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六四27年】六四與香港歷史(文:羅冠聰) (10:31)

近年本土意識抬頭,六四紀念開始由當初強調愛國到近期尋找其本土意義,中國的民族精神隨着日益高漲的本土思潮慢慢褪色。在悼念爭議以外,到底六四如何影響香港本土民主運動?

其他文章:【六四27年】先做人,再做香港人(文﹕安徒)

碧街事變

事實上,自1989年6月3日凌晨起,香港對運動的支援和對中共暴政的憤怒並未息止。翌日中午,已有逾千大專生在修頓球場集會抗議,當晚全港車輛和輪船響號一分鐘抗議。支聯會在當晚更呼籲香港人在6月7日擴大抗議行動,包括全港罷工罷市、環島大遊行和馬拉松絕食至6月20日人大常委會召開會議為止。

然而,中共的滲透造成「碧街事變」,煞停了後來的運動。在6月5日,70名聲稱來港探親的「神秘漢子」從深圳來港;巧合地,6月7日凌晨,油麻地碧街發生騷動,很多中資銀行、商店遭破壞,警民亦有肢體衝突。支聯會在事變發生後以安全理由,取消了當日預計150萬人的大型悼念集會,讓市民和組織自發舉行悼念活動。

黃雀行動

除「碧街事變」中突顯中共官方權力對民主運動的滲透和陰謀外,民間也同時反抗,策動一連串營救學生領袖的行動。

6月13日北京市公安局秋後算帳,開始緝拿「高自聯」的學生。當時香港民間不少商人、人權分子、江湖中人便發起了「黃雀行動」,協助被搜捕的學生以香港作為中轉站,偷渡到外地。屠城後躲在不同地方的學生輾轉逃至香港,再安排飛往歐美等地。整個拯救行動過程隱密,救出約400人,吾爾開希、柴玲、封從德等也因而成功逃出中國。義舉之後,政權對人民壓迫卻愈發猖狂,魔爪亦更接近香港。

六四對香港的意義

今日回看「碧街事變」和「黃雀行動」,更可深切感受六四對香港的意義,激發了本土重要的民主運動。在民間與政權、記憶與遺忘的搏鬥中,歷史成為未來抗爭的參考,讓我們更清楚敵人的身影,並在與之對抗時明瞭自身的位置。

時代推進,不同世代的人對六四有不同看法自然不過,理應互相尊重。然而討論必須建基於歷史真相:六四不是歷史上與港人無關的一宗慘劇,六四/八九民運與本土民主運動實在無法切割。每次悼念六四慘案,都是對自身的一種提醒和反思,同時也在傳承香港非常重要的歷史記憶。

作者是香港眾志主席

(原文載於201664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六四27年】駁港大學生會的六四觀點(文:曾志豪)

其他文章:【六四27年】從悼念到港獨 —─ 歷史只可由一代人繼承(文:龍貓餅)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六四27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