾特·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均表示響應脫歐公投。由此可見,雖然英國公投並無法律約束力,不會即時造成極大震盪,而且歐洲各國的脫歐陣營遠未如英國的強大,但是英國脫歐卻助長了歐洲日漸崛起的極右派的聲勢。

在極右言論聲勢日隆的情况下,值得思考歐盟是否只有削弱成員國主權的一面?歐盟為各國帶來了什麼重要的貢獻?一篇文章不可能回應極右派對歐盟多方面的批評,我們現在從文化和政治層面,說明歐盟並不是英國獨立黨所講,對英國毫無好處。反而,歐盟的文化和政治藍圖,有助促進跨國的教育權利和政治權利。

歐盟對教育的貢獻

英國加入歐盟以來,高等教育界一直享受人才自由流動的好處,學者和學生跟歐盟各國交流愈來愈頻繁。在公投前,英國103間大學的校長就曾發表公開信,呼籲民眾支持留歐,因為歐盟成員國的學生留學英國,為英國經濟帶來大量收益,同時創造38萬個職位。另外,英國留歐以來,鼓勵了歐盟各國的教員和學生加盟英國大學。目前,歐盟成員國的教員約佔15%,歐盟成員國的學生則約佔5.5%。擁有最多歐盟學生的英國大學是倫敦大學學院(UCL),共4500名,佔全校12%。當中1700名修讀大學本科課程的歐盟學生現時繳交約9000英鎊學費,跟英國本土學生一樣。如果將來歐盟學生得不到跟本土學生同等的待遇,文科學生則要繳交高達16,000鎊的學費,醫科更高達 32,000鎊。在2013至2014年,英國獲得歐盟各種研究經費達6.87億英鎊。英國在2007年起加入歐洲最大型的交流計劃——伊拉斯謨計劃(Erasmus Programme),學生和學者可以得到資助,到歐盟成員國的大學交流和企業實習,每年有過萬名英國學生參加,人數持續增加,調查顯示參加者畢業後更容易得到穩定的就業機會。這些留歐的好處,解釋了為何大學學者多支持留歐,而且18至24歲年輕人中,有75%人支持留歐。歐盟大力促進文化交流,很多歐洲年輕人能運用兩三種或以上的歐洲語言,既保持母語所連繫的歷史文化認同,同時形成跨國的歐洲身分認同,維持歐盟的團結。這項文化現象在歐洲以外地區屬罕見,而且在人類歷史上相信也是前所未有。

其他文章:本土派為何必須面對「建設民主中國」(文:力哲)

脫歐對基層的影響

公投結果公布後,雖然英國不少大學發表聲明,強調短期內學術交流不會受影響,但是假如英國將來沒有義務向歐盟上繳獻金,歐盟自然沒有責任繼續支持英國和歐盟成員國的學術交流計劃,加上跨境和居留的權利受到限制,自由的學術文化環境勢必有所阻礙。跟歐洲許多國家不同,英國高等教育早經高度市場化,倘若未來歐盟的生源減少,自然需要另覓財源,令人憂慮會否進一步加劇其市場化的傾向?人文學科一直受到緊縮開支的政策打擊,未來會否雪上加霜?特別是當我們考慮到,受高昂學費影響最深的向來是社會的基層,假如教育資源減少,低下層的社會流動機會自然受到打擊。根據民調機構YouGov 6月初民調顯示,中產階級裏有52%支持留歐,36%主張脫歐,工人階級卻相反,32%支持留歐,50%主張脫歐。換言之,工人階級因為看不到留歐的好處而傾向主張脫歐。問題是,如果脫歐導致教育資源更加緊絀,又會否進一步令工人階級的處境惡化?根據經濟學家托馬斯.辛普森(Thomas Sampson)的計算,脫歐會打擊英國的經濟,GDP會下跌1.3%至2.6%,社會上最窮的10%人的實質收入會下挫,短期內會減少1.7% 至3.6%,長期則會減少5.7%至12.5%。正如英國時事評論員歐文·瓊斯(Owen Jones)早已指出,工人階級覺得被執政者背棄而選擇脫歐,但最終脫歐會否改善了他們的生活則不容樂觀,當英國不受歐盟任何監察而調整勞工權利和社會福利政策,工人階級的生活不見得藉脫歐而改善。

歐盟的政治使命

當英國日後正式啟動脫歐程序,不僅意味着英國跟歐洲的邊界更清楚的劃分,更可能在政治層面跟歐洲的政治使命分割開來。許多人都會記起1946年英國首相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曾倡議歐洲各國建立「歐洲的合眾國」,避免一國坐大,才能有效維持歐洲的和平。然而,這只是地緣政治的考慮,忽略了歐洲本身的歷史所承載的價值和政治使命,超越地理邊界和經濟同盟。18世紀的康德已經倡議世界主義的理念(cosmopolitanism),戰爭止息不等於和平,各國締結聯盟而成為平等的政治單位,才能令公民享有自由。按政治哲學家德慎(Étienne Tassin)的看法,歐洲具有哲學、文化和政治的3種意涵。哲學的歐洲,指公元前5世紀在古希臘開始出現的哲學、科學和民主的政治組織,文化上追求普遍的真理,政治上追求平等的公民。直至啟蒙運動,歐洲的知識界一直追求文化的更新,擺脫宗教和帝皇權力的控制。文化的歐洲則包括古希臘和羅馬的文化,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傳播等。政治的歐洲最為複雜,亦最為重要。一方面歐洲繼承了帝國和殖民的歷史,另一方面,戰後歐洲政治家開始構想跨國的政治計劃,在國家之上建立跨國的聯邦制(federation),逐步鼓勵其他國家加入成為平等的成員國。這個計劃不僅是經濟融合,同時是政治和文化議程,帶有世界主義的目標。政治的歐洲極力避免重複帝國擴張的歷史,像拿破崙的法國、納粹德國或大東亞共榮圈,而是建立讓不同文化共存的政治空間。今天的歐盟有24種官方語言,正是要抗拒全球化帶來的文化單一化,因此,意大利哲學家艾可(Umberto Eco)曾說過一句有名的話:「歐洲的語言就是翻譯。」

世界主義的挑戰

如果英國脫歐催化歐洲右翼民粹主義,歐洲作為世界主義的政治計劃就會面對更嚴峻的挑戰。許多人咎病目前歐盟制度無法改善地區上的經濟不平等,歐洲議會的權力無法實現人民的意願。政治哲學家巴理巴爾(Étienne Balibar)就一直主張,建立跨國的歐盟制度並不等於令歐洲人民成為民主制的主體,只有當人民習慣在體制外聯合行動,不斷挑戰和制約歐盟權力,才能令人民成為民主制度的主人。換言之,簡單地脫歐並不能令不民主的體制忽然變得民主,反而人民必須挑戰目前的歐元政策、債務重整和歐盟向大企業傾斜的現狀,促進歐盟成員國達至平等的政治地位和經濟發展。愛爾蘭史家西姆斯(Brendan Simms)根據英國近數百年的歷史經驗指出,英國一直高度參與歐洲事務,期望統一的歐洲為自己帶來經濟和國防上的好處,儘管自己不欲成為聯盟之一員。雖然英國人民用選票表達了脫歐意願,但是如果政治家看不到右翼民粹對歐洲的政治計劃釀成的倒退,最終英國人民也會承受歐洲解體的遺害。

小啓:法式考卷今周暫停,下期照常。

文:劉況

圖:路透社

編輯:劉子斌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2016626日《明報》星期日生活。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英國脫歐危機與歐盟改革(文:瑋康)

其他文章:本土主義能否擺脫仇恨?(文:陳智傑)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