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一國兩制新階段要迎合國家發展策略(文:阮紀宏) (09:07)

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旋風式視察香港,提出香港要邁向一國兩制的新階段,沒有明言這是一個時序的概念還是一個政策變化的概念。如果從中央對港整體政策不變的角度看,那就只能是微調,香港要是進入一國兩制新階段,只能依靠香港本身調整到迎合國家發展策略的角度來思考。

其他文章:【張德江訪港】策略性調整非政策改變(文:劉銳紹)

張德江來港參加3場活動,綜觀3次講話的重點,可以得出一個印象:一是重申中央對港政策,二是宣講國家「一帶一路」的發展策略,三是暗示一些微調的動作。

在重申中央對港政策方面,唯一的新意是無意在短期內實行「一國一制」。張德江說:一國兩制對國家、對香港都是最為有利,中央必定會堅定不移地貫徹下去,變「一國一制」的說法,完全沒有根據。

中央挺港做法已有新變化

雖然張德江還派出定心丸,「香港社會完全可以放心」,但通篇沒有說「50年不變」。當然,「50年不變」是《中英聯合聲明》的條款內容,是一項承諾,鄧小平對這個承諾還可以隨意地再增加50年。但《基本法》作為中國的法律,沒有實施年限的條文。那就是說,如果全國人大不廢除或修改這條法律,實施年期是沒有限制的,也就不存在50年的問題。然而,31年之後,現任的所有領導人都已經退休,是否實行「一國一制」就不是他們的事情了。

既然是這樣,為什麼香港會邁向一國兩制的新階段呢?回歸20年就是一個新階段嗎?張德江沒有就此展開,但從3篇發言的字裏行間可以看到,中央對於支持香港的做法,已經有了新的變化。香港上一個管治危機是SARS之後的50萬人大遊行,中央採取給香港經濟輸血的方式,CEPA是提前開放更大的市場給香港,特別是給香港的強項服務業;自由行是讓更多的內地遊客來香港消費購物,帶動香港的經濟發展。

然而,服務業沒有大舉北上,自由行反而帶來一些反效果。輸血未能做到盡善盡美先不說,但起碼中央認識到,這種純經濟的單向輸出是不可持續的。單向意味着香港可以予取予攜,想要什麼就管中央要,不顧及兄弟省市要為此做出犧牲不說,整個香港瀰漫着一股,什麼事看「阿爺」,香港有什麼「冬瓜豆腐」,也是中央沒給夠,甚至會得出一個奇怪的結論,中央政治上不給,經濟上要多給。

其他文章:【張德江訪港】為何香港三司長要向張德江匯報工作?(文:呂秉權)

這次張德江在「一帶一路」的演講中,主次和順序,把香港的位置擺得清楚明白。先是全面詳盡地闡述了國家「一帶一路」的策略,然後是「一帶一路」在國際格局的坐標,最後講香港的位置和可以起到的作用。張德江說:中央政府高度重視香港的繁榮穩定和在國家戰略大局中的作用,支持香港鞏固既有優勢、開發新優勢,支援香港加強與內地的交流合作,支持香港拓展國際經貿聯繫。同時,香港也要更加積極主動地參與到國家發展戰略中來。

香港新位置靠自己去爭取

香港在「一帶一路」的位置,在張德江眼裏,是如果香港希望從中得益,就要「積極主動地參與到國家發展戰略中來」,而不是中央單向的給香港什麼。在另一段張德江還用了「搶抓」的字眼,意思更明顯:如果香港願意去搶項目,中央是會支持的。他在另一場講話中說:香港原有的經濟優勢在弱化,新的增長點還沒有完全形成。意思就是說,香港經濟增長點必須「找準國家所需、香港所長的結合點」,而「一帶一路」就是這個結合點,而這個結合點是政治經濟聯合的因素,不再是過去的純經濟輸血。

香港所長是什麼應該已有共識,但要找準國家所需,就要重新討論。「一帶一路」沿途65個國家,是世界人口的六成,國家的投資策略是什麼?香港要做融資,但有做碼頭港口鐵路礦山的風險評估的專家吧?國家要投資的地方,政治形勢如何?宗教因素會有何影響?競爭對手是誰?這些一切對於香港來說都是嶄新的題目,目前商界組團到中亞國家探看機遇,特區政府成立獎學金,每年獎勵100個「一帶一路」國家的學生來港升讀,只是開始,香港的學術機構要重新設置課程,傳媒機構要秉承急先鋒的探究精神派員了解,都是任重道遠的事情。但香港對每一件事情都陷入政治爭拗,猴年馬月才能夠達成共識,不得不心存疑慮。

張德江除了給香港明確的發展定位方向外,還在一些其他地方,有意無意的暗示香港的定位已經發生變化。比如說香港的優勢「難以替代」,只是「難以」而不是「不可」;使香港成為「二傳手」,成為中國對外開放的視窗、中國吸引外資的主要來源地以及聯繫世界的聯絡人。聯絡人是不是「超級」不重要,重要的是二傳手在排球比賽中的位置,是組織嚴密的協調動作,後場不給二傳手餵球,二傳手沒球可傳;二傳手不洞察主攻手的位置與暗示動作,無從在傳球時間和位置上形成默契。這些都要香港主動去洞悉全國「眉頭眼額」才能做到。香港對內地的文化和政經發展,真的能做到察言觀行嗎?

香港在全國的位置,由於客觀環境的變化,已經被動地改變了。而今張德江來稍稍暗示,並指明今後的路向,香港是否願意投入到國家的大發展策略中去,有待各方努力。但張德江有一句話值得注意,他說「為山九仞非一日之功」。作為一個段落的引語,下文闡述香港遇到重大危機,但強調「我們有智慧、有能力解決一國兩制實踐當中遇到的問題」。這是為香港打氣無疑,但「為山九仞」的下一句有可能「功虧一簣」。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原文載於2016521日《明報》筆陣。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泛民見張德江】撤換特首是緣木求魚(文:阮紀宏)

其他文章:【張德江訪港】張德江為港在「一帶一路」的四個作用立牌指路(文:屠海鳴)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張德江訪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