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六四27年】駁港大學生會的六四觀點(文:曾志豪) (09:13)

港大學生會決定今年另辦六四論壇,不出席支聯會的維園燭光集會。

港大學生會長孫曉嵐甚至問,悼念六四是否有完結的一日。

作為目睹八九民運發生的我這一代人,聽到「新一代」的這種言論,悲憤莫名。

其他文章:【文革五十年】否定文革才能捍衛改革開放(文:關慶寧)

悲他們的涼薄狹隘,憤他們的是非不分。

學生的狹隘,以為凡事和中國有關,便代表和香港無關;卻完全不知道,六四發生在北京天安門,卻深深影響了香港這片土地的人們。

百萬人風雨遊行是本土活動,屠城影響了香港人的信心,引發大規模移民潮。這一切都是六四的本土烙印。

你們憑什麼把六四和香港歷史切割?就因為你們未出生,沒有感受,便要香港人陪你們一起淺薄嗎?

他們又說,建設民主中國是不可能實現的空想,所以不應悼念。

荒謬,難道香港爭取「真普選」、「港人自途自決」這些目標,不是遙不可及的理想嗎?我實在看不到頑固保守的中共,會如何答應香港人這些目標。按照學生的邏輯,難道我們也要放棄這些空想?

他們又不認同自己有責任平反六四,並舉例子,認為自己沒有責任爭取「以巴和談」。這個比喻,其實說出了這一代人不認同六四的真正原因: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

他們會把發生在中國人身上的六四血案,和「以巴問題」相提並論,明顯是說,六四就像別國的事情,和香港人無關。

同學,若是如此,請你坦白承認「港獨」的意願,不要閃閃縮縮在「本土」身後。我認同香港本土,但不會和中國的歷史切割。難道新一代的本土派只會悼念「三年零八個月」,卻覺得「南京大屠殺」與我無關嗎?

雨傘運動時,內地維權人士在大陸冒死聲援,沒有計較這是香港內部的民主運動;今天香港新一代卻會蹲在歷史的血泊細細分析哪些是中國人的血迹然後擦手離開。

是非不分,狹隘至此,悲憤難言。

(原文載於2016527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黎明與王維基給我們的啟示(文:黃任匡)

其他文章:【港獨爭拗】不卑不亢(文:陳文敏)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