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內地大格局沒變 香港小格局不變(文:阮紀宏) (08:53)

立法會選舉今年9月舉行,特首選舉明年3月舉行,兩個選舉的結果將影響香港未來5年的小格局。但香港的總體格局不會因為選舉結果而改變,原因是內地的大格局未來幾年不會有重大變化,這才是影響香港小格局的最主要因素。

其他文章:約翰內斯堡原則是否適用於香港(文:宋小莊)

所謂香港的總體格局,有兩個方面,一是內部的格局,二是香港在全國大格局中的位置。立法會選舉是香港的內部事情,建制派與反對派的席位多寡,當然會影響政府施政的效率,但無論建制派多拿幾個議席,只要反對派當中有幾個激進議員玩拉布,香港照樣會永無寧日。反之,即使反對派多拿幾個議席,他們也不可能反對政府提出的所有議案,畢竟阻礙了民生議題的撥款,他們的日子也不會好過。

建制派與反對派基本盤無重大變化

按照目前的形勢來看,建制派雖然也有不少麻煩,但基本盤沒有受到重大威脅,不會大量丟失原有的議席。反對派內部的分裂更加嚴重,激進勢力與傳統民主派勢成水火,互相傾軋只會分薄票源,雖然不至於影響反對派總體的得票率,但議席分佈的局部格局,可能會產生微妙的變化。

總的來說,建制派與反對派的基本盤不會有重大變化,這是小格局當中的更小格局。反對派極力將立法會選舉跟特首選舉掛鈎,意思是立法會內反對派的議席增加,將會左右特首的人選。這是天方夜譚之說,難道反對派在立法會議席中佔主導地位,就可以由反對派來決定特首人選嗎?

反對派傾全力推動「ABC」(anyone but CY),即除了梁振英以外的任何候選人,恐怕他們的真正意圖是「BC」(but CY)。至於「anyone」,任何一名候選人當選到頭來都會成為他們的反對對象,因為任何人當選特首,都會是中央任命的,而且必須效忠中央政府的,也就是反對派所反對的。他們製造一個「解決」了梁振英香港就會前途光明的假象,是為了掩飾他們反對中央政府的實質。

前任特首董建華日前表示,歷任特首都難於實施回歸前行之有效的「行政主導」,使歷屆政府都出現期望有所為而不能為的處境。問題在於回歸後,特首不領導任何政黨,而立法會議員都是民選產生。議員當中,有獨立人士,更多屬於不同政黨。他們往往由於代表不同利益,互相爭持,亦會與特區政府爭持不下。

特首與議員授權不同產生內耗

董建華描述的情况,就是香港的總體格局。特首與立法會議員來自不同的授權,兩方都有相當的權力。當兩方在互相監督的政制設計中未能做到良性循環,自然就會產生內耗。至於董建華對此歸咎的原因是特首不領導任何政黨,這是因為香港沒有一個足夠大的政黨可以單獨組成政府,或者主導成立聯合政府。相信在長時間沒有共識的香港,在可見未來也不會出現這樣的政黨。

董建華苦口婆心勸喻,特首要跟建制派分享權力,而建制派不要只考慮自己選民的利益;特首要跟反對派加強溝通,而反對派不要反對「一國」。這些良好願望如果都能夠實現,天下太平指日可待。但正如其他良好願望未必都可以實現,董建華的勸誡,也會成為對牛彈琴。雖然如此,這也只是香港的小格局,香港的總體發展,還是要看大格局的因素。

香港特首無論通過任何方式選舉,最終必須由中央任命,這是《基本法》的規定。中央才是左右大局的因素,無論叫做「守尾門」還是「安全閥」,這是憲制規定,是從全國利益的角度考慮來決定的。中央政府代表全國人民意志,必須按照全國的總體格局來履行這個職責。

內地的大格局,也有兩個方面,一是習近平的駕馭能力,二是內地的發展方向和總體任務。有傳聞說宣傳部門下令禁止將習近平稱為「習大大」,但「大大」的位置沒有因此而受到絲毫的影響。以軍隊改革為例,習近平可以將七大軍區改為五大戰區,雖然也遇到一些阻力,但總體來說改革能夠順利進行。治港相對於治軍,不一定更容易,但也不會難倒習近平。

國家正在進行政治經濟的轉型,千頭萬緒,對內要打擊貪污、發展高科技與服務業,對外要應對美國的壓力,同時要籠絡更多國家響應「一帶一路」的政策,以圓全國人民的「中國夢」。香港如何充分發揮在國家改革與對外開放的「特殊作用」,同樣是史無前例的。

中央管治香港,牽涉中央多個部門,不同省份也有參與,廣東毗鄰香港,角色加重。回歸前是確保順利回歸,回歸以後以為萬事大吉,「河水不犯井水」,到香港發生大規模反政府運動,才幡然醒悟不能撒手不管。在管與不管之間,也曾發生過政出多門、香港單位繞過港澳辦直達天庭、廣東省消極或者某些部門過分積極落實中央政策的問題。

中央香港工作會即將召開

首先中央要有統一的綱領,然後統一各部門認識。中央統一部署,各有關單位才能夠有統一的行動。這樣的工作方法,中共是依靠召開中央工作會議來進行的。據悉,中央香港工作會議即將舉行,屆時將會就香港目前問題的出現成因、對策以及各部門分工,做出統一部署。這是30多年來沒有舉行過的會議,以這種形式來加強對香港的管治,是習近平的行事風格。

中央香港工作會議將會討論治港的大政方針,當然不會討論特首選舉的人選問題。中央對管治香港的方針政策將會如何調整,值得密切關注,因為在變與不變之間,會透露出需要怎麼樣的特首來執行這些政策,也就可以斷言,梁振英是否會連任,抑或是有沒有更好的人選來完成香港在國家總體格局中的「特殊作用」。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原文載於2016618日《明報》筆陣。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為了海平面上升而不建三跑?(文:樂鞏南)

其他文章:【立法會選舉】選舉臨近的行政立法關係(文:阮紀宏)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