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誰令香港不再宜居?(文:馬嶽) (09:59)

日前思匯政策研究所發表研究報告。研究在香港、新加坡和上海各訪問了超過1500人,發現有66%的香港人覺得香港並不是一個小孩成長的理想地方,相對上海和新加坡各只有16%和13%。有42%的港人說有機會的話會離開香港;上海和新加坡,分別只有17%和20%說會離開。七成的香港被訪者,覺得香港的生活環境在惡化。

其他文章:你可能沒有中立的自由(文:鄭立)

思匯用的概念是「urban well-being」(姑譯為「城市福祉」)。調查的範圍包括市民對城市一些物質面向(例如房屋、醫療、教育、治安)的觀感,也包括一些較主觀的面向例如政府質素、歸屬感等,結果發覺香港市民最不滿的是房屋、教育、管治質素。

這研究結果對於住在香港、有觀察和關心香港近年社會發展的人來說,沒有什麼意外,只是有較確切的比較數據而已。近幾年香港再興起移民的討論,很多人討論的不是香港的經濟是否繁榮、是否「搵到食」,而是整體的生活質素,以及香港這個城市所承載的價值。

無論是國際的指標、思匯的標準,或者中文大學自10多年前開始建立的生活質素指數,政府管治質素都是生活質素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隨着社會生活水平和教育水平提高,香港市民會更重視不同層面的生活質素。若干年前,香港有些部門提出香港作為「宜居城市」的概念,但近年好像很少再提這概念了,可能政府自己也不大覺得香港「宜居」。把握假期離開香港,已經成為年輕人和中產的主要生活模式。

有一些生活質素是客觀的,香港一直都不大理想,例如居住空間狹窄、空氣質素惡劣、環境衛生欠佳、教育制度壓力極大而缺乏選擇等,都可以令人覺得香港並不宜居,覺得如果有選擇應該離去。但這些都是香港持續多年有的問題,也不一定在近幾年持續惡化。近年更多人覺得難受的是城市表現的精神面貌每况愈下,尤其是有家庭子女的會考慮:子女在香港長大,是不是對他們最理想呢?這城市能不能給他們正確的價值觀?

很簡單的說,父母要教導子女誠實做人,但我們知道特區的高層是不可以用來作表率的。子女長大到某個階段,父母要教子女關心時事,但我很多朋友現在都覺得看本地電視新聞是很難受的,父母和小朋友一起看新聞時,要警惕不要衝口而出某些不當語言。林榮基是一個受迫害的人,坦誠的說出他的經歷,大家第一時間會擔心他的安全。父母可以教子女誠實做人嗎?

又例如,父母應當教小朋友犯了錯誤要坦然承認,然後承擔後果。我們小時候就被教導華盛頓砍櫻桃樹的故事。1990年代的《古惑仔》電影也會說「錯就要認,捱打要企定」。然後,政府委任的調查報告說官員集體失職,然後一班高官說是「制度的錯」拍拍屁股就走了,完全不需承擔責任。你當然可以跟兒子說《古惑仔》電影都是騙人的,以及說……華盛頓其實很笨?或者說,不認錯的最叻只可以做特區的高官,承擔責任才可以做總統?

管治質素漸侵蝕生活質素

香港已進入一個階段,管治質素逐漸侵蝕我們的生活質素。我近年的體會是:年輕一代和我們一代的一個不同之處,是他們有較多機會到外國遊歷、生活和交流。這些經驗往往會令他們對香港更不滿,因為他們明白城市設計和規劃、管治作風和意識形態,以至對生活的基本態度,是可以有很多可能性的。香港作為國際城市,物質繁榮和有很多方便,但在生活質素和管治質素上,很多都未及水平。有選擇的話,很多人都有離開選擇更佳生活和管治的想像。選擇不離開可能只是一種不忿氣或者本土意識。

一個可以與思匯的調查作參照的是東亞民主動態調查(Asian Barometer)的結果。東亞民主動態調查從10多年前開始,以同一套核心問卷在東亞不同地區重複測試民眾的政治態度變遷。現在已擴至19個地區,完成了4波的調查。由於研究方法和問卷內容大致不變,可以作跨國的比較,也可以測知政治價值如何隨時間變遷。筆者是香港區調查的負責人之一。

比較香港第三波調查(2012年底)和第四波調查(2016年2月到4月)的數字,最突出的結果之一是香港民眾對不少制度的信心大大減退。附表反映一直信心很高的法院也不能倖免,但跌幅已是最小的了。政黨和立法會等本來評價不高(是國際普遍現象),跌幅有限,但其餘不少的制度的信心,均大跌近20個百分點或更多。

不足10年 願移居外國者直線上升

有趣的是,東亞民主動態調查,其實是有問一條和思匯的研究相類的問題的:「如果有機會,請問你願唔願意搬到其他國家居住?」第四波調查的結果是10.1%「非常願意」、31.7%「願意」,加起來「願意」的百分比是41.8%(加權後)。和思匯的問卷用字不一樣,但得出差不多完全一樣「願意」的比例。

和思匯也許不同的是,我們的調查自2007年第二波、2012年第三波一直有問同樣的問題(2001年的第一波則沒有問)。2007年底只有3.4%表示「非常願意」、24.8%表示「願意」,即共28.2%表示「願意」。第三波在2012年底進行,有5.5%表示「非常願意」、27.9%表示「願意」,即共33.4%表示「願意」。換言之,不足10年內,願意移居外國的人直線上升,從2007年28%到2016年的42%,增加達10多個百分點。

是什麼因素令多了這麼多人覺得香港不再宜居,要趕快逃離?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

(原文載於2016620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周日話題:從林榮基證言看內地執法部門如何違法(文:江關生)

其他文章:世紀.王德威.導讀:馬家輝《龍頭鳳尾》(文:王德威)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