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視和察(文:馬家輝) (10:23)

北京高官來港,不叫「考察」,也不叫「訪問」,而叫「視察」,突顯了主權在我的級別意識。論漢字詞令之政治使用,中南海是研究院程度,特區則仍只是小學雞,何時何地用何修辭,判斷精準,要罵你或是讚你,阿爺信手拈來,皆有計算,保證不會做了蝕本生意。

其他文章:【張德江訪港】想借沙士領功 在港人傷口灑鹽 (文:呂秉權)

好吧,「視察」就視察吧,反正「一國兩制」,不僅在於制度方式而更包含了生活和語言,隨你喜歡,高興就好。真正重點是,既然以「視察」為名南下香江,便進行真正的「視」和「察」,這才有誠意,始足服人。而要視要察,必須用眼、用耳、用口,更要用心,否則三天兩夜匆匆走一回,開個論壇,設個酒會,吃個飯局,或閉門見那寥寥幾個人,未免辜負了行走名號。

在中國傳統裡,「視」是個嚴肅問題,尤其居高臨下的「視」,更是兒戲不得。

中學老師有教你「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這句話嗎?語出《尚書.泰誓》,周武王會兵出師以前對大將們數臭敵人,大意是說:「那傢伙有以億萬計的人在身邊,但離心離德,有啥用?老子有撥亂反正的臣子十人而已,卻同心同德,才是真本錢。那傢伙有親信支持,卻遠不如老子有賢臣撐住。老天有眼,願意俯視民情,而他見到的民情必來自民間,是真真正正的民情。老天有耳,願意聆聽民意,而他聽到的民意亦必來自民間,是真真正正的民意。如今,人民不爽了,有話要說,有冤要伸,老天看見和聽見了,老子有責任受老天之命,替百姓出頭。將士們!大家務須一德一心,立定厥功,惟克永世!」

其他文章:【張德江訪港】張德江未到先輸兩仗公關(文:潘小濤)

如果這是一齣荷李活電影,可以想像,在遼闊的草原上,周武王騎著戰馬,神態威嚴,在將士們面前左右驛巡,眼睛盯著所有眼睛,鏗鏘言誓,戰士無不動容。待他說畢,人人高舉手裡兵器,朗聲高喊回應:「殺!殺!殺!」

「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是理想的追求,更是現實的警惕。史書有太多太多引之為誡的故事,模式大抵相同,都是將軍打了敗仗,把祭祀官找來斥罵:「是否你沒做好工作,使我有如斯下場?」

祭祀官通常答道:「古語有云,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民間的人都對老天在罵你,只有我對老天歌頌你,憑我一人之力,怎敵得過百姓之口?你若想興邦成事,必須學習老天,多聽多看,了解民心,才是王道!」

視察也者,本意正是如此。選擇性地視、選擇性地察,絕非視察,而只是,視而不見,察而不聞。

(原文載於2016年5月17日《明報》副刊。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文革五十年】與學生談文化大革命(文:陳漢森)

其他文章:【今日中國】一個從不認錯的政府有前途嗎?(文:丁丁)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張德江訪港

上 / 下一篇新聞