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豪華的士 頭痛醫腳(文:賀穎傑) (10:06)

根據傳媒報道,為「制衡」Uber,政府正準備向立法會建議,以專營權形式批出約450至600個豪華的士牌照,平分給3個營運者營運,車費預計將會比現有的士貴三成。筆者在此斷言:要麼沒有人申請牌照,要麼申請者都會在一兩年內蝕本離場。筆者膽敢把話說死,無非是看清了豪華的士完全是長官意志、漠視市場的產物。它解決不了現有的問題之餘,還製造了新的問題,活脫是「 頭痛醫腳,腳痛醫頭」的怪胎。

其他文章:【Lancôme風波】為與不為(文:陳文敏)

有形無實的複製品

現有的的士服務有什麼問題,任何一個小市民都能夠隨口數出一大堆:司機服務參差,濫收車資、拒載等行為無日無之;收費欠缺彈性,繁忙時間有人無車坐,其他時間有車無人坐等等。要解決這些問題,Uber等科技公司已經在世界各地有充足的成功經驗可以引入香港。政府應該做的非但不是「制衡」它們,剛好相反,政府應該帶頭拆牆鬆綁,擁抱這些新意念,為私人市場的競爭者打開方便之門,而非東施效顰地複製欠缺內涵的「三不像」。

為什麼筆者說豪華的士是「三不像」呢?政府誤以為Uber等服務受歡迎之處是乘客可以給司機評分,完全是捉錯用神。Uber最「煞食」的其實是「動態定價」(surge pricing),根據實時供求而調整價錢,一方面降低乘客需求,另一方面利誘更多兼職司機開工,盡力平衡供求。相對之下,政府的豪華的士建議,數量及價錢皆是固定,供應欠缺彈性,更何况每名經營者區區百多個牌照,根本沒有規模提供全港性、具競爭性的服務。政府強行山寨一套有形無實的複製品,以IT人的術語來說,就是「重新發明輪子」(reinvent the wheel),屬程式編碼中最笨的一種行為。

其他文章:制度的錯:進入研究管治失敗的年代(文:黃偉豪)

政府應重訂的士政策

Uber等公司在外國已經進一步推行「併車」(carpool,即多人共乘一車)等服務,既減低交通擠塞之餘亦增加經營者的收入。香港呢?現時才開始諮詢低效率地霸佔路面的豪華的士牌照服務,更預計要到2018年才推行,落後形勢實在莫過於此。創科局已經成立半年,但楊偉雄局長除了像錄音機般重複「創新需合法」的立場外,完全交不出任何功課。成立創科局時所宣傳的「統籌、協調、支援和配合香港創科事業的發展」彷彿已經不再存在。創科局滿足到社會對它的期望嗎?答案明顯已經寫在牆上。

政府現時最應該做的,是煞停豪華的士計劃,並由運房局連同創科局牽頭,根據最新科技及參考外國經驗,重訂最合適香港的的士政策。理想的的士政策需同時照顧香港市民便利乘車的需求,避免增加交通堵塞並兼顧的士司機的生計,但完全不需要考慮的士牌價的升跌,因為的士牌是純粹的投資產品,持有的士牌的牌主是純粹的尋租行為,對社會生產完全沒有貢獻。政府並無責任維持的士牌價在任何水平,政策只需以香港的最大利益為依歸。

作者是前線科技人員

(原文載於2016年6月16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網絡文化】搞網媒 先要識玩facebook?(文.山嵐)

其他文章:伸冤達人:馬路如虎口有冤有路訴(文:陳嘉文)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