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無話應說(文:健吾) (09:44)

在慘劇中,人人情緒都不好。

我也明白,世事不會盡如人意。

當然,任何人都不希望有任何意外。但當你再探討政策,以至各式各樣的問題,你就會發現,除了無力感,你什麼都沒有。

何以見得?

其他文章:【親子】你的父母如何,你的日子也必如何(文:潘麗瓊)

我相信,我應該是香港中,最需要關心時事、其中一個經常要跟立法會議員或立法會議員「wanna-bes」聊天的人吧。對他們而言,香港需要加插一些新事情,或是改變一些流弊,可以如何做呢?基於立法會分組點票的結構,議員提交至政府的議案,幾乎是沒有可能通過的。因為,大家都知道,議員寫條例,是一定不會通過的。於是,香港的議會出現了「保皇黨」和反對派。「保皇黨」就是建制派,政府派什麼東西過來,因為不需要分組點票,所以通過的機率就很大。除了一些「非常重要」的議案,需要全體議員三分之二通過之外,幾乎「保皇黨」在比例代表制的情况下,一定可以把政府提出的議案通過。

好了,當我們發現,大至領匯(領展)上市、兩鐵合併,中至工業大廈改變用途,小至小班教學或是幼師薪級表等等,政府決定做的事情,就大鑼大鼓的做,亦都一定會做到。而我們亦會很容易在街上看到,一些議員說自己「成功爭取」什麼什麼。這些,都是現在香港的狀况。

民意代表根本不重視年輕人

好了,那為什麼香港會出現這個狀况呢?倒要問一個很古老的問題:為什麼會有比例代表制和分組點票制度。

而回歸這十幾年,我們看着一個又一個議案通過,看着事情一天比一天壞。教育界同事C看到強積金的信封告訴他,他們是最穩健的基金;打開信封,你發現原來強積金虧損了10%。會計界朋友A說,他現在在中環聽到的都是國語,他的外甥念香港的大學,都要與國語人爭宿位爭實習機會。新聞系學生C畢業後投身傳媒,只有1萬港元月薪,200呎的住房仍在賣幾百萬,他應該這輩子都不能結婚上樓。巴士上總是嘈雜的廣告,港鐵總是人逼人鼻貼鼻。而我這一代、我下一代、再下一代都看不到什麼希望,看不到這個政府會做什麼向年輕一代交代,你就很清楚為什麼。因為,民意的代表,根本不重視年輕人。他們只要向老人或商家傾斜,他們就可以安穩地生活。

這社會沒什麼值得信任

而一次又一次,香港人看着語言偽術,又或是執迷心戰(spinning)欺騙市民的信任。而年輕一代,已開始不信政府:不信警察會為市民服務、不信議員可以反映民意、不信商界會作多方投資、不信消防員在災場工作會有足夠糧水、不信專業人士會以專業判斷,什麼都不信。一次又一次。結果,市民可以如何做呢?想移民嗎?而不是80年代了,80年代,香港人移民還有一定的價值。現在到處都是中國富二三代了,香港人還有立足安身之地嗎?改變嗎?可以改變什麼嗎?現在還有幾多人相信普選?兩年前的今天,大家還在相信,電子公投一個真普選方案,香港還是會朝着「真普選」的方向進發。後來8.31框架、雨傘運動出現,令一代人都對普選沒希望,轉移希望跟中國切割。目下一切,你認為,每天營營役役的香港人,還可以做什麼,去改變世界呢?

而當你發現,常常有人提出「自己××自己救」、自求多福,你就知道,這個社會根本沒什麼值得信任。在不信的時代,我當然可以告訴你,憑着愛,我信有出路。只是,那是出路,還是死路?

(原文載於2016625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迷你倉大火】迷你倉是土地問題 (文:曾偉強)

其他文章:【足球政治】和英格蘭欲斷難斷的威爾斯足球民族主義(文:Wing@運動公社)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