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迷你倉奪命火】周日話題:消防員的使命感是如何煉成的?(文:梁仲禮) (09:21)

「大無畏,不管一切……」對消防員的印象總是無法離開無綫電視劇《烈火雄心》,耳畔哼着哼着便是王喜古天樂透過消防面罩上一層霧氣迫射出的堅定眼神。對,大家都愛消防員,淘大工業村一場沒由來的四級火,兩名英勇消防員先後殉職,香港人看着揪心。人命誠可貴,為人永遠不顧自危?太多了,「不要再派人入火場了」、「一個也嫌太多」之聲此起彼落。

其他文章:【行政迷思】沒有分權哪有行政主導(文:葉健民)

有消防員看在眼內,心裏感激,也心裏有數。放心,不是這樣的。

「當然是自己安全行先啦,個訓練從來都是這樣,我們一定要先確保到自身安全才可以救到其他人。」42歲,當消防24年的聶元風如是說。

身兼消防處職工總會主席,這夜,他出席完工會的記者會後又來到現場。

同行的攝記提起,早兩晚也在現場看到他的身影。「不來看一下不放心。」他說。聶元風穿梭現場外圍,一班前線看來與他稔熟,或輕拍一下肩打氣,或交換一個「你來了」的眼神,「唔好傷心」、「辛苦了」,都不多話,說得最多的一句是「你睇住啊,唔好一味衝啊」。

「個心會怨 入火場就真砌」

對於前線,聶元風有這樣的觀察:「其實同事是好有心想去救熄場火,亦都有部分直頭好chur,會話『喂我仲可以㗎喎』。」可是網上流傳的WhatsApp群組錄音,前線同袍之間那種怨氣冲天,無論如何也不像裝出來?「好正常喎,好平常的消防員,好直接的反應,××又到我,唔好玩啦,快啲熄啦。個心態會怨的,但輪到要我入,我們俗語說『真砌』,就會全神貫注於火場之中,不會再多想其他,到出來之後又會再話『黐線嘅,頂你個肺,燒咪由佢燒囉』。」

「有些人,入完火場出來,歇斯底里,傻了一般,扯開制服,推開其他人,都有試過。不是說我們不專業,而是真的會有個情緒。」

無他的,英雄也是人,發泄過後,進入火場一刻,元神使命歸位,托起消防喉又是一條漢子,「入到現場,大家都知,消防員,大家都知道職責是什麼,救火救人嘛,大家都知 」。一再重複「大家」,強調「大家」,一切就是不說自明的消防員「大家」之間的一種暗語,你無從判斷那是否所有前線人員的心聲,但至少,也可以理解為前線之中也有多於一種意見。

裏裏外外看到的不盡相同的,不單止前線消防的所感所受,還有對決策層判斷的看法。有不願開名的消防員接受訪問時翻來覆去問一個問題:「若果是要救人的,我們去冒險,可以,但既然現在暫時知道內裏沒有人,為何還要送人進去?他們的犧牲到底為了什麼?」聶元風明白這種疑惑無可厚非,但也許24年的滅火生涯,救人救火四個大字早已深深烙印於那結實的胸膛之上,像條件反射般,他總會告訴自己這是天職使然,有種使命,叫救急扶危,「但作為消防員是要清楚明白我們的天職,滅火救援是我們的職責,如果每一單火警都不涉及人命,按這樣說法,消防員就不用撲救,只需要在外圍降溫就可以,發現有擴散就立即疏散繼續阻止蔓延就可以,這樣社會應該不用消防員救火,只需要做疏散就可以了」。

「白帽都是由黃帽升上去」

對於決策層的指揮,聶元風沒有太多質疑。有人說「白帽」(消防長官)離地,如趙括紙上談兵,他不以為然。

「其實你知不知道『白帽』的由來?還不是由『黃帽』晉升上去,那你覺得他識條鐵麼?他需要受現場評估的訓練,學習如何去統籌。畀着你一個『黃帽』,我救火好叻的,我一個可以爆幾十道門,但你救火叻還叻,我給你一個floorplan(平面圖),是否代表你可以統籌到,一號樓梯如何做,二號樓梯如何救,哪邊進攻,哪邊防守,哪邊是搜救模式?無可能,你一定要受過這種長期訓練。」火場如戰場,行軍打仗之際,將帥士卒之間必須絕對信任,否則隨時全軍覆沒。「他們的策劃我們要相信,而我們有危險也要匯報,你明不明白?你匯報畀阿sir,現在前面點點點,佢一定會調整策略,而不是叫你去衝。」

