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張德江訪港】策略性調整 非政策改變(文:劉銳紹) (09:50)

張德江來港,外界的一個關注點是他與泛民代表近距離接觸,並聽了他們的意見。就中央領導人級別而言,這不僅是香港回歸以來的第一次,也是「六四」之後的第一次,有其象徵意義,值得肯定。無論北京的動機如何,從客觀效果來看,此舉至少可以中和一下北京過去的強硬言行——不願溝通,跟着關門閉戶,在政制問題上處處封殺;現在願意放下身段,創造一些緩和氣氛。另一邊,泛民沒有拒絕,激進泛民也沒有大事抨擊。市民正觀察和等待,這次「第一類接觸」會否帶出日後的「第二類、第三類接觸」?

其他文章:【張德江訪港】張德江未到先輸兩仗公關(文:潘小濤)

頂多是摸冰之旅 遑論破冰

同時值得注意,這個信號反映北京正嘗試一種策略性調整——過去北京在泛民和建制之間劃了一條界線,「非友即敵」的味道十分明顯,結果把溫和泛民也推向激進,形成官方的被動。現在,那條線有點鬆動,把部分溫和泛民移向中間,至少與激進泛民分開。這是北京遭受香港社會強烈反彈之後才醒覺的策略調整。

不過,歸根結柢要注意的是,策略性的調整不等於政策性的改變,軟姿態可以用來包裝硬立場。眼前,北京還要考慮9月份的立法會選舉,如果過於強硬,屆時建制派的選情肯定受累;如果北京創造一些寬鬆氣氛而令建制派取得三分之二或以上議席的話,日後就順風順水了。小不忍,則亂大謀;戰略性調整,甚至戰略性退卻,大有必要。所以,張德江此行,頂多是摸冰之旅,未到溶冰,更遑論破冰。

內地朋友也許會說我太陰謀論了。他們認為,中央多次向泛民釋出善意,安排他們到廣東珠三角、四川、上海和深圳參觀交流,但泛民仍冥頑不靈;中央也不斷經濟挺港,但港人又不領情,抗拒「一國」的情緒愈來愈烈。

理由很簡單。上述「善意的行程」由2005年至2015年才出現過幾次,平均兩年多才一次;其他與泛民的接觸都要求在不公開的情况下進行,這樣能釋出善意嗎?還有,上述幾次「釋出善意」,都是在有政治需要的時候才作出的。2005年珠三角之行,因為想通過2007年官方的政改方案;2010年與民主派的接觸,因為想通過2012年的政改方案;2014年上海之行和2015年深圳之行,同樣因為想通過2017年官方的政改方案。况且,寬鬆緩和的姿態之後,馬上強硬如昔,左右開弓,市民感到受騙,失望和反彈由此而來。可見,即使不斷經濟挺港,能有效嗎?北京必須領悟,現代化社會發展到如此地步,經濟利益不可掩蓋或取代政治訴求;如不醒悟,只會停留幻想。

所以,市民正在觀察,並有理由希望和要求,張德江此行之後,儘管有些訴求不能馬上實現(例如「不要梁振英」和重啟政改),但有些訴求應盡快實現,例如與泛民的正常和恆常溝通機制。泛民難以要求與領導人級的恆常會面(這不切實際,建制派也無此待遇),但跟參與港澳決策的人士恆常接觸,是應有之義。否則,張德江此行的「看、聽、講」只會變成「看而不見,聽而不聞,講而不做」,畢竟拖與哄,已是過期藥。

張德江之行兩個關注點

張德江此行還有兩個關注點。一、他說了「反港獨」的內容,此乃正常的,因為這是中國的「底線思維」,不說就心裏不快和不安;把底線亮出來,不越界或可容忍,超越底線則打。他的語調較預期中溫和,也是正常的,因為如果過硬,只會令「港獨」更受抬舉而反彈升溫。因此,關注而毋須刺激,從容而毋須緊張,才是務實之法,張德江此行已略有領會。希望官方日後更多吸收箇中奧妙。

二、張德江說港府和司法機構要切實履行職責及執法,不能姑息和縱容違法行為。光看文字,沒問題,放諸四海而皆準,但不能脫離大環境和背景來看這些話。2008年,習近平來港時曾說行政、立法、司法三權是互相配合。內地的思維更是司法也要為行政和政治服務,三權絕對不是分立和互相制衡。此外,近期有建制派人士指摘香港法院對某些帶有政治性的案件判決過鬆和不公。即使這是他們個人看法,但張德江作為全國人大委員長,談及香港司法的這段話的客觀效果就難免產生施壓的感覺。最佳的做法是,他可以說要切實執法和不能姑息,但同時闡明香港應奉行司法獨立,三權分立。如今他只講前而略後,側重點不問而知。

最後要談泛民和市民往後可以怎樣看、怎樣做?我不懂政治,只知:互借東風,進退有度,目標清晰,方法多元,立場堅定,處事透明。假戲不妨當真做,促使戲假變情真。從現實角度看,北京和港人(尤其是前者)應該明白,玉石俱焚的高壓和抗爭,傷人傷己傷國家傷民族。眼前,獨立固不可為,不准談也不可為,就用民間對民間的討論,甚至爭論,辯出主流意向。我相信,社會的共識將是官方願意見到的。

避免玉石俱焚 爭取「磨而合」

未來,政治的本質仍然主導着發展的大勢。一方面是政權政治,其實質是利益關係,包括控制權、決定權、主導權,所以需要另一方面的民間政治,實質就是平衡與制衡。此刻,要求執政者醒悟「民為貴,君為輕」,放手政治改革,是困難的。執政者不想人民對其政權清醒反思,因為反思可能導致「思反」。但既然官方對自己的言行不反思,民間的「思反」只會愈趨明顯,甚至明知不可為而之。這個「思反」,可能是「反對」,也可能是「造反」。人類的歷史就是這樣重複的,執政者更宜深思。

所以,未來仍會有碰撞、摩擦,難以避免。這是中國人在政治磨合的過程中必然付出的代價,要有足夠的心理準備。關鍵是:在這個過程中要努力避免你死我活、玉石俱焚、猛烈撞擊的慘痛後果,爭取「磨而合」。所有政治參與者都要深思。

(原文載於2016520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張德江訪港】張德江為港在「一帶一路」的四個作用立牌指路(文:屠海鳴)

其他文章:【張德江訪港】為何香港三司長要向張德江匯報工作?(文:呂秉權)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張德江訪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