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旅行與自療(文:趙崇基) (10:39)

《危地馬拉的春天》作者寶品形容那是一趟「自療」之旅。為了走出活得不耐煩的情緒低谷,「長途旅程可算是有病醫病,無病強身的『自療』過程」。

其他文章:【Lancôme風波】Tim Cook講過,佢真係有講過(文:何羚)

看她在途中遇到之種種友情,經歷之有驚無險、逢凶化吉,文字一派樂天,照片充滿笑意,這一趟「自療」之旅,大概相當成功。

也許很多人都視旅行為治療身心的妙法,尤其是長途旅行,尤其是一個人去旅行。我也有過這樣的經歷,第一次去歐洲,正值家事紛紜,第一次去南美洲,事業走在十字路口。以為出走,可以兼具逃避、思索、治療之效。

出走,對大部分人來說,相信都是有效的。天大地大,看見的都是新奇的環境,遇到的都是陌生的過客。每一個目的地都充滿了未知的刺激,每一段萍水相逢都是轉瞬即逝,毫無負擔。此情此境,要拋開現實的種種缺失,撫平心靈的支離破碎,應該不是難事。

正如傳統智慧,治療失戀的最佳方法,就是趕快找一個人填補空缺。

可是,去旅行,覓新歡,都是暫時的,外在的。旅行回來了,還不是要面對現實,新歡找到了,要不要經營下去?因此,真正能夠自療的,還是在乎一個人的內心。

「內心強壯才是真正的強壯,內心自在才是真正的自在。」作者如是說。

下一次遠行,不用再為自己找一個心靈的原因。只要那個地方吸引,風景也好,文化也好,歷史也好,隨心而行,想去就去,去了,自然有所得着。

(原文載於2016617日《明報》副刊。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一帶一路獎學金】十億鞋油(文:梁家傑)

其他文章:【親子】素食媽媽給女兒一個茹素童年(文:黃雅婷)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