是次大火,最為人詬病的,是明明在第一名消防員不幸殉職後,現場改為防守模式,何以後來又改行進攻模式,導致再有第二名消防員殉職?那到底是紙上談兵冤了趙括,還是確實存在指揮不當,當中細節還有待查證,但聶元風認為,由守轉攻,背後還是基於進退有序的策略考慮,他說:「太熱就不要派人入去。確保現場適合,我們才慢慢推進,這是決策層正在採用的策略,外邊有人批評由防衛轉為進攻模式,那是因為我們在外邊射水降溫,當散到一個特定溫度,用熱能探測器一check,哦,原來這條走廊只有200℃,我件衫頂到800℃,照計我的體能消耗可以捱到10分鐘,咁咪入去火場囉。」

其他文章:【親子】你的父母如何,你的日子也必如何(文:潘麗瓊)

「喂,你不懂不要亂噏啦」

然而火場環境千變萬化,人算不如天算,徒嘆奈何。

「現場環境有一些不明朗因素令到情况有變化,而同事未能第一時間逃離現場,意外的出現,沒有人想的。」起碼在聶元風眼中,處方高層在鏡頭前的哽咽,沒有一點假惺惺。問他,不怕別人斥其護主嗎?他理直氣壯:「我就是不想部分同事當下的感性反應,讓人看不清團隊的全貌!」坦白直率得討厭。

只是,同事有情緒,他尚可以了解,最叫他摸不着頭腦的,還是一時之間,互聯網上忽然充斥一大班救火「專家」,對於消防員的工作指指點點,口說什麼「救火我不是專家,但我認為……」。

「不單止影響了我們前線消防員,還有我們的家人,他們會擔心:嘩原來個火場如斯恐怖,原來你們現場的指揮那麼無能,你們的裝備如此不濟。」聶元風沒來好氣:「喂,你不懂不要亂噏啦,你又沒有來過現場,憑什麼指指點點,有人同我講,直頭塞住道門,谷水入去,浸熄佢囉;你知道個樓面面積有多大嗎,一噸水只有一寸,你要水至及腰,樓層能承受這個重量嗎?」

「他們不是白白送死」

扮代表事少,真正教他動真火的,是他看來過於輕率、幾近涼薄的憐憫。

「有好多人話送兩個同事去死,白白送死,我想講,他們是絕對沒有白白送死。」一字接着一字緩緩吐出,是不容辯駁的絕對教條:「他們是英‧勇‧地‧執‧行‧職‧務‧而‧殉‧職,不是白白送死好嗎?他們正在執行我們神聖的職務,何來白白犧牲?我們有使命的,我們是在執行法例賦予給我們的使命。」也許是外界發自內心的惋惜,但對於押上性命的救火人聽在耳裏,反而顯得自以為是了。

聶元風愛將天職掛在口邊,對同事以兄弟相稱,「叫一聲師兄,大家就係兄弟」,穿梭火場拍住上,是將性命交託對方手上那種無法言說的男人情懷。三言兩語之間,你便可以感受到他有如何喜愛當一名消防員。提起多年前寮屋區之中那個石油氣罐,或是某個秋天的山上面一條火龍吐舌,他總是難掩面上的意氣風發,然後又滔滔不絕地訴說兄弟同門之間的情誼如何有今生無來世,在他回憶的畫面中,你會看到電視劇裏頭南山三虎的身影。

然後轉過頭,他又將一副心思轉到工作之上:「現階段最重要的是,全香港還有這麼多迷你倉,下一個又出事,怎麼辦?這些迷你倉的負責人很無良,利用1973年前舊式工廈不需要安裝自動灑水的漏洞……但我們也要檢討,件黃金戰衣的潛在危險在哪,是否要更換,如何改良。」

這個人很喜歡當消防員,甚至有一點癡。也許,正正就是這種沒由來要將別人性命財產扛在自己身上的信念,支撐着他們在千度高溫之下「整整齊齊去,整整齊齊返來」。

慶幸香港有這樣的一幫消防員。

離去之前,問聶元風為何選擇當上消防員。答案老套,簡單又沒勁——「因為想幫人囉」。

「走了,當更去!」然後身影沒入人海之中。

「……熱誠為大眾,為人為到底,重重危難救大眾出重圍!」

文:梁仲禮

編輯:馮少榮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2016626日《明報》星期日生活。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迷你倉大火】火海無情,亡羊補牢(文:阿冼)

其他文章:【迷你倉大火】迷你倉是土地問題 (文:曾偉強)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迷你倉奪命火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