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城大塌屋頂】梁特的綠色謊言(文:曾偉強) (11:54)

事隔五日,曾經擔任城大校董會主席的梁特,終於開腔,但只表示「特區政府十分關注城市大學有樓宇屋頂倒塌的事件。」這說明了甚麼?寡恩薄情!反觀教育局長吳克儉的「真語言」,充分展現出無知、無能、無心,也許更能準確地反映特府的實況。

其他文章:康城現場:差勁的得獎名單(文:李焯桃)

梁特五月二十四日上午出席行政會議前向傳媒表示:「特區政府十分關注城市大學(五月二十日)有樓宇屋頂倒塌的事件。」請注意,梁特說的是「特區政府」!即便是梁特真的「貴人善忘」,記不起曾是城大校董會主席,但他今天仍是城大校監。對於關涉到城大學生、教職員生命安危之事,豈能如此冷漠!

至於循例召開跨部門會議,也就是說,現實是沒有部門直接負責綠化天台,更遑論政策與監管。

梁特當時話峰一轉,指向綠色建築,並表示特府「確實有綠色建築的政策」。不過,將這次城大塌天台事件與綠色建築聯繫起來,完全是混淆視聽,轉移焦點,刻意誤導。因為綠化環境與綠色建築是兩碼子事。梁特之後提到的「至於綠化問題」云云,便充分說明這一個事實。

諷刺的是,香港的所謂綠化政策,原來是歸一直積極摧毀綠化地帶以圖建樓的發展局管的。根據發展局的資料,綠化政策指的是「努力廣種花草樹木,並加以妥善護理和保育,藉以提高居住環境的質素。當前的目標是要擴大市區的綠化地帶、美化現有綠化區、並在規劃及發展公共工程項目時,增加優質綠化機會。」

也就是說,綠化,只是發展過程的點綴。特府根據《樹木管理專責小組報告》的建議,於二○一○年三月在發展局工務科之下成立綠化、園境及樹木管理組,倡導新的策略性綠化、園境及樹木管理政策。該管理組轄下設有綠化及園境辦事處和樹木管理辦事處。

名義上,綠化及園境辦事處負責在中央層面統籌政府的綠化及園境規劃和設計工作,其工作重點包括就提倡可持續建築設計,提供有關新私人發展項目綠化的上蓋面積比例規定意見,為某項目訂定更嚴格的綠化上蓋面積比例要求。不過,局與局之間沒有從屬關係,區區發展局之下的一個辦事處,如何統籌涉及其他局的綠化工作?

如果新發展項目真的有綠化上蓋面積比例的要求,那麼,現有的建築物呢?假如在特府心目中,綠化就是「廣種花草樹木」,那麼,屋頂綠化的工作便不大可能只涉及擺放少量盆栽,而是有一定規模,甚至涉及建築工程,例如拆卸、改動或加建構築物或排水系統,必須受《建築物條例》規管。也就是說,綠化天台不可能不入則。

雖然梁特強調「確實有綠色建築的政策」,但根據特府一貫「不提起即不存在」的邏輯,綠色建築政策恐怕亦已不存在。

首先,梁特的綠色建築是目標為本的,而目標就是節能。在《二零一三年施政報告》「綠色建築」一段中,梁特如是說:「建築物用電量佔全港九成。除了將九龍東打造為低碳社區以外,我已責成環境局長領導跨部門的督導委員會(推動綠色建築督導委員會),加強部門間的協調,議定具體實施策略及行動計劃,並與業界和持份者緊密交流合作,推動綠色建築。」

當時(二○一三年三月)黃錦星曾表示,督導委員會將與業界、環保團體和學者討論,希望年內推綠色建築路線圖。不過,在《二零一四年施政報告》中,梁特只說「推動綠色建築督導委員會去年成立後,現正檢視政府各部門的相關工作,收集業界意見,以及參考外地經驗。委員會將就進一步推動綠色建築制定實施策略,以及提出相關措施的建議。」

到了《二零一五年施政報告》,在「綠色建築和節能」一項之下,梁特宣布,「政府的新目標是在未來五年把政府建築物的用電量,在運作環境相若的基礎上減少5%,並為主要政府建築物進行能源審核,尋求深化節能機遇和綠色建築措施。政府亦會與相關團體、公私營機構合作,加強推行低碳宜居的建築環境,減低香港整體電力需求。」

環境局長黃錦星二○一五年五月六日書面答覆立法會議員廖長江關於綠色建築政策的提問時表示,推動綠色建築督導委員會成立至今(二○一五年五月),舉行了四次會議,完成檢討並已提升政府建築物環保表現目標和措施,並會繼續研究如何在私營界別推動綠色建築。

兩年下來,仍在研究如何推動綠色建築。無怪乎到了《二零一六年施政報告》,已沒有再提及綠色建築這四個字。也就是說,梁特口中的綠色建築政策,早已成為已經不存在的真實謊言。事實是,除了省電,何謂綠色建築,本身是測量師的梁特,和身為建築師的黃錦星,一直說不出個所以來。

根據美國環保局的資料,綠色建築(Green Building),指建築物本身及其使用過程的生命週期中,如選址、設計、建設、營運、維護、翻新、拆除等各階段,均達到環境友善與資源有效運用的一種建築。綠色建築也就是可持續的建築,其設計旨在減少建築對人類健康和自然環境的耗損,包括有效運用資源,保障人類健康,減少產生廢物,避免污染環境。

現實是,香港的樓宇,不論是住宅還是商廈,全是密封式設計,全天候空調。甚麼通風,甚麼採光,全都不在考慮之列,建築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利潤最大化。而為了實現這個目標,五十呎的睡房成為常態,與窗臺合併改造的睡牀成為無奈的常識。這樣的建築,是可持續,有利於人類健康,有利於環境的嗎?真的無以名狀,強字之曰「浪費資源」。

後記:梁特五月二十六日在多份報章發表署名文章,談的不是城大事件,不是綠化天台,而是經濟發展。可見在梁特心中,永遠只有發展經濟。至於民生大事,市民生命財產,似乎都不在其議程之內。

(原文載於評台網站。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城大塌屋頂】管好屋頂綠化政策(文:梁美儀)

其他文章:【城大塌屋頂】綠化天台是好事,不是炸彈(文:林超英)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城大塌屋頂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