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英國脫歐公投】Bremain或是Brexit可能不是問題(文:陳偉信) (11:01)

《哈姆雷特》(Hamlet)作為莎士比亞四大悲劇之首,哈姆雷特的經典獨白「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更傳誦至今,當中的張力在於如實反映人們面對未知的生死及將來,要作出抉擇時的掙扎。英國就歐盟問題醞釀至今,留歐派及脫歐派為了爭取支持,不斷描繪另一個選擇只會將英國拉下國內經濟不景、國際地位不保的萬丈深淵。在外來人看來,英國人的一票似乎是決定未來十數年英國,甚至歐洲的生死,猶如哈姆雷特一樣面對生與死的抉擇。

留歐脫歐或非生死攸關

無疑英國對於歐盟舉足輕重。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一員,她與法國可以代表歐洲在安理會作決定性意見;英、德、法三頭馬車亦象徵着舊世界的影響力並沒有式微。作為共同市場內支持自由貿易的一員,部分歐陸國家的改革派視英國為體制內必要的「醜人」,希望借英國的力量推動歐洲改革。英國相對成熟的金融市場及對歐的貿易往來,一時三刻根本不可被取代。

但正因如此,這次英國公投也許不過是歐盟發展歷程上的一個枝節,而這些枝節在歐盟發展史上不時出現:1965年法國的戴高樂將軍不滿共同農業政策(Common Agricultural Policy)而製造的「空櫈危機」(empty chair crisis)、1970年代歐洲面臨「僵化症」(Eurosclerosis)、2005年法國及荷蘭民眾否決歐洲憲法等,也曾被當時的國際社會視為歐盟面臨分裂的時刻,但至今歐盟仍挺過去。愛爾蘭學者Brigid Laffan曾以「實驗聯盟」(Experimental Union)來形容歐盟,指歐洲整合從來都是「行兩步退一步」的過程。「Bremain」或是「Brexit」,對英國及歐洲而言可能不是一個生死攸關的問題。

打破禁忌及重新着地的英國公投

對筆者而言這次英國就其與歐盟關係作公投的最大影響,是在於它打破了離開歐盟及建立真正的「多速歐洲」(multi-velocity Europe)的政治禁忌,以及將歐盟政治拉回民眾的生活之上。儘管不少人視英國公投脫歐是「史無前例」,但實際上在1985年已有首宗案例——格陵蘭(Greenland)以公投方式離開當時的歐共體(European Communities)——當然英國對歐盟的重要性對比起格陵蘭不可同日而語,格陵蘭的國際法人地位與英國亦不盡相同。這一段歷史在整場討論中似乎無人提及,不禁令人懷疑「不能離開歐盟」從來只是一個政治禁忌多於實際操作,也是在歐洲大一統思想下一直被抹煞的選項。

但英國這次先向歐盟要求談判,然後就英國與歐盟關係展開公投,實際上是一個開明的先例解決歐盟內部衝突,填補了《歐盟條約》第50條有關歐盟成員國希望離開的「實際政治操作」:成員國可與歐盟談判釐訂不同的會員條件,然後將這些條件放到成員國公民手上決定,合乎歐洲執委會前主席巴羅佐(Jose Barroso)提出歐盟是一個「非帝國的帝國」(non-imperial empire)的構想。事實上,打從歐債問題於2009年爆發後以布魯塞爾及柏林為首官僚向「歐豬」各國施壓,以及去年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一聲令下廢除《都柏林規定》(Dublin Regulation),均讓不少歐洲國家認為歐盟只會遵從來自柏林的指令無視其他發展不及德國的國家,有人甚至諷刺今天的歐盟不過是「第四帝國」(the Fourth Reich),歐洲各國臣服於德式經濟霸權及官僚紀律之下。

而根據最新的歐盟官方民調顯示,自2004年有一半受訪者相信歐盟體制,到今天僅32%,反之不信任的由36%上升至55%,歐盟的認受性危機早已植根,英國公投不過是引爆問題的導火線而已。事實上,從管治的角度而言,也許歐盟內部或許樂意見到卡梅倫這種「小人」手段,挾英國公投與歐盟領導層談判,多於希臘或匈牙利這些激進左右翼政府,會忽然拒絕執行歐盟某些法規來威逼歐盟就範。

一課很好的公民教育

另一方面,從正面的角度出發,這次公投也許將英國甚至歐洲民眾與歐盟之間的距離拉近,改變歐洲整合一直被視為政治精英間博弈的形象。畢竟近半年的討論,留歐及脫歐展示出不同的數據及英歐關係的願景,也努力揭破對方不同的數據謊言。當然我們從來無法叫醒裝睡的人,但對於希望在投票前認真思考英歐關係以及英國前途而已,這次的公投實為一課很好的英國及歐洲公民教育。而假如成功留歐的話,民眾也願意接受這是他們社會的集體選擇。而即使脫歐派獲勝,也意味着英歐關係不過是走向新的一頁。從脫歐派那副「一切如常」的嘴臉,也許新的英歐關係在經濟上分別不大,長遠對歐盟對英國可能是雙贏局面:歐盟走向「前所未有的聯盟」(ever closer Union)同時,與「道不同」的歐洲國家建立不同形式良好的政治及經濟關係,真正落實「多速歐洲」區域治理體制,才是建立「非帝國的帝國」的正確道路。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講師

(原文載於2016年6月23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英國脫歐公投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