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六四27年】六四爭議學界現分歧 理大:悼念是美德(文﹕李先知) (16:55)

港大、中大和樹仁大學的學生會或編委會代表上星期連日炮打支聯會,除了批評支聯會燭光集會流於形式化及僵化,更提出悼念六四是否應有個完結,認為在年輕人眼中,六四意義微乎其微。上述說法惹來極大爭議,六四一代狠批學生不懂事。筆者聽聞理大、嶺大和教大學生會對上述「學界意見」都有微言,認為意見不代表整個學界,因此這3間大學的學生會決意在6月3日另辦論壇,讓學界其他聲音得以反映。

其他文章:【六四27年】有無責任追究屠城責任(文:黃明樂)

嶺大學生會會長鄭沛倫向筆者表示,學界有不同聲音,另辦論壇是希望向外界反映學界意見是好多元,不一定局限於某些看法。鄭指出,媒體只是聚焦在港大和中大學生會的說法,令人誤會有關意見就是代表整個學界。3間大學學生會辦的論壇,會邀請理大、中大、港大、嶺大學生會的代表,以及支聯會成員出席。另外,3間大學學生會考慮在六四晚於理工大學舉行小型悼念會,以及在時代廣場外舉行六四展覽,向市民派發有關六四的報紙。

早前11間大專院校的學生會公布聯校六四論壇宣言,狠批支聯會六四晚會形式僵化,痛陳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綱領的不堪,大篇幅提到六四對本土的啟示;未有參與早前聯校宣言的理大、嶺大和教大學生會,昨在網上自行公布〈年輕人談六四〉論壇的詳情和宣言,有別於11大的學生會,3大的宣言語調溫和,並無批評支聯會,或斥六四燭光晚會行禮如儀,而是陳述過去27年港人持續悼念六四死難者事迹,指悼念「令歷史不致被中共的歪言逐步磨滅」。

其他文章:【六四27年】狹乎?廣乎? 後傘運的六四啟示(文:栩晉)

六四悼念是否要畫上句號,被視為是學界今年關於六四最具爭議的言論。理大學生會會長黃澤鏗向筆者表示,理大學生會認為「悼念是美德」,亦是對死者的尊重,「我們無否定行禮如儀的悼念」,悼念是對人民最基本的啟蒙,以及集體意志的體現。不過,黃澤鏗同樣對支聯會有不滿,指支聯會年度的放風箏和長跑行動,無助建設民主中國,令這綱領只流於口號。

有學生在討論六四時,只着眼六四對本土的影響,企圖切割六四當中的中國因素。黃澤鏗認為,「六四一定不可以與中國切割」,因六四本身就是在中國發生的事,亦影響當代港人的道德意識和學運走向。黃指出,六四既然影響香港1990年代回歸時的一次前途問題,社會在討論2047年的前途問題時,同樣可以借鑑六四。「對我們而言,六四的意義是承先啟後,影響當代港人的政治走向。即使大學生沒有經歷過六四,都要了解這段歷史。」

悼念六四是否要畫句號,嶺大鄭沛倫認為悼念是個人意願,「無話結束不結束」。鄭亦強調六四與本土是沒有矛盾的。至於建設民主中國是否港人責任,鄭沛倫說,這並非責任的問題,而是優次的問題,「這不是香港人首要責任,我們面對很多本土議題,是否有足夠能力處理非本地的問題?」鄭說,即使是認同建設民主中國的人,實際上都未必有能力做到。

中大學生會會長周竪峰向筆者表示,「我們不可能代表全部同學」,但認為自己的說法是對時下局勢的客觀描述,反映主流趨勢,「這是歷史的必然」。周竪峰說,11間院校在六四問題上看法一致,大家有充分討論和共識。

文﹕李先知

網誌﹕specials.mingpao.com/LSZ.htm

(原文載於2016年6月1日《明報》「聞風筆動」。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六四27年】先做人,再做香港人(文﹕安徒)

其他文章:【六四27年】讓六四記憶與大中華觀念脫鈎(文:徐承恩)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六四27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