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林榮基新聞會後的幾個疑問 (文:韋文) (18:44)

經過一輪慷慨激昂的「向強權說不」、「真勇武」、「我們撐林榮基」、「你不會孤獨一人」後,提出幾個疑問,旨在刺激思考,嘗試填補空白部分。

其他文章:你可能沒有中立的自由(文:鄭立)

1. 回港時間及安排

「銅鑼灣書局」發生以後,書局三人先後低調回港,銷案後再馬上折返內地,李波更有專人專車接送直抵皇崗。

為什麼店長能夠回港的時間是在立會選舉前的6月?難道港澳辦、中聯辦不會考慮到這個打擊建制的政治炸彈?是高估了執行人的能力?還是借故放水,發表一些要說的話?

2. 民主黨何俊仁的協助

店長回港的兩日期間,是什麼時候找上民主黨?還是何俊仁自己找上門主動提供協助?

但,當然有第三種可能性,就是中間有人穿針引線。以民主黨與中央政府的關係,當年走進中聯辦議政改,又支持通過三跑計劃,作為「忠誠的反對派」候選人,被鬆鬆章,拿張好牌又不是不可能。畢竟今次所有激進、本土、自決的政團了無寸進。

3. 為何要指明「中央專案組」?

記者會中記述店長於深圳過關後,被不明人士帶至寧波及韶關「監視居住」,他於拘留期間聽說並不是公安、國安或國保所為,直指是「中央專案組」。

究竟此強力部門為何方神聖?根據程翔先生講述,是設立於文革時期的情治機關,聽令於中央以對付政敵,當年牽連眾廣。那麼,露出水面的是,案件的裏子是內地收集反習勢力的一連串行動嗎?

4. 為什麼李波回港時搜證找不到所需調查資料?

案件由強力部門籌劃,自然應該裏裏外外做得滴水不漏。誰不知李波「自願以自己的方法」回內地接受調查的跨境執法,引起中外高度關注,建制陣營焦頭爛額。

既然已經開壞了頭,案件好好醜醜也要埋尾,達成當初目標。引述店長的講法,稱當時李波回港拿取的資料有誤,釋放店長的條件是要他回港再交出訂購有關書籍的客人資料。

難道相關人員的質素低下至不清楚檢查李波帶的文件就鳴金收兵?還是當中又出現人為錯誤?又或者店長回港被要求的資料並非於記者會中所提及的資料,值得在被爆料的風險下也值得讓他回港?

5. 陪同店長的內地人員在哪裹?

店長稱由兩名內地人員陪同回港取證,二人只會離遠監視。事件調查涉及機密及跨境執法,本應取證已經要特別小心處理,為什麼第一次取證失敗後,還可以讓店長自行乘車回內地?

更值得問的是,為什麼當店長受到感召後於九龍塘轉軚時相關人員沒有加以阻止?難道又是人為失誤?或者店長真的如小明跑得很快?還是民主黨突然勇武起來,於港鐵站勇救店長?當中耐人尋味。

6. 李波「自願回內地」的羅生門

店長又爆料,報稱跟李波見面時,對方稱自己是在不情願的情況下被帶返內地,直指內地人員過境執法,破壞一國兩制。

但李波翌日就馬上在網上及訪問時接連澄清自己跟店長見面時沒有提及自己被帶走的情況,自己是自願回內地配合調查。最後補充自己並沒有把讀者的資料交給內地當局。

目前基本上是「一對一」的格局,雙方各執一詞,且均未能夠提出進一步資料去引證自己的說法。未有新進展前,只會繼續為泛民建制之間爭持提供彈藥而已。

最後,暫時小計,店長不惜代價爆料,在傳媒大眾的關注下,暫時人身安全應該不成問題。惟《星島》曾透露內地公安或要求香港警方協助,雖兩方並未簽訂任何有關引渡協定,但也不排除能夠以行政措施達至相同效果,此則店長危矣。

另外,事件中亦得益不少的是民主黨和何俊仁。畢竟當傳統泛民的政治力量日益低落的時候,能夠有一劑強心針,隨即能動員「向強權就不」遊行,對未來9月的立會選情有正面幫助。不過,假如日後傳統泛民只能靠別人鬆章食糊,那麼變為「忠誠的反對派」亦不遠矣。

事件發展下去,各方人馬如何出手圖利或減少損失,或許只都是花生炒作。但至少,我們一日仍在關注,店長的安全還是應該會得到保障的。

(原文載於評台網站。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林榮基現身說法】向林榮基致敬(文:曾偉強)

其他文章:內地大格局沒變香港小格局不變(文:阮紀宏)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銅鑼灣書店事件 林榮基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