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你可能沒有中立的自由(文:鄭立) (08:42)

在日本德川幕府時期,德川幕府下令禁止基督教,他們就發明一種叫作「踏繪」的儀式。所謂「踏繪」,就是放下一個基督教聖像,要求所有人踩過去,去證明他並不是基督徒,以及基督教的同情者。這個行為的用意,就是逼你一定要用行動侮辱和反對基督教,不僅不准支持,甚至不准中立。

其他文章:【兩岸關係】蔡英文政府下的港台關係展望(文:葉國豪)

最近何韻詩的事件,除開一切枝節不談,這件事源自有人指她是「港獨藝人」。即時有人指出,其實她從沒有發言支持過香港獨立,因此這是一種欲加之罪。在我們香港人來看,好像是理所當然的事,香港人長久以作為一個無罪推定的法治社會為榮,當一個人沒說過那樣的話,我們不能認為她有這樣的主張,我們一直都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事。

如果看中國那邊一些年輕人的評價時,可能會發覺,這個理所當然,或許只是香港的常識,在中國並不是常識。不要忘了,社會總假定年輕人較開明。但是可以看到的是,有一個很常見的理論會浮現,總論是:只要一個人不支持反對港獨,他就很有可能支持港獨;如果他不支持港獨,為何又不高聲反對?就這樣,所以有企業即時聲明說「我們反對香港獨立」,一腳踩上「踏繪」以明正身。

「政治不涉經濟」只怕是幻想

非黑即白,的確很愚蠢,愚蠢到值得學者嘲笑。不過如果這些人是掌握了權力者或者社會主流時,請別覺得這是用嘲笑或者無視可以處理的。何韻詩事件告訴我們,這種思想正在影響現實發生的商務與決策,用經濟手段屈服別人,我們不能掩耳盜鈴。

我們的社會正進一步的走向野蠻。中世紀式獵巫、「踏繪」,這些歷史課本裏的東西正變成現實給我們看。香港人愛說什麼政治不涉經濟,只怕是幻想。別人是直接要求你服從他的政治理念,而他不會,亦不打算把你的經濟價值與政治立場分開。

其實他們不是反對你支持什麼,他們是直接要你高調反對。與其說他們是在討厭你的立場,他們想看到的是你的屈服。

如前面所說,這是「踏繪」。「踏繪」並不是單純分出支持者來攻擊。事實上,「踏繪」也是把所有中立的空間給毁滅掉。例如,你雖然不是基督徒,但你覺得要尊重別人的信仰,而不會侮辱別人的聖像,那你也不會願意踩上別人所信奉的聖像上。又或者你根本不在意基督徒的事情,但不喜歡被人命令,叫我踩什麼就踩什麼。或者說,我還未決定信不信基督教,先看基督教能帶給我什麼好處——除了基督徒,這些人都是「踏繪」要攻擊的對象。

事實上安然無事的人,只有表態了反對的人。只容許支持或反對,不容許中立或沒意見的存在,或者有條件的支持,沒有灰色地帶。事情就是那麼簡單,香港人很愛說自己是中立的,以為這就可以置身事外,不涉身風波。這看來也沒什麼可能性。

(原文載於2016618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Lancôme風波】Tim Cook講過,佢真係有講過(文:何羚)

其他文章:【Lancôme風波】為與不為(文:陳文敏)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