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六四27年】六四和本土並不對立(文:余若薇) (11:52)

本周末,六月四日晚,維園會如常出現大片燭光,但今次不再有學生代表上台致辭,因為學聯退出了支聯會,十五間大專院校學生會當晚另外在校園和銅鑼灣舉辦晚會討論香港前途問題,不點蠟燭不唱歌。

其他文章:推動環保豈止是電動車(文:歐陽杞浚)

維園晚會內容二十幾年來大同小異,學生會嫌「行禮如儀」。但點起燭光默哀悼念六四殉難者,就像清明重陽拜山獻花追思先人,是一個儀式,不必多花款。而且,每年同日同地亮起遍佈幾個足球場的燭海,是香港獨有的景象,包含多重意義,提醒世人,六四中共政府屠殺人民這筆帳未算、這個政府仍然專政、香港尚存表達自由,有別於其他中國城市。

杯葛維園燭光晚會的學生會代表認為,香港人無責任「追究屠城責任」,精力放在「建設民主中國」只會阻礙香港民主發展,悼念六四應完結,六四哀傷「對新一代年輕人已沒有意義」,現時年輕人的身分認同是本土優先,他們今年辦的六四晚會主題就是香港前途問題。

香港不單只在地理上與中國大陸不能切割,當學生探討二○四七後香港前途、自決、港獨、本土等問題,其實間接承認中國是迴避不了的因素;中國大陸與香港民主發展是互動的雞與雞蛋關係,若說「建設民主中國」是大中華膠,倒不如說是既為神功亦為弟子。同樣,平反六四,並非年長一輩放不低包袱,而是體現一個政府終於肯向人民問責的指標。

這一代年輕人眼中,佔中、前途自決是本土運動,對我這一代來說,一九八九年百萬香港人出於憤慨和對自身前途的恐懼而上街,以及年年六四悼念活動,同樣本土。六四和本土沒有對立,今年六四,依然相約大家維園見。

(原文載於2016529日《明報》副刊。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六四27年】從「民族的」到「公民的」六四紀念(文:張彧暋)

其他文章:【六四27年】從悼念到港獨 —─ 歷史只可由一代人繼承(文:龍貓餅)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