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國際關係】南海「武林秩序」不應由仲裁庭決定(文:歐陽五) (09:57)

金庸筆下,武林至尊屠龍刀未能起到維持武林秩序的作用,反而成為挑起江湖紛爭的導火索。當今世界,本該是國際合作重要平台的南海諸島,卻可能成為搞亂國際關係的是非之地。

其他文章:【六四27年】悼念六四,讓我感覺到自己是香港人 (文:林兆彬)

菲律賓南海仲裁案結果公布在即,近日來的國際社會呈現出就南海問題「選邊站」的狀態。上海合作組織剛通過外長理事會新聞公報,表示支持中國立場;七國集團(G7)峰會則通過首腦宣言,不點名地向中國施壓。南海問題再度成為各國博弈的棋局。

仲裁不具備法理基礎

兩國間存在的爭議交由政府間國際組織進行仲裁,聽起來似乎是和平解決爭端的最佳選擇。於是,中國政府在南海仲裁案上的「四不立場」難免招致一些不理解乃至誤解。但事實上,中菲兩國的南海爭端交由海牙仲裁法院仲裁,本身就不具備法理基礎,有關仲裁庭亦不具備法律效力。

首先,仲裁應是爭執雙方同意的第三者對爭執事項做出決定,而中國自始至終都未同意參加仲裁。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定,如有關爭端涉及海域劃界、歷史性海灣或所有權、軍事活動或執法活動等,公約的締約國有權聲明不接受強制仲裁。

中菲兩國都是公約締約國,故菲律賓強調由有關仲裁庭依據公約對南海爭端進行強制仲裁。但中國早在10年前就依據公約第298條有關規定,作出了排除強制性仲裁的政府聲明,因此菲律賓提起仲裁的行為本就違反了公約規定。

其次,菲律賓提請仲裁的實質是南海部分島嶼的領土主權問題,已經超出了公約的適用範圍,故公約規定的強制爭端解決程式不具備法律效力。

早在2013年啟動仲裁程式的第二天,菲律賓就發布文件稱,不要「放棄我們的國家主權」,其爭奪南海爭議島礁主權的野心昭然若揭。隨着仲裁結果公布之日臨近,菲律賓對此又避而不談,並一直粉飾其仲裁的實質,聲稱仲裁案不涉及領土主權問題。如此掩耳盜鈴之手法,實在不應被國際社會所認同。

第三,中菲兩國之間存在《南海各方行為宣言》及雙邊聯合聲明等協定,規定雙方應直接談判協商解決有關爭議。涉及兩國領土主權的問題應由雙邊談判協商解決,這更是國際慣例。菲律賓之所以「不按常理」,執意訴諸仲裁,在於南海仲裁庭的人員組成本就存在偏向性,加之主導話語權的西方域外國家不斷製造有利於菲律賓的輿論,仲裁結果偏向於誰便可想而知。

應坐下來冷靜談

鄰里之間,爭執難免,雙方應該坐下來、冷靜談。將涉及個人財產歸屬的判決交給難保公正的「和事老」,後者便有可能搖身一變,成為掌握生殺大權的「話事人」。倘若如此,有事找「話事人」就難免成為日後其他人侵吞別人財產的不二選擇。

小說裏,以少林、峨眉為首的「武林正派」打着討伐金毛獅王的旗號圍上武當山,實則意在搶奪屠龍刀。現實中,美國、日本等多個域外國家干涉南海問題,也着實有借菲律賓仲裁案掣肘中國,甚至在南海渾水摸魚,分一杯羹的嫌疑。

張翠山誓死保守謝遜和屠龍刀下落的秘密,是為避免引起武林紛爭,可謂捨生取義。五大派自詡衛道護法,實則為屠獅揚名,爭奪寶刀,號令天下,當真別有用心。好在最終成崑的陰謀被公之於眾,武林也終不會因個別人的機關算計而失去秩序。

(原文載於2016531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蔡英文改不了民進黨玩法基因(文:王彥晨)

其他文章:【教院正名】待續的教大理想(文:何昆洛)